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教育教育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教育教育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05 02:56  字數:5749

就像鑰匙打開了一把束縛在人類身上的沉重的枷鎖。可問題是,這樣的枷鎖,並不只一把的束縛在人類們的身上,打破了這把枷鎖的木子,面對的是更沉重的另一道封印。

不過,他相信,只要繼續修行下去,通過幻魔五雷法去了解這方神域世界,沒有什麼可以擋得住人類。

木子孤獨的站了起來,雖然他很享受一個人安靜的修行,但是,總會有些時候,他的思緒會飄飄蕩蕩的記憶起一些人和事來。

王重,艾俄洛斯,還有熱愛騎著火腿腸的辛巴……不知道火腿腸在地球過的怎麼樣。

艾俄洛斯是和他一同來到神域的,這個極度有主見的傢伙,是個不需要被人擔心的怪物。

王重,他應該也會來的吧。

他偶爾從幽冥宗弟子間的閑談中了解到過,人類在這裡是有多麼的微不足道,這種弱小吸引著星盟中的某些大人物,在私底下,他們被稱作「獵食者」,捕獵低階文明的文明獵食者,他們擅長一點點蠶食低階文明,而現在,他們正貪婪的打量著人類文明,一旦嗅到人類的弱點,他們就總有辦法找到星盟的漏洞,運氣好的話,地球以及聖地,會成為這些種族的殖民地,但運氣不夠的話……

木子聽說過不少關於加入星盟之後被消滅掉的文明事例,星盟上層雖然動怒,並且有著懲罰,但相比文明的滅絕,那些握住了利益的大人物們,只是死掉了一批替罪羔羊,對於他們,這樣的羔羊,只要花一些時間,隨便就可以培養出來一大批。

所以,王重肯定會來,聖地的那些長老們一定會讓王重出山的,木子忍不住想,如果,一開始,王重就來了神域的話,兩年後的今天,王重會是怎麼樣呢?

如果是王重的話,一定可以更快的從幻魔五雷法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的吧……也許不止,不僅僅是個人的路,而是讓人類能夠在神域腳踏實地去走的那條道路。

五級文明……

只是想想,感覺就像是背了座山一樣,木子習慣的摸了摸他背後的生死棺,他不由自嘲的一笑,孤獨慣了的自己,為什麼要去想那些偉大的事情?

他好像有天,他們三人能在陽光下面,一切喝酒,在神域。

望著不息的冥河,木子整理著心境,微笑著回過頭,一個又一個的蛤人從河岸的亂石林中走了出來,陰狠的目光就像毒箭一樣,他們謹慎的排出了陣型,全副武裝,持著各式各樣閃著獨特光線的刀劍槍戟,這是被靈力激活了的法器。

不出意料,但是,又在意料之外,在幽冥宗,蛤人有著相當的實力,對木子,他們肯定會有報復,也必須報復,否則,他們在外宗,便很難再像過去那樣發出強有力的聲音。

只是沒料想到,習慣了囂張的蛤人,他們的報復會遲到這麼久。

「人類……」

轟!

正要喊話的蛤人才吐出連一句話都不到的兩個字,便被一枚黑乎乎的拳頭砸飛了出去,木子的另一隻手揮舞著奪過來的法器長劍一揮,另一名蛤人握著法刀的那隻手便被斬了下來。

蛤人們發出憤怒的喊叫聲,中間夾雜著那名斷了手的蛤人的慘叫,他斷手處的血與肉冒著泡的融解蒸發,像是浸泡在了強酸當中,木子看了一眼手中還在閃光的法劍,上面附著的是蛤人的酸毒靈力,只要割傷一點肌膚,酸毒就會不斷的腐蝕血肉,那種劇痛,可以將堅強的戰士折磨成求饒的懦夫。

「殺了他!」

蛤人們叫道。

木子一聲不吭,也沒有必要廢話,他盯住了下一個目標沖了上去,這一次沒有那麼容易得手,才出劍,身後就遭到了圍攻,不過,對方低估了生死棺,附著靈力的刀劍砍在上面,竟然只是留下了一絲細不可見的白印,而木子趁勢,又刺穿了一名蛤人的身體,劍沒來得及拔出,他便飛快就地一滾,險之又險的避過了幾道綠色的光線。

木子翻身而起,又閃過幾道飛射過來的綠光,深吸口氣,又快速的長長噴吐而出,生死棺擋住了刺向背後的劍,卻掩護不了雙腿,左腿還是中了一劍,幾乎立刻傳來火烤般的劇痛,靈力迅速的鎮壓上去,灼痛的感覺立刻減輕,他可以感覺到隨著傷口侵蝕進入的一股陰毒靈力被驅散了出去。

感覺到這個變化,木子信心大增,蛤人之所以在外門橫行,倚仗的正是他們的酸毒靈力,只要割破一點皮膚就能使人在極短的時間裡面喪失意志,痛苦得生不如死。

只要不怕受傷,面對蛤人的圍攻就少了一半的威脅。

幻魔五雷功法給木子帶來的不僅僅是一絲屬於自己的靈力,相比三十天前,木子現在的速度更快,靈覺更准,蛤人們的動作在他眼中,不再神秘,甚至有些緩慢。

他可以贏,木子不再是三十天前的他,一顆幻法蜃雷在他手中漸漸成形!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就那麼突兀驟然的站在了木子不斷擴張的靈覺當中,他站在那裡,對著木子微笑著,他的手輕輕舉起,臉上的微笑優雅而自信。

他的目光落在木子的手上,說道:「沒想到你還真的能練成。可惜了。」

但他一點也不可惜,蛤人們看到他,就叫了起來:「大人!」

顯而易見的,這次蛤人的圍攻,不僅僅是報復。

然而,蛤人們的話音才落,那人輕輕一揮手,剎那間,木子忘記了呼吸,他幾乎是傻怔的看著那人揮起的手,是那麼的美妙,彷彿群星閃耀也不及這手的萬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