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百零四章 地獄島

第二百零四章 地獄島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18 00:33  字數:5539

上品那根本不是六級宗門所能奢望的,即便對於天門中的幾大八級勢力來說,煉製一顆一品丹都是一種極大的投入,還要承擔失敗的風險,對這些,莎娜里等丹宗出身的人是最有體會的。

王重看的清楚,聽的明白,長老是用笑話講一個真理,同時也對他們這些抱著希望的人聽的,茫茫無期的丹路上根本沒有所謂的奇蹟在等待。

授課結束了,坐在高台上的一莫長老居然就像虛無一樣虛化為雲霧、消失無蹤,下面自有督導在給大家補充著一些煉丹堂里的規則、常識。初學期間肯定都是以學習一些九品丹、八品丹為主。

一顆靈丹的煉製,成型只是最低的要求,按照形、靈、道、效等等,看似一模一樣的九品丹,也會有著極大的差別。用煉丹堂的標準,可以給打個一分到十分的分數。而這個打分,是會計入積分里的。這固然是煉丹堂的弟子必須完成的東西,是累計積分的關鍵,同時對那些旁聽生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煉丹堂不會強制要求旁聽生根據丹堂的要求來進行煉丹作業,但如果你煉製了也可以交上去進行分數品定,這個是會在你的本職積分上算作額外加分的。

因此丹爐也好、各種材料也好,煉丹堂的正式門徒固然是一切都不用愁,丹堂會給他們準備齊備,可如果是旁聽生就得自己花錢了。光以丹爐為例,各品級的都有,只要你錢夠多,甚至能買到堪稱神器的超級丹爐,據說用那樣的丹爐煉丹,大大提高成丹率,在天門,沒有買不到的,只有錢不夠。

也是體制牛逼,控制地界的組織,可以非常容易的集中資源和財富,說白了就是壓榨各大文明,偏偏各大文明還甘之如飴,但這就是進階的代價,不修金丹,不入天界,永無出頭之日,這是所有文明的共識,而對於低等文明來說,修金丹更是唯一的翻身機會。

王重是沒打算買,也買不起,只是先在督導那裡了解了一下租用丹爐的價格,有點誇張,自己的全部『資產』只能租用一天的低等丹爐,剛好一千銀星石。

這尼瑪搞毛?全部錢去租個丹爐,然後煉空氣?而且還只能租一天,雖說這第一天的丹課只是講解基礎綱要,並沒有布置下需要完成的作業,可老王已經開始為自己的修丹大計犯起愁了。

說起來,自己背後也有來自天寶街的支持,瑪格索收取了所謂『保護費』後,每個月都會有一筆錢分到王重的賬上,但那點錢,負擔天門的生活費或者修武資源可能還夠,但要想煉丹,那真是不夠塞牙縫的。畢竟只是一個中環位置的邊緣街區,對於一些小組織來說值得爭奪,真正擺放到地界中心這些掌控龐大資源的宗門眼裡,那就真是不值一提了,何況王重和瑪格索他們的『保護費』收得還很低很低……

旁邊的飛豬喬納斯居然睡著了,這傢伙貌似也就只有在一莫長老大道授課時才勉強有點精神,等到後來一莫長老開始和大家聊天、等到後面普通督導們講授各種常識規則時,那叫一個睡得香甜,也就是幸好這傢伙不打鼾,否則能被周圍的人活生生打死。

老王也是無語,這麼精彩的課,這傢伙都完全沒興趣嗎?真不知道這傢伙跑這裡來是幹什麼的。

此時已經散場,正要弄醒他,居然有熟人過來打招呼了。

「王重,我們又見面了。」

莎娜里微笑著走了過來,讓老王有些意外,這女人給他的感覺一直是那種比較勢利的牆頭草,來到天門,身邊有眾多高等勢力的優秀子弟環繞,自己昨天靈質測試時又拿了一個最LO的丁等,被人嘲笑,這女人居然沒有對自己敬而遠之?

「天門的滋味如何?」莎娜里笑著問王重。

「似乎沒什麼變化,反正對於人類,走哪兒都一樣。」王重笑道,「你這樣過來,不怕你的朋友瞧不起你?」

「你這人啊,別太死板了。」莎娜里笑了笑眨眨眼:「天門畢竟是天門,就算心裡瞧不起,大多數人還是自恃身份,裝也要裝一下的。」

王重點點頭,莎娜里就是過來打個招呼,但以自己的情況,她這樣不避嫌,王重倒是有點疑惑,老王可不是這裡的妖二代,貴二代,沒那麼天真,莎娜里絕對是個「理智」的人,為什麼對自己有興趣?

僅僅是因為自己擊敗了陰蛟?陰蛟那種程度在這裡根本不算什麼,說不定是他老子花了很大的代價才弄進來的,被自己撿了便宜。

「老大,那妞似乎對有想法啊?」飛豬說道,「長的不錯啊,看不出你們地球人也是有魅力的。」

「你想多了,她應該有別的目的。」

「嗯,我們是最純潔的友誼!我的就是你的!」吃晚飯的時候,飛豬喬納斯堅定的說,桌子上擺的都是他帶來的那些『蔬果』,雖然被老王批判他不吃肉的風格,但這些『蔬果』可還真不一般,內蘊的靈氣十足,誰吃誰知道,幻族雖然只是個五級文明,可因為煉器牛逼,那真不是一般的有錢,神域中的暴發戶,說的就是幻族這種了:「我的尊嚴也就是你的尊嚴!」

「嗯,是的。要是你在外面挨了揍,我會盡量站遠一點的,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好朋友出醜。」王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得相當肯定,看著一臉無奈的飛豬,王重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跟哥玩套路,哥會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

老王沉浸在知識的海洋,木子已經很出冥河的深處,坐在一片黑色的亂石地中,再向前百餘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