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零七章 黑暗幕布

第二百零七章 黑暗幕布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21 01:27  字數:5746

花園的另一邊……

扎力正在挑逗著一個火魔族的女人

他用著冰塊,在為這個女人輕巧的按摩,他用來殺人的閃電,在他指尖小巧的躍過,為她帶來舒適的麻酥感覺。

服務嘛,扎力可是老手,畢竟曾經也是縱橫花叢間。

「嗯……」她發出了一聲長吟,然後轉過身來,炯炯的眼睛盯在扎力的臉上,她很滿足。

扎力也笑著的看著女人。

她有著令人驚艷的容貌,極具自我主義風情的五官,浮現著讓人一眼就絕對不會刻骨銘心的妖惑。

然而,這所有的美麗,僅限於她的左臉。

右臉自眉骨起,下至右嘴角處,一個可怖的傷口將所有的美好撕裂了開來,傷口並沒有結疤,還泛著血的顏色,這上面有可怕到無法驅逐的靈力。

女人翻過身來,冰冷的雙眸當中映著扎力的身影,她的手向下探去,預料之中,又在想法之外的動靜讓她的嘴角拉扯出一個似乎看穿了一切的笑,「看來,今天,你能活。」

「不僅要活,還要活得精彩。」扎力羅晃手上扔下手中的冰塊。

泰坦對美醜的的概念並不是很深,強大的暴魔族女人,對他有很大的吸引力,至於破壞胃口的傷疤,對戰士來說,那其實可以說一種另類的性感,力量和層次才是**的根本。

總結而論,扎力很享受。

兩處別院,兩種熱情,唯一相同的是,一夜都沒有停下過。

第二天,還是燭魔將他們兩人分別帶了出來。

艾俄洛斯看到扎力時,身體動了動,然後晃了晃,然後他便雲淡風清的說道:「下次給點提示好不好?」

扎力看著著艾俄洛斯,打量了又打量,「沒少零件,嘖,看來活不錯啊,小看你了。」

艾俄洛斯哈哈大笑,無論在哪兒,潘帕斯的雄鷹永遠是那麼自信,「塊頭大不代表什麼。」

「哼,我們泰坦就是高大威猛的同義詞!」扎力驕傲的說道。

回到牢房,對艾俄洛斯和扎力來說,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平靜的休息了很久,直到扎力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

「我們現在很危險,對手越來越強了,昨天的打法楠隊伍的那一場,我打賭,水晶人是想要讓我們去死的一場,他一直想讓法楠接替我們現在的頭牌位置,讓他殺死我們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但是我們贏了。」艾俄洛斯無所謂的說道,他對這個世界越來越熟悉了,只要人類掌握了力量,說真的,真有搶奪一席之地的機會,簡單說,這裡的人過的太安逸了。

「可你也曝露了真正的實力,下一次,他會準備得更加充分,甚至把你進步的力量都計算在這裡面,他不會讓我們在這裡撐到恢復自由之身的,我們越是出名,他越是會想辦法讓我們死在他的競技場里,好榨乾我們骨頭裡面的最後一點利益。」

競技場的主人不會喜歡不聽話的角鬥士,艾俄洛斯和扎力都不是那種願意一輩子只做一件事情的烏龜。關鍵是,他們只會在這裡服刑一年,一年之後,會帶來很多麻煩,死的角鬥士無疑是最好的角鬥士。

「你有辦法?」

艾俄洛斯沉靜的問道,這個地方雖然適合他戰神之路的修行,但是,他可不打算死在這裡。

「要想辦法讓貴族贖人。」

艾俄洛斯瞪著扎力,你這不就是貴族?

「七階貴族沒機會的,至少是要來自八級文明的貴族才壓得住那些看不慣我的傢伙,也才有資格從這裡贖人,當然還要有錢,我們的價格可不會低。」

「那怎麼辦?」

「昨天晚上那樣的機會,兄弟,下次,記得一定要好好表現,雖然你沒我的大,但是用心一點,說不定有好你這口的。」銀泰坦忍了好久終於開始開嘲諷了。

「我比你持久,技術比你好,比你猛,某人後面的聲音還沒妞大。」艾俄洛斯笑道。

「胡說八道,火魔族的娘們是最猛的,換成其他人早就繳械了。」扎力暴怒。

「是嗎,我記得不久前某人才說過,妖精族的女人才是最難對付的,可是我讓她唱征服!」

扎力羅晃死死的盯著艾俄洛斯,「你是說你昨晚是妖精貴族,麻蛋的,這不公平!」

「不過我覺得對方是個雛兒,裝的很不錯,可惜沒什麼戰鬥力。」艾俄洛斯還是很回味的,這樣的美女在地球上真沒遇到過,不但是**上的交流,靈魂上也有一定的溝通。

扎力像是打了雞血一樣,「靠,不是吧,難道你遇上了妖精族的詛咒夜,來,跟哥哥交流交流!」

「滾!」

「別啊,我說真的,傳說妖精族的第一夜是帶有詛咒力量的,兄弟,你該不會真的碰上了吧?」

妖精一族在最早的時候,有點像螳螂,母螳螂在新婚夜會吃掉公螳螂,而女妖精的力量也會要了男性的命,當然隨著文明的進化這個問題被解決了,只是傳統還是留下了,基本上大家對於妖精女的第一夜都是敬而遠之的。

難怪艾俄洛斯覺得那個女妖精有點奇怪,但是他並不在意這個,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作為天門三大堂之一,修武堂自然也有著自己的場所,武鬥場。

坐落在天池外圍的西南側,依山傍水、風景秀麗,各式各樣的奇怪建築、平坦的斗場,少了幾分煉丹堂的自然靈性、少了幾分造物堂的高大奇詭,卻讓人憑空多出幾分親切,讓人感覺接了地氣。

昨天造物堂的煉器課,好歹還有兩百旁聽,連天之驕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