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五十一 大成

第一百五十一 大成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5-01 01:51  字數:3458

帶來的後遺症也是無比的巨大,這還是王重第一次在試煉空間外施展這招,和學習理解時那副完全不在乎消耗的幻化劍身不同,現實中要引導大道規則,而且還需要上升到直面四十個巔峰天魂的程度,即便是剛剛才脫胎換骨的王重都要大喊吃不消。

他有種自己的身體在瞬間被抽空的感覺,連肌肉都微一痙攣。

但更可怕的還在後面!

似乎是這一劍的威力實在太強,也似乎是過於激烈的力量碰撞導致這片煉魂劫空間的規則混亂,空中有無數烏雲密布,有無數雷雲翻滾,天地間的氣息紊亂無比,靈氣在瘋狂的增長,就像外面那即將要崩潰的碎片世界一樣,這些靈氣顯得既瘋狂又暴虐,而正前方的大地則猛然全部顫動起來,數千個黑白色的格子內竟然都有黑影在飛快的冒出。

他們每一個都有著無比強大的氣息,比剛才那些巔峰天魂更加強大,甚至感覺比王重還要更強!

瞬間就是數千倍的強敵,幾何倍的增幅。

「操!」辛巴忍不住脫口大罵,剛才老王對付那四十個天魂已經有些勉強了,這簡直就是不給人活路!

王重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沉,這哪是煉魂?這根本就是要奪魂!

別說自己感覺身體已經被抽空,就算狀態完好,面對這樣的敵人只怕也是有心無力,僅靠劍二根本就對付不了這麼多,劍三面對這樣程度的強者更是沒什麼大用。

這已經完全超出正常的劫數範疇,完全就是天要滅你。

不!

煉魂劫誕生於自身,和『天』有什麼關係?這是自己的魂海靈識,這是自己的地盤,豈容天來做主?

一方天地,我為主宰!

念頭通達,直至靈魂本源,原本就強大無比的靈魂猛然掙脫身體或者說小天劫的束縛,王重感覺自己的意識在那瞬間透出了這片煉魂空間之外,縱觀全局,那滋生出無數敵人的碩大棋盤盡收眼底。

這是自己曾經的法相,在英魂境時少有動用,除了那個面對跨境界強者時不怎麼有用的平衡規則,也從中感受不到太多別的東西。可此時此刻,再以天魂的眼光來看待這棋盤,看著那無數從棋盤格子中冒出來的天魂幻影,彷彿福靈心至,心中突然就有了完全不同於之前的感受。

彷彿,那些天魂幻影就是一顆顆棋子,而自己,則是跳出局外的掌棋者!

以天地為棋盤,以天魂為棋子,掌控天地棋盤。

如此觀來,煉魂劫也不過只是一遊戲爾!

心中的明悟在剎那間引導靈魂歸位,四周那無數比自己更加強橫的個體正從地底瘋狂的湧現出來,可王重的臉上充滿了興奮和豪情,這方天地法則也不過是雞肋的跟隨自己,屈服於自己的強大!

手不抬、腳步動,一股驚人的意念卻在剎那間瀰漫整個煉魂空間。

法相是什麼?那可不是給英魂裝逼用的,同時,也不是給英魂們戰鬥用的。

法相是天賦的展現,是一種能力的雛形,當你晉級天魂之後,擁有那些強**相的人,就有可能會將法像凝練成自身的天賦能力!也是通往領域大道最好的捷徑。

因此聖城那些大導師才會如此看重英魂們的法相,特別是那些帶有規則力量的法相,因為只有那種帶有規則力量的法相,在進階天魂後才能讓修行者有更大的可能去領悟出領域規則來。

此時數以千計的黑白格子閃耀著屬於各自的光芒,自有一股大道在滋生。

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

主宰領域!

一念生,一念滅!

嘩嘩嘩……

那驚人的力量消失了,充滿殺氣的傀儡一個一個的匍匐在地……

那無數棋盤格子的顫動消失了、四周紊亂的氣流平復了,甚至連同空中那些暴虐的陰雲雷電都瞬間為之瓦解,那數以千計的頂尖天魂開始飛快的一一消散,化為充沛的靈氣,反過來滋養這片天地。

混亂的法則逐漸平靜,暴虐的靈氣在飛快的歸於自然,連那寬廣的天地空間都在迅速的縮小,眨眼間在王重的感知里就已經只剩下了方圓數米大小,濃縮成一個真正的棋盤模樣,懸浮在王重的識海中。

饒是一貫淡定的王重也感覺到了一種不一樣的豪情,這方世界,此方主宰,完全不同的體感,這世界開始親和了,就如同人類呼吸空氣,卻無法看到空氣的存在,而對於英魂期戰士不斷汲取力量,而天魂期的戰士就可以完全明白這力量是怎麼回事了!

而他,更強大,獨一無二!

老王不是個膨脹的人,但這一刻,這種感覺有點蔓延,不斷的蔓延,辛巴那興奮的嘰嘰喳喳聲聽不到了,自己識海中的景象也消散無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虛空的世界……

那是一座無比巨大的神山,它孤零零的矗立在一片群星璀璨的銀河中,上不見頂、下不見底,大到簡直無法想像,有巨大的天河從那山巔中滾滾而下,金色的天河,以天魂的力量,他竟然瑟瑟發抖,如果說剛剛進階那一刻他感受到天地之力的龐大,那種天地之力在眼前的天河面前完全就是雞肋,這天河彷彿有無數有若實質的元氣壓縮幾何倍形成的狀態,而這時王重根本無法理解的。

王重只感覺自己的意識似乎附到了這神山上,他無法自行思考,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只是下意識的在沿著那巨山飛快往上攀升,可即便是以光的速度,這意識也不知道跑了漫長的多少年,才終於看到那極上的山巔。

山巔上有一座巨大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