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四十九章 超乎想像

第一百四十九章 超乎想像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4-29 00:51  字數:5608

不同於之前的淬鍊感,當攻擊遠遠超過防禦,所謂的破防,王重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肺肝脾腎開始出現了一些焦黑的痕迹,這可不是幾百幾千個神化細胞被消耗,而是大面積的臟器直接壞死!

頂住!一定要頂住!

王重上次和格萊交流過小天劫的經驗,坦白說,聽了格萊的經歷,以及格萊博覽群書後對各種歷史上特殊小天劫的描述,他之前對此是很樂觀的,不管是自身的火抗性還是神化細胞的超強恢復力,業火這玩意大概都是自己最不害怕的東西。即便是遇上格萊所說的歷史最強業火,自己肯定都能熬過去,難度恐怕是會出現在煉魂劫上,畢竟自己大大小小有著好幾個魂衛,而且還有辛巴,甚至連和小白之間都簽訂過靈魂契約,這些可全都是綁定自己靈魂上的……

可萬萬沒有想到啊,自己認為最簡單的、第一關的業火竟然就能強盛到這樣的地步!只是在爆發的剛一開始,感覺就已經和格萊口述中的歷史最強業火相當了,且竟然還在不斷的持續增強中!

越是逆天的道路越是難走,這原本就是修行的常理,老王顯然還是低估了自己的潛力,或者說,參照物太少,認知不足。

扛過去就行!

他此時也是苦苦支撐,拚命的催發著神化細胞的一切力量,可這種努力之前他就一直在嘗試了,沒有分毫的鬆懈和懈怠,但在實力碾壓的業火面前卻顯得是無比的無力和蒼白。

此時牽一髮而動全身,就像是崩潰的開始、對方吹響了總攻的號角,從五臟六腑出現第一片壞死的黑斑時,王重就已經感覺內心深處發出了一種將死的悲鳴。

大五行體,無效。

魂力,無效。

火抗性,無效。

神化細胞,無效!

「老王!撐住啊!一定要撐住啊!」辛巴在魂海里嚇得尖叫,心神俱震、肝膽欲裂。

不用它說,王重何嘗不知一定要撐住?我命由我不由天!基本上……是放屁啊!

他竭盡所能,他想起格萊渡劫的經歷,想要藉助這周天狂躁暴虐的天地靈氣以為己用,藉助這片天地的力量來抗衡心中的業火。

可當他此念生起,當他想要強行汲取天地靈氣時,四周那些原本無處不在的暴虐靈氣卻突然退散了,只有熊熊業火在這天地間瀰漫!

業火,應劫而生,應劫而死,雖由心而發,卻是天命註定,太過逆天的存在,能讓天地都感受到威脅,能讓宇宙的意志都視你為敵!

老天都不幫你!

「受虐狂!你他媽不是整天玩火,這時候你躲茅坑裡了?快出來救駕啊!」辛巴焦急的暴跳,在魂海里又哭又喊:「命運石呢?還有命運石,你們都快來救命啊!」

只可惜,沙拉曼達只受王重的意志所召喚,辛巴根本就召喚不出來,何況業火劫這樣的東西不同於普通高溫凡火,以沙拉曼達的程度不要說過來干擾,靠近了它一樣得死!至於命運石,似乎只特別作用於靈魂,業火焚燒肉身,貌似不在它的感知範圍之內,壓根兒就無動於衷……

火勢衝天,紅光萬丈!

僅僅只是在那樣的恐怖中持續了大概兩分鐘,王重的五臟六腑已經徹底焦黑,連同他整個身體也都出現了同樣、甚至更嚴重的壞死。

他已經無法再動彈了,因為身體已經成了焦炭,僵硬無比,他也無法再運轉魂力,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身體以及內在的存在,唯有一絲神念還勉強而倔強的矗立在這具已經『死亡』的肉身中,幽幽悸動……

辛巴則感覺到魂海中的光芒已經黯淡了下來,原本的光亮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昏暗,隨即便是徹底的黑暗!

老、老王?!

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雙目圓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這短短几分鐘之內的經歷。

前幾分鐘自己還和老王興奮的唱著歌兒聊著天兒,慶祝他成功領悟星雲神劍中的劍道三式,還在暢想著很快就要重見天日,老王突破天魂,然後大家從這個鳥不拉屎的狗屎世界裡逃出去……呸呸呸!這裡根本就連鳥都沒有好嗎……靠,自己這是在吐槽什麼啊……

它腦子裡無數雜亂的念頭飄過,只感覺各種悲傷、失落、憤怒、焦急、不敢置信等等諸多念頭和情緒一股腦的湧上心頭,將它的意識沖得七零八落、雜亂不堪,無比的添堵,堵得它幾乎喘不過氣來。

它不敢相信這個結果,但魂海的徹底黯淡,那意味著王重生命體征的徹底消失,它就身在其中。

王重如果死了,魂海自然消失,辛巴被困在這不知名的空間中,或許這樣的困頓會是永恆,讓它不得不信。

「……」它獃滯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緩過勁回過神,捋清了腦子裡那諸多雜念,忍不住瞬間悲從心來:「老王啊!你怎麼就走了啊……」

可還沒等辛巴好好的認真哭上一場,一絲光亮卻猛然在黑暗中閃耀了,那是一抹紅光,就像是在燃完的灰燼中,又那麼一小截黑乎乎的木炭還沒有完全燃盡,發出了一點猩紅的色彩,透露出微弱的氣息。

靠,我就知道這傢伙不會這麼容易死!

辛巴瞬間閉嘴,緊張無比的盯著那絲黑暗中的光亮。

別熄!別熄!千萬不能熄!

或許是辛巴的祈禱起到了作用,也或許是星星之火原本就可以燎原,那絲火光飛快的擴散開了,變得明亮,在黑暗中留下一個鳳凰般的虛影。

一絲微弱之極的鳳凰氣息透進了這片空間中,但只有這一絲已經足夠,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