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八十五章 舉手之勞

第一百八十五章 舉手之勞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6-01 00:34  字數:3383

對於機械族,王重沒什麼好感,也沒什麼惡感,作為地球來的,他很清楚這個位置其實是相當悲劇的,尤其是對這些沒有什麼追求的沒有什麼希望的機械族來說,感覺他們的存在除了這點作用就沒什麼了,失去希望,再強大又如何?

王重有些好奇,多打量了幾眼,隱約間,似乎看到那死魚般的瞳孔中有一絲電光閃過,他心中一動,走了過去,那些異族小孩一鬨而散,欺負機械族,哪怕是屍體也是非常嚴重的罪。

等了約莫十幾秒,果然看到那死魚般的瞳孔中又有一絲電流閃過。

機械族的生命形式是一種相當特殊的存在,非但身體構造和其他生命大不相同,且連『靈魂』構造都完全不同,不像其他生命的靈魂那麼虛無縹緲,這種閃爍的生物電流就是機械族的靈魂,居然是活的,而且隔得如此之近,王重明顯能感受到那絲微弱生物電流中所蘊含的一絲意志。

王重對機械不算陌生,畢竟地球曾經也有過不怎麼輝煌的機械文明,驚嘆於他們的構造,王重也在猶豫,是不是不應該管這個閑事兒,對方敢弄死機械族,恐怕都不是一般的人,可不是怎麼,看到那時不時閃爍的光芒,透著一種莫名的孤寂和……哀傷。

王重拍了拍腦門,說真的他可不是醫生,更不知道該怎麼醫治機械族,但是有一點,在神域的生物都是以靈氣為基礎,而他的吞天法要吸入靈氣,還要吐出靈氣,吐出的時候使用細胞宇宙學注入這個機械族的體內,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

王重也只是死馬當活馬醫,對方還有一口氣的情況下,補充靈氣或許會有幫助吧。

神化細胞在剎那間激活,投射到這空間四周,能感覺到四周空間中的靈氣在自己投射的意志中被牢牢拽固住,呼吸只是一種本能,用吞天法將這些靈氣汲取回身體里固然容易,但要輸送到這機械生命的身體中,那可就不再只是簡單的呼吸動作,這也是王重第一次嘗試,儘管這幾天感覺對吞天法已經逐漸熟練,自認為有一定的可行性,但真操作起來才發現還真是極難。

吸收的時候,是一股靈氣吸進來,完成無數的絲線散入神化細胞之中,但吐出去的時候也會從細胞中由無數的絲線匯合噴出,但這一次,王重要維持絲線的狀態,無數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靈力包圍了破爛不堪的機械族,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這些金色的靈力很快融入銀色的血液當中,那一瞬間王重有一種「開啟」的感覺,機械族的眸子里又有光芒閃過,而一種濃郁的寂寞、孤獨、悲傷……甚至是委屈的感覺湧入心頭。

王重知道,這肯定不是自己的,而是這個機械族傳遞的,這個在地界看似強大中立的種族,其實跟其他任何一個種族都格格不入,他們不能跟其他任何種族親密交流,從所處的位置到種族特點,完全沒有……朋友。

說真的,除了職責,什麼都沒有,仔細想想,他們也真是挺可憐的。

不過老王同學可資格去可憐別人,那誰可憐他?可憐地球人?這年頭比慘沒有意義。

做了一段時間的靈氣湧入,效果還是明顯的,這個機械族破壞的非常嚴重,但根據他們的特性,只要等到同伴回收就可以了,此時機械族的眼神中那種光芒已經可以穩定的閃爍了,他也在觀察王重,而且胸口的一個紅點也在不斷閃爍,大概是一種呼喚功能吧。

王重緩緩鬆了口氣,擦了擦汗,拍了拍機械族,「朋友,你的同伴我可是招惹不起的,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再見。」

老王連忙離開,他可不想節外生枝,已經感覺到地面的高速震動,說明機械族恐怕也在找失蹤的成員,千萬別當做共犯給滅了,那就真冤死了,他只是個路人。

老王溜的賊快,也就幾分鐘之後,一隊機械族戰士出現,立刻圍住了那個破爛不堪的機械族,一貫冷漠的機械族顯然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但是很快隨著光芒的閃爍,這些機械族又露出了難以執行的表情,幾乎是整齊劃一的看著王重離開的方向。

在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人願意救機械族?

十幾個機械族的信號不斷閃爍著,他們可以掌握所有的語言,但是自己種族交流完全不用說話,王重不知道的是,他在感受到對方靈魂電波的時候,對方也感受到他的。

「朋友」這個詞,他們已經幾百年沒有聽到過了……一個願意接受機械族,並主動給與幫助的,不帶任何利益的生命,對於機械族來說,是一種救贖,一種寄託。

幾乎同時,整個神域的機械族都莫名其妙的遲鈍了一下,冰冷的臉上竟然異乎尋常的出現了喜悅之情。

在曾經的「盟友」一個一個的消失,孤寂和絕望已經充斥著這種智慧種族,是的,機械族不但是智慧種族,而是高等的8級文明,冷漠嚴酷是他們的職責,但是他們也渴望友情,別的種族的友情,但在經歷無數的陰謀和背叛之後,他們更加的封閉,可越是這樣他們就越渴望,如果有人願意真心幫助機械族,那個人就獲得機械族的尊重。

傳說中的機械之心。

………………

找到狼妖巴斯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不同於九荒道奴隸市場那邊的井然有序,這邊的奴隸市場比較混亂,大半夜的,居然還有不少奴隸販子在做生意。不過與其說是做生意,倒不如說它們只是沒地方去,睡在這奴隸市場中,順便開著燈而已。

王重看到巴斯的時候,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