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生死進化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生死進化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12 00:17  字數:5469

時間上雖然有點趕,可王重還是對天寶街做了一些安排。

瑪格索留下,定居天寶街,事實上瑪格索也是早就厭倦了流浪,在地界,哪怕在牛逼的文明種族,只要沒有鑄就金丹,最多也就幾百年的壽命而已,瑪格索年紀已經不小了,不想再去奔波,天寶街就是他最好的安身之處。

而對天寶街來說,即便打著王重的名號,也仍舊還需要一個虛丹強者坐鎮,防範宵小,光靠自稱王重心腹的狼妖巴斯那幫小嘍囉肯定是不夠看的,因此即便每個月要多繳納一些傭金也是毫無怨言,兩邊對此是一拍即合。

「天寶街交給我你放心。」瑪格索拍著胸口保證,一邊也是意味深長的給了王重一個建議:「像你這麼低調的傢伙在神域真不算多,這性格挺好,不容易惹事生非,可如果去了天門,只怕這習慣得改一改。」

「那裡看似上有天門管制、下有各大文明牽制,聚賢納眾、海納百川,沒人敢在那裡亂來。可實際上這只是表面現象,天門內部的派系分化很嚴重,弱肉強食的事情比你想像中要多得多,不是裝低調就可以求平安的,想要不被欺負,想要被人尊重,最好得狠一點,尤其像地球這樣的低等文明,要是你裝低調,沒準兒會被人當成兔八哥的……」

「呵呵,謝了老哥,我會注意的,還有就是我的族人那邊……」王重點點頭,瑪格索是好意,但具體怎麼樣,他還要去了才知道。

「這個你放心,幫你看場子,高手也看不上這地兒,低手我也能應付。」瑪格索的心態倒是十分端正,哈哈大笑著說道:「你的族人只要來了這裡,肯定會有一個最好的安排,現在還有誰敢在天寶街欺負地球人?」

佔地盤什麼的,王重根本沒這個心思,只是想給地球人提供一個相對好一點的環境,他相信裡面不少人是有天賦的,一旦有機會一定會崛起。

先做個規劃,趁著自己在天寶街的名氣定格調子卻是沒問題,簡簡單單幾句話,一個地球人的聚集地就已經算是初具雛形了,只可惜和聖城那邊傳遞消息實在不易,在天寶街成名已經有好幾個月了,可除了本身就在卡坦克萊區的極少數地球人自己聽到天寶街的消息後聚集過來,其他大部分都仍舊還是出於失聯的狀態,聖城那邊王重也已經通過星航公司送過了信,但星航公司不是專門幫你送信的,只能說如果他們有和聖城聯繫的生意,順便幫你轉交一下而已,時間根本就不確定,因此一直也沒等來回信。

不過自己的消息既然已經傳了出去,甭管他什麼時候送到,聖城那邊終歸是會得到消息的,以後送人都會直接送天寶街來,能聯繫上的地球人,聖城那邊也會告知他們,讓他們自行選擇是否過來天寶街,而這邊又有瑪格索以及老牛、瑪格索等人的照顧,能安穩的討個生活,這就已經比以前地球人的待遇好了不知道千萬倍了,自己去天門也會去得比較安心。

晚上時和老牛、小迷狐、玲姐海老闆等人在花店裡做了個小小的聚會,倒也沒什麼生離死別,去天門並不是不回來了,去那邊並不等同於加入任何宗門,本身還是自由的,此外,天門每期只會進行一定時間的集訓,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大把時間讓你返回自己的屬地修行,對老牛和小迷狐等人來說,王重也就是『出趟差』而已。

王重算是走出了一條路,同樣運氣不錯的不止是他,似乎從他抵達神域,地球人的運勢也發生了變化。

神域到底是什麼?

即便神域的創造者們,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早期那些強大的文明集合體想要創造的是一個可以溝通高維度,並為提供一個容納強橫力量的世界,當然他們大費周章,是想讓這個世界獲得「永恆」。

然而犧牲了無數的文明和資源,最終創造出來的神域卻並非文明創造者當初想的那樣,神域能夠容納他們的力量,並提供能源,甚至有衝擊高緯度的機會,但是神域的資源卻是有限的。

這,並不是第五維度頂尖力量所要的理想國,但是他們也無能為力,所以星盟的出現,說白來了就是掠奪,遵循金字塔的生物力量。

然而生命或者說宇宙的奇妙就在於不可預測,神域自身無疑是有限的,但是冥河的出現卻並非預料的,她是法則平衡天河力量產生的「自愈」,不但如此,冥河還在擴張,準確的說,她在變大,產生空間,催生另類的生命形態,甚至養育了一些底層文明。

只是頂尖的文明並不在意這條「臭水溝」,他們認為這只不過宇宙是規矩,就這樣冥河默默的生長著,貫穿著神域,如同天河的滋養,地下世界的冥河也在向它流淌的地域施加著各種各樣的影響。

不知什麼時候,冥河出現了一種淺層的意識,遵循著一種生物的本能。

幽綠的冥河侵蝕著萬物,她貪婪的汲取著一切靠近它的,無論是生物,還是死去的,抑或是一塊鐵,一塊石頭,一片落葉,冥河都會從內到外的徹底改變它們原本的屬性,打上冥河的烙印,成為它的一部分。當冥河說要吃,便無可阻擋的,所有的一切,即便是死氣沉沉的石頭也都化成她的養料。

每一次都不例外,冥河的意志是殘酷無情的,同時,也是慵懶而鬆散的,也許是意外,也許是命運,這一次例外,令她的意志自然而然的集中了起來。

她感覺到了一個古怪的東西。

她纏了上去。

轟……

生死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