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厄運天使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厄運天使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5-07 03:19  字數:5542

坦白說,這是一個很愚蠢的計劃,且不說一旦走火入魔,很可能連索菲亞都還沒來得及發現,她就已經死掉,而且斯嘉麗更明白,即便自己沒死,那大概也有九成九的幾率會被索菲亞直接殺掉泄憤,但是,也仍舊還是有那麼零點一層的幾率,索菲亞會可憐自己最後放自己離開。

她自認為自從拜師以來,自己對師傅一直都是恭恭敬敬,言聽計從,而且她也常常能從嚴肅的師傅身上體會到真誠的關心,儘管現在看來這種關心是出於一種私慾,但畢竟關心過,那就一定存在感情。

或許師傅最後會放自己離開的,至於不能修行,甚至成為廢人,那沒什麼大不了,只要能再看到他一面,斯嘉麗願意付出一切。

這事兒和自殺沒什麼區別,更需要勇氣,斯嘉麗足足花了一晚上來克服內心的恐懼,同時也是估算著昨天索菲亞離開時所說的進入時間。

這是一次付出生命代價的豪賭,而且成功的幾率不足千分之一。

當然,她也可以選擇和師傅繼續耗下去,但聰慧如她,自然看得出師傅的耐心已經逐漸耗盡,甚至昨天在言辭中已經好幾次提及了自己身邊的人。斯嘉麗知道,如果自己繼續維持現在的僵持狀態,索菲亞很可能就會從王重、或者是從自己的家人身上去尋找突破口了。

斯嘉麗沒得選,她閉上了眼睛,主動引導著自己的魂力在體內對沖,在經脈中逆行。

劇烈的疼痛讓她滿頭大汗,那種求生的本能想要制止她的動作,可卻被她強行將那種本能驅散,一次次克服,直到慢慢在劇痛中失去知覺。

希望自己還能醒過來吧,希望醒過來時看到的會是他。

王重的速度已經突破了自身的極限,一步就跨了過去,沒有思考的餘地,一股大道降臨,瞬間就將那扭曲的法相轟碎,切斷了法相和斯嘉麗之間的聯繫,同時伸手直接按住她頭頂,雄厚的靈力從他掌心中吐出,灌入斯嘉麗的經脈中。

他此時的靈氣何其渾厚,所過之處,那些因為走火入魔而失去控制的混亂靈氣瞬間就被驅逐,漸漸的一切得以平復,這丫頭真是狠啊,她是朝著求死的方向去的。

混亂的魂力已經被徹底驅逐乾淨,王重小心翼翼的護理著斯嘉麗受損嚴重的經脈,一邊緊張的盯著她的表情,等了約莫有十幾秒鐘,才看到斯嘉麗的睫毛微微眨了眨,然後眼皮有些吃力的抬起。

「王重。」斯嘉麗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笑容,她就知道,當自己睜開眼時,看到的一定會是他。

王重緊緊的抱著斯嘉麗,這一刻,什麼都沒有眼前的笑容寶貴,人總是要等到快要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

……………………

旅團部外,數以千計的圍觀眾好半晌才終於從那種獃滯中緩緩回過神來。

剛才所發生的那些事兒實在是太過顛覆他們的世界觀,無論是王重那碾壓索菲亞的恐怖實力,還是兩人之間的那些對話,聖城中的大導師收徒,很多都是帶有各自的私慾目的,但說實話,像這種一心要致徒弟於死地、甚至惡毒詛咒的,那卻還真沒幾個,另外這也是聖地的禁忌,雖然修士講究弱肉強食,可是聖地畢竟是人類的傳承,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四周開始響起一陣嗡嗡嗡嗡的議論聲,但也僅止於低聲交談,而不敢大肆喧囂,而在正前方,藍黛兒和格萊等人則已經站到了距離索菲亞十數步之外。

能看到那枚灰撲撲的、連接著碎片世界的戒子就那麼靜靜的躺在地上,索菲亞則是躺在旁邊像是失去了靈魂,多麼鮮嫩的美好的生命啊,她不願意死,每次離渡劫成功就差一步,為什麼呢?天賦不夠?資源不夠?

都不是,可是為什麼每次失敗的都是她。

格萊站在那裡,身上散發著天魂的氣息,隱隱的威懾全場,這是告訴所有人王重回來前,不要輕舉妄動,流浪旅團的又一個天魂……

索菲亞似乎被這氣息驚醒,看了一眼格萊,連這樣不知名的小嘍囉都天魂了,嘴裡忍不住喃喃道:「為什麼……」

格萊英俊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但卻看穿了索菲亞的靈魂,「當你想著後路的時候,就永遠不會成功。」

索菲亞如遭雷擊,成也奪舍,敗也奪舍,因為有這招,她就不敢冒險,想準備的更充分一點,但渡劫,永遠沒有充分的那一刻,需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勇氣和決絕!

眾人焦急的等待著,足足有十來分鐘,才看到地上的戒子微微抖動了一下,戒子上有一種空間規則的波動,兩個人已經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王重扶著斯嘉麗,看起來斯嘉麗的表情雖然萎靡之極,可終歸是神志清醒,呼吸平穩,僅靠王重扶著也能勉強走動,倒是讓眾人暗暗鬆了口氣。

看到斯嘉麗和王重,原本一直萎靡在地上的索菲亞就像是突然來了精神,「斯嘉麗,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收你為徒嗎,我現在告訴你,看見你的第一眼,我就是為了今天的奪舍,不然憑你怎麼配!」

王重懷裡的斯嘉麗身體一抖,王重的殺心起了,這個女人本來讓她自生自滅,竟然還敢傷害斯嘉麗,她知不知道斯嘉麗有多麼在意她這個師傅。

可還沒等王重出手,已經虛弱無比的斯嘉麗卻似感受到他的想法,忍著疲憊伸手按住王重的手:「王重,放我下來。」

斯嘉麗看著蒼老的索菲亞,淚水一滴一滴落下來,在聖地的這段時間,在黑暗中最無助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