|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七月來了!

七月來了!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7-01 03:35  字數:6797

「嗯?竟是真的。上回交易時,屍剎的感應是對的,這個冥河行走者的力量並不強,寶鏡去妄顯真,他不止是不強,根本就是很弱。」一個有著紫色皮膚的蠍人,他看上去有四條手臂,但只有那對長著螯鉗的那一雙才是他的,另外兩條,分別來自兩名強者的移植,他的聲音有著刻意的冰冷,就像是深夜裡的碎玻璃聲。

屍剎發出冷哼,他是一名天生擁有控制屍魔鬼物的屍鬼族人,一張平板的臉上沒有鼻子,卻有著一紅一黑兩張嘴,紅色的嘴唇用來與人說話,而黑色的那張……很顯然,和紫色蠍人的手臂一樣,他的這第二張嘴,也並不是他天生長出來的,這時,紅以的嘴唇張開,他針鋒相對的發出了鋼鋸割在鐵片上的刺耳聲音,「只有活物才會失誤,而我,從不犯錯。」

紫蠍幽深的瞳孔微微收縮著,他們是陰魔宗的十二副宗主,彼此間卻並不和諧,然而,無論如何,他們仍然是一體的。

陰魔宗曾經強大過,是天界的一員,但是,一場曠世之戰之後,損失慘重的陰魔宗便失去了曾經有過的一切榮光,他們被貶入冥界,不斷的墮落,現在的他們,雖然在這地下世界有著強大的勢力,但是,相比過去,相比曾經在天界的榮耀,他們現在簡直就連那些苟延殘喘的野獸都不如!

但是,這個情況,現在有了解藥——有人在交易大量的彼岸花!

陰魔宗對於彼岸花的需求,遠遠超過於其他任何人,宗門最強功法,曾經讓陰魔宗橫越天地兩界的陰魔冥神訣的入門,需要大量的彼岸花,舉行入蠱開竅**!

他們想要的不僅僅是彼岸花!而是那個人的秘密!

陰魔宗也曾經擁有在冥河之上行走的能力,那是宗主口口相傳的絕秘,然而,隨著那場大戰,這個秘密已經隨著前代宗主的死去而失落了。

「從鏡上看,他恐怕連虛丹都沒有。」

「能夠在冥河之上行走,依靠的是那艘船,還有那口棺材。」

「冥河行走,嘶,要想辦法針對他,獲取他的秘密。」

「我們無法靠近冥河,從他操縱迷霧來看,他也絕不會冒險出來。」

「可以布局試探試探。」

冥河……

小船緩緩的飄行其上,幽深的冥河在這裡平靜得就像是一名睡著了的淑女,潺潺的流動宛如處子的呼吸,然而僅限於這小船的四周,百米之外,轟隆的幽冥哀嚎伴隨著冥河的暴力而向著前方滾動。

木子看著四周的平靜,還有百米外的瘋狂,他只是喝了口水,然後平靜的吃著一塊餅乾,神域的飲食,還真的是令人懷念在地球的時光,同樣是餅,地球總是有許多的花樣,雖然不一定都合他胃口,可就是讓人想,他並不喜歡呆下島上,太枯燥了,漂流,沿岸漂流能給他不少新鮮感,當然他並不知道,這樣是會被有心人監視的。

丹法和功法還有一些東西,大多數是沒用的,木子更多是為了儲備,為了將來艾俄洛斯和王重用,就像一個孜孜不倦的工蟻一樣,想到這裡他就會很開心。

小船變了,幽深的綠色已經在船底蔓延開來,在冥河的浸潤下,它也變得與眾不同,越來越像是法器。

木子也有著顯著的變化,冥河不再會傷害到他,他感覺到他體內的靈力,在長時間的冥河飄流中,漸漸與冥河變得合拍,在以一個節奏輕微的振動,而他的修鍊,也和冥河進入了同一個節奏:當冥河涌動時,他也感覺活躍,當冥河暴躁時,他的情緒也像是一場正在醞釀的暴風,這個時候修行,他能感覺到靈力會事半功倍的得到增長,而當冥河靜溢時……那一般是他大吃一頓的大好機會,因為他除了餓,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有時候,木子懷疑冥河是不是也會飢餓,一道窺視的氣息,從岸邊的遠處探了過來。

木子不意外,也並不在意,反正就跟打招呼一樣,還有三天就是約定好的交易日,只要朝著龍頭灘的方向航行,找到他的行跡,並不是一件有多麼困難的事情。

對於這些窺視,木子一如既往的淡定處之,隨著一些他也無法理解的變化,木子感覺冥河越來越像是他的主場一樣。

天空中的雲,漸漸黯淡,地下世界的黑夜說來就來,最後一絲光線還沒有來得及空中消失,冥河的綠色已經幽幽的亮起,各種負面的能量得到了升騰,從冥河之中涌了出來。

木子打開了生死棺。生死棺中發出了呼嘯的嗚聲,那些升騰起來的負面能量不斷的被它吞食進去,而木子不斷的將一些材料也投入進去,只見那些神域材料在負面能量和生死棺的共同作用下,緩緩的融解,然後滲入成為了生死棺的一部份。

時間過去,忽然,前方的岸邊一片火光,木子看了過去,燒著的是一座車駕,一頭拉車的異獸倒在血泊之中,火光下,黑色的血還在土壤之上緩緩的向四周蔓延。

一個雪白的女子正遭到圍攻,一頭烏青長發被打散開來,隨著風在空中飄揚,一名圍攻她的男人扯住了她的長髮,將她一把拖倒在地,「啊!」

女人慘叫著,但她並沒有放棄,一伸手,一頭秀髮便從中而斷,彷彿不經意間,她的眼睛看向了冥河,看到了順流而至的木子。

「救救我!」

她向木子發出了一聲短促而凄涼的悲鳴,求著救。

「大人,宗門處置叛徒,驚擾大人行程還請見諒!」

那幾個男人忌憚的看向木子,其中一人發出了低沉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