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八十六章 困境

第一百八十六章 困境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01 00:34  字數:3308

狼妖巴斯還在掙扎,當然,不存在反抗,面對這種高手它壓根兒就沒有反抗的心思,只是驚恐下的下意識動作,唔唔唔的悶哼哀嚎,連同它身後那三個女奴也都被它驚醒,既詫異又驚喜的看了過來。

「再掙扎,我就拍死你,這黑市裡可沒有執法隊,更不會有人給你收屍。」王重淡淡的說道。

地上還在亂掙扎的狼妖瞬間就變得跟貓咪一樣溫順,儘管身體開始瑟瑟發抖,可卻是立刻就老老實實的安靜下來。

是的,這是克洛亞地下交易市場,三不管地帶,死個把人什麼的,在這裡太稀鬆平常了,公民身份?在這類地方毛用都沒有。

它嘴還被捏著,腦袋扭偏著,隱隱能看到制住自己的是一個穿著斗篷的類天族,就是聲音有點怪異,帶點妖族的口音,又混著一些古里古怪的鄉土味兒,根本就無法從口音判斷出來者的身份。

看到這傢伙安靜下來,王重才放開了手。

那股按住自己的怪力消失,可狼妖巴斯卻一動不敢動,在神域的地下三教九流中混跡得久了,各種亂七八糟的規矩它都懂,小聰明也有,儘管無法判斷這高手為什麼找上自己、也無法判斷這高手的身份,可自己現在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不要動!眼睛都不要睜開!

人家為什麼穿斗篷遮著頭?人家為什麼說一口古怪的口音?明顯就是不想讓你認出身份啊!巴斯可不認為自己是那些沒頭腦的九流混子,多看一眼,萬一被人家殺人滅口怎麼辦?這種事兒,以不變應萬變,多個心眼兒總是沒錯的,好奇害死貓!

「大大、人……窩不動,不要殺窩!」巴斯說話的聲音都不利索了,舌頭太疼,一說話就打結,可總算是表達出了意思:「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王重微微一愣,穿著斗篷本不是為了在巴斯面前隱藏身份,可既然對方誤會,王重立刻就覺得這個誤會倒是個很不錯的開始。

「看得出來你很機靈。」王重調整著口音,其實巴斯大概早把一個微不足道的人類忘了。

「大人過獎!」巴斯顫著聲,眼睛閉得更緊了,可剛才懸在半空中的心倒是防下來一半,聽這口氣不像是什麼仇家請來的殺手,想想也是,自己一個小人物,就算曾經得罪了些人,可那些人哪有資格能請動這樣的高手?

只要不是仇殺就好,估摸著是找自己有什麼事兒,那就簡單了,只要能活命,就算讓自己吃屎都絕對是毫不猶豫。

「我有些東西要賣,可我不喜歡和拍賣場的人打交道。」

王重一邊說著,一顆金色的羅嬰果已經放到了桌子上:「看在你的機靈份兒上,給你一天時間賣掉它,如果你做的不錯,以後會有你賺錢的機會。可如果你做的不好,浪費我時間……」

狼妖巴斯一呆,隨即心思就活泛起來,一掃剛才的鬱悶,甚至感覺有點興奮,「大人,您放心,我懂,巴斯別的不會,就是激靈能幹」

神域中有很多習性古怪的種族,不合群不喜歡熱鬧的那種太常見了,這些種族中如果有高手,幾乎都是獨來獨往,但既然生活在神域,自然會和神域有千絲萬縷的交集,買賣什麼東西之類的事兒,他們懶得出面,也不擅長去和人談判價格,自然就需要找一個『代言人』或者說『跟班』。別看只是個跟班和代言人,所謂大樹底下好乘涼,做這種事兒可比它累死累活的去當個奴隸販子要好多了。

難道是自己時來運轉,冷不丁的就被這樣一個孤僻的大高手看上了?雖說有點奇怪,但在神域,什麼樣的事兒又不可能發生呢?

儘管桌子上只放著一顆奇怪的羅嬰果,看起來似乎和想像中『大高手』的身份有點不太匹配,但就算用屁股想想也知道,這明顯只是人家高手大人想試探一下自己的商業頭腦呢,大家都還不熟,你就指望別人一大籮筐的奇珍異寶搬出來給你賣?

何況就算再不值錢,那也是變異種!能隨隨便便拿出這樣變異種的,豈能是一般人?

「您放心!一定做好!一定做好!」狼妖巴斯的聲音都有點顫抖了,但和之前因為怕而顫抖不同,現在是因為興奮。

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兒,居然真能砸中自己!

「明天晚上我去你家裡拿錢,給我說說買賣的過程,你可以抽十分之一的傭金,但你最好給我賣個高價。」

還有十分之一的正式傭金!要知道,很多人拿著錢求著當那些高手的跟班、幫他們辦事,以尋求一個穩定的靠山,就那都還找不到高手收呢,畢竟高手太少,有錢人卻太多,現在人家主動找上門來,居然還給傭金!

「我辦事兒您放心!絕對高價!」狼妖巴斯現在恭敬極了,可仍舊還是不敢抬頭,這些性格孤僻的高手各種忌諱一大堆,就算當跟班也得眼觀鼻鼻觀心,更別說自己這個跟班現在都還沒有正式上崗呢。

至於對方的身份和實力,反正巴斯自己是看不透,完全看不透的,對自己來說就是大人物。不過以後如果做順了,會有機會知道的。

王重倒是不太擔心對方會私吞,這東西的價值沒高到那份上,收益和風險不成正比,像這種狡詐的狼妖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回到花店的時候已經快要天亮了,老牛居然還沒有回來,王重換了身衣服,樓上的小迷狐穿著一件松垮垮的睡衣,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走了下來,一看到王重就愁眉苦臉:「王重,我又做噩夢了,我們兩個還有老闆都沒地方睡,住在外面的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