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八十九章 強強聯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強強聯手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03 01:40  字數:5708

「你這有點誇張了,不過聽說索爺之前被判服刑時殺掉的那個貴族,那是一個七級文明裡的大人物!索爺這絕對不能是一般人。」

「七級文明的大人物?真的假的?你聽誰說的?」

「……靠,大家都這麼說啊!反正我看蠡陰宗這次是真慫了!咱們是抱上真大腿了,以後的日子好過了!」

天寶街的商鋪主們一個個喜氣洋洋,對瑪格索的信心那是與日俱增,就算是之前還有一些提心弔膽的傢伙,現在也都完全改變風向了,整條天寶街從上到下,那都崇拜得恨不得多生幾個漂亮閨女一股腦全嫁給他。

「索爺!不要錢不要錢!您是咱天寶街的衣食父母,就口渴了吃幾個水果,那不是應該?自家父母吃個水果還給我錢,這不是打我的臉嘛!」

「索爺索爺!您這幾天去哪了?咱們的姑娘都想您了呢,今兒您可不能走,讓奴家帶著姑娘們好好伺候您!」

「哎喲,索爺!您上次說的那個星湖萬壽龜,我好不容易弄到了,還專門去請了扎格族的大廚,您這次可一定得賞個臉給點評點評!」

「瞧,是鱷神大人,」有身材高挑的漂亮精靈妹子犯花痴:「那滿頭的疙瘩好硬,好有男子氣概!看得人家全身都酥軟了……」

瑪格索那確實是疙瘩頭,一個個青色的漩渦疙瘩滿頭滿背都是,就像是鱷魚皮,看起來就堅硬無比,熱鬧,喧囂,天寶街似乎終於又恢復了曾經的生氣,甚至變得比以前更加繁華了。

老牛花店的生意恢復正常,王重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可修行卻是完全沒有落下,羅嬰果已經種出來了一半,他現在的食量變得越來越驚人,已經增長到一天二十多顆都像是沒事兒的人,能量還在,但他現在的力量級別明顯跟以前也是天壤之別,王重也感覺在用不了多久羅嬰果就可以當零食磕了。

這也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如果靠羅嬰果就能通天,那這神域的丹師們都要自殺了,現在對王重來說,羅嬰果成了輔助,無意中練成的粗糙自創功法,反倒了成了主力。

吞天法的改進也一直在持續,給王重的感覺,這個妙手偶得的功法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時時都能讓他有新的驚喜和發現,呼吸,呼吸,這本就是一個人類最本能的行為動作,恰恰又是吞天法的全部,不像其他吐納法那樣需要在體內各種經脈運行,那為什麼不能將吞天法融入到日常的呼吸中去呢?

王重想到就開始嘗試,剛開始的時候是很難,精神不保持絕對專註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操控神化細胞去吞天吐地,可這種事兒本身並沒有理論障礙,只是個熟能生巧的過程,王重不斷的嘗試,有意識的操控,一個多月的堅持嘗試下來,居然慢慢的形成了一種吞吐的本能。

即便只是日常的呼吸,也能進行吞天法的修行,當然,這種日常呼吸法所能汲取的天地靈氣相當微弱,效果比起專註於修行時肯定要弱化很多很多倍,可是有總比沒有好,積少成多。

而且更重要的是,修行這種事兒就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任何人都不可能無時無刻的專註於修行狀態之下,再勤奮的人也不可能,總有休息的時候,總有你要分心的時候,總有你要做其他事兒的時候。因此當你修行停止時,你的修為事實上是如逆水的行舟一般,在緩慢倒退的,這是一種嚴重的修為損耗,任何人都不可避免。

可如果只要呼吸就等於在運轉修行功法呢?那修行就完全沒有間隙,哪怕你睡覺時也沒有間隙,等於完全阻止了修行停止時的那種自然損耗,這一進一出,修行速度想慢都難。

日積月累,說的大概就是自己這種了,同時,有一個關鍵點,吞天法所吸收的靈氣依然有作用,這跟羅嬰果有著本質的區別,也就是說,功法是可以跟隨著自身調整的,他的力量級彆強了,吞天的效果其實也在增強,這也是藉助外力和內在發展的差別。

王重正干著手上的活兒,一邊分心感受著呼吸間的變化,冷不丁的聽到外面熱鬧的街區響起一陣喧嘩聲。

「蠡陰宗的人來了!」

老牛正好也在店裡,聞聲色變,扔了手裡的東西就跑了出來,王重和小迷狐跟在後面。

此時正是正午,只見四周的商販全都跑了出來,街上到處都是不明所以的行人好奇的駐足觀看,街頭那邊更是圍著一大片黑壓壓的人群。

另有一眾聲音從那人群中響起,在天寶街上不停的回蕩:「蠡陰宗收購天寶街已成定局,請願意合作的商家過來簽訂買賣合同!我們蠡陰宗一定會給一個公道的價格,一定不會在在場的任何人吃虧。」

「老牛,是陰蛟!拿著好多合同叫所有人去簽呢!」

有天寶商會的人看到老牛,沖他喊道:「有人已經簽了!」

「簽?他說簽就簽?這不聲不響的兩個多月,突然發神經了嗎?」老牛也是有點懵,一邊往那邊跑一邊急急忙忙的問道:「都有哪些人簽了?」

「沒幾個,都不是咱們商會的人,肯定是早就被蠡陰宗收買了的,在那帶節奏呢。」

「索爺呢?」

「不知道啊!早晨的時候還在街上逛呢,這會兒都沒看到人!」回話那個商會的人愁眉苦臉:「我說……索爺不會是看到動真格的就跑了吧?」

「呸呸呸!索爺是那樣的人?」老牛狠狠瞪了他幾眼,其實心裡也著實是沒譜,可這種時候,難道還能指望索爺出問題?就踏馬不能盼點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