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今非昔比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今非昔比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5-04 00:34  字數:5647

冰冷的聲音瞬間傳遍整個營地,除了流浪旅團的人怒目而視、蠢蠢欲動之外,其他絕大多數圍觀眾都是瞬間禁諾寒蟬,想起了曾經被這位紅寡婦在出道巔峰時支配的恐怖。

那時的紅寡婦可不像後來當上了旅團長後這麼低調,得罪了那時的紅寡婦的人,要麼斷手,要麼斷腳,要不然,就是斷點其他更重要的部位……一個男人沒了那東西,還叫男人嗎?

不少人都是下意識的一邊後退,一邊捂著自己的襠部,墨問的臉已經被她狠狠的踏到地里,只留下了讓他說話的餘地,可他卻沉默不言,既然選擇了出手,他就早已做好了承受後果的準備。乞討求饒、或者討價還價什麼的,顯然不是墨問的風格。

流浪旅團又有人沖了出來,可這次卻連讓紅寡婦出手的資格都沒有,僅僅只是被她那恐怖的威壓一震,衝出來的小眼睛和封就已經被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強大!霸道!弱者只能臣服!

四周一片寂靜,有維度人倒是想幫忙來著,可連自家狼王都沒有發話,這裡哪又還有他們說話的餘地?只能看著干著急。

不得不說流浪旅團現在在旅團部還是挺招人喜歡的,畢竟因為謠傳說王重發明了魂力迴路的事兒,這是讓所有人都真正得到了實惠的天大功勞,人們對流浪旅團一旦產生好感,開始試著去了解他們,然後很快就會被這幫勇於打破各種規則的傢伙們所吸引。

原本只是來看個熱鬧,這是在基地里,沒人認為紅寡婦真敢做什麼,可當她將墨問踩在腳下,當她隨手重傷了流浪旅團三大骨幹,當她用那種陰狠毒辣的口吻問墨問到底是不要身體哪個部分時,所有人都醒悟過來了。

紅寡婦敢,這個瘋狂的女人哪還有什麼不敢做的事兒?!

糾察隊呢?巡邏隊呢?大導師呢?!剛才墨問和紅寡婦打得驚天動地,這些該管事的卻全都銷聲匿跡了嗎?

可當人們想到這一點時才豁然發現,今天的事兒似乎沒那麼簡單。

旅團部的糾察隊?那不就是幻影旅團的人嗎!幻影的團長莫拉得得就站在這裡,明顯和紅寡婦一個鼻孔出氣,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突然跑過來幫流浪旅團的忙?!

再說大導師,基地里現在還剩幾個大導師?除了負責後勤那邊有幾個專職搞研究,根本就不管下面這些英魂的大導師之外,其他大導師幾乎全都已經派到前線去了,要不然是在瓦倫多爾山脈那邊參戰,要不然就是負責鎮守北區這邊打下來的幾個重要分部基地。

如今的北區基地里,賬面上唯一還在管事的大導師只有一個,那就是索菲亞大導師!

但也不對啊,於公,索菲亞大導師剛好就是管旅團部的,旅團部營地里打得火熱,就算沒有人通報,她也不可能不派人過來看一下。

而於私,索菲亞大導師的徒弟斯嘉麗不就是流浪旅團的人嗎?按理說,流浪旅團被人這樣在家門口欺負,她早就該站出來了,可是人呢……

那些看戲的英魂戰士想不通,流浪旅團自己的人也想不通,別說他們了,甚至就連今天參與了主導這事兒的幾個旅團長其實也想不通。

為了今天助紅寡婦搞事兒,莫拉得得可是提前就向上面遞交了報告,要臨時抽調今天負責巡邏營地的一隻幻影旅團小隊去執行一個任務。其實他真要指派手下臨時加點什麼工作,那是用不著還專門向索菲亞報告的,所以遞交這個報告,更主要還是想看看索菲亞的態度。

以索菲亞大導師的精明,這麼點小動作,加上紅寡婦和流浪旅團之間已經持續了十天的話題,怎麼可能瞞得過她的耳目?如果對方堅決制止此事,那大家今天或許就連來都不會來,不過是空放嘴炮,等著秋後算賬而已。可讓莫拉得得意外的是,索菲亞的批覆只有簡簡單單的短短四個字『注意分寸』。

這是大家擺明要在基地里搞事兒,什麼叫注意分寸?那簡直就等於是在說『你們隨便』、『你們看著辦』是一個意思!

儘管幾個旅團長完全不明白索菲亞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不幫她徒弟旅團的忙,但對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不阻止,甚至有鼓勵的意味!

所以他們今天過來時就沒有想過要善了,那些認為紅寡婦不敢再基地中亂來的,完全就是坐井觀天,根本就不明白這其中的道道。這也就是踩在腳下的是墨問,顧忌著他是墨家人的身份,要是換了另一個人,恐怕紅寡婦早都已經直接給他爆頭了!

「不回答?呵呵……」紅寡婦在冷笑,聲音愈發的冰冷:「我看你是三樣都不想要了!」

她說做就要做,直接廢了墨問固然是會激怒墨家,但自己已經給過了對方機會,是他自己不珍惜,至於墨家的震怒……真當自己背後就沒人嗎?墨家在聖城也不過只是有一些特殊能量,加上家族古老,所以一些大人物給面子而已,真要說實力,他們還排不上號!

「住手!放開他!」

流浪旅團那邊有人怒吼,奈皮爾咳著血,對方的蛛絲不止是穿透力驚人,更有著強力的麻痹效果,如果不是旁邊有流浪旅團的人扶著,他根本就站不起來。墨問是他最尊敬的人,眼看就要慘遭毒手,他忍不住怒吼。

「呵呵,」紅寡婦的臉上閃過一抹輕蔑,不止是沖奈皮爾,也是傲視流浪旅團那邊的所有人,她已經鐵了心,她要發泄被一個新人逼得如此狼狽的怒火,但虐殺的快感不是下刀的那一瞬間,而是去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