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四十三章 與「神」交易

第一百四十三章 與「神」交易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4-23 01:23  字數:4607

小舞等人也感覺很舒坦,當然,只是一種假象的舒坦。

因為那門縫已經合閉,而剛才死死摁住他們的那股恐怖威壓已經消散掉了。

就像是劇烈運動後突然癱坐在地上的感覺,身體得到了放鬆,所以舒坦,可五個人的內心深處,卻是立刻升起了一種無邊的恐懼和憤怒焦急。

所羅門被那道門縫吸進去了!那是什麼東西?!

米爾克想也不想,從地上翻身跳起的同時,直接就沖著那合閉的牆壁狠狠撞去,黑耀罡氣在他身體表面浮現,力量被他無限催發到最大化,猶如一發黑色的炮彈。

轟隆隆隆……

整座神殿都在那恐怖的撞擊下微微晃動,可卻也只是震動而已,反倒是米爾克自己,由黑耀金所熔煉的胳膊竟然都被撞得微微變型,然後整個人被狠狠的彈飛開。

牆壁完好無損,已經合閉的縫隙沒有在撞擊中有絲毫被撞開的跡象,米爾克卻已經昏迷了過去,以諾摸出了匕首,旁邊的小舞躍躍欲試,史達克更是瞬間渾身鬃毛倒豎,狂野的氣息從他身上四溢,幾人都曾感受到過門那邊那股恐怖的氣息,可卻絲毫不影響他們想要破開這道門去救所羅門的決心,他們沒有所謂的愚忠思想,也沒有過什麼誓死追隨的誓言,更沒有自由的約束,有的只是內心的本能,因為他們堅信只有所羅門才能帶著他們看到更廣闊的天空。

一股可怕的能量在三人的身後凝聚。

「我來!」

是霍姆迪,他已經將手搭上了他的巨弓,那股可怕的能量正是從巨弓上所散發出來的,儘管只是英魂巔峰,但藉助這柄羿族的傳世神弓,單論一瞬間的攻擊力,他比米爾克還要更強!而如果用弓者願意獻祭自己生命的話……

澎湃的魂力在魂海中燃燒,霍姆迪的眼神無比堅定且清澈,黯淡的巨弓彷彿被喚醒了某種共鳴,感受到了操控著的意志,原本頗顯普通的弓弦上閃耀著一層金光,霍姆迪將手搭上,瞬間就被那弓弦勒得他的手指鮮血淋漓,但他卻好似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弓弦被緩緩拉開,所羅門是蒲公英的靈魂,是他們活著的寄託,誰也不能觸犯!

可尚未拉滿,一隻大手已經按到了他肩膀上,神力傳導,將霍姆迪抬起的手穩穩的按了下去,翻騰的魂海在神力的壓制下平復了下去,巨弓的躁動也停止了下來。

鎧出現在了霍姆迪的身旁,只見他手中拿著一卷染血的捲軸,正是先前那位法聖的,鎧的身上也有傷痕,法聖畢竟是法聖,不同於之前他們追殺的劍聖,真正爆發起來時,有法器的增幅,兩人近乎旗鼓相當,但剛才從神殿中突然透射出來的那股可怕氣息卻是震到了那個法聖,被鎧抓住了機會。

這個層級的強者以生死相搏,即便一絲分神已經足夠要他們的命了。

「教官!」

「少主被那道門吸進去了!」

看到鎧,眾人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急急的說道。

原以為鎧肯定會立刻去攻擊那巨牆,可沒想到從他臉上看到的卻是一股深深的忌憚和冷靜,越是強者,越是體會到那股力量的可怕,剛才那可怕的威壓散布時,鎧明顯也感受到了,他懂得衡量,那絕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存在,甚至,連聖城的那些聖導師,恐怕也不能!

鎧的心裡相當清楚。

強行去攻擊巨牆,且不說有沒有用,就算有用,真要打開了這道門,面對那樣級彆強者的憤怒,那等待大家的結果只能是毫無意義的死亡,甚至反而會害了所羅門。

畢竟對方只是將所羅門拽取了進去,也沒有取小舞等人的性命,其實是敵是友還很難說,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靜靜的等待,至於所羅門是生是死,這是機緣還是災難,那就得靜待天命了。

「我留在這裡等待,你們帶著米爾克出去,」他微一擺手:「守住神殿入口,如果有聖城軍或是其他旅團的人衝上來,就說神殿已經被我們攻破,少主突生感悟,在此閉關,任何人不得打擾!如有不聽勸阻者……殺!」

巨門關閉,四周一片黑暗。

那股將自己拽取進來的力量也消散了,但瀰漫在身體四周的威勢卻更加強盛,就彷彿是面對著周天的各路神明,在用那種俯視的目光打量著自己這隻卑微的螻蟻。

「跪下!」

一個威嚴的聲音在黑暗中回蕩。

跪下!跪下!跪下!

那聲音僅僅只是喊了一聲,所羅門卻感覺這聲音彷彿已直接刻進了自己的腦海中、甚至是靈魂深處,無邊的威嚴在內心深處不斷的回蕩,狠狠的撞擊他的靈魂,彷彿如果跪得遲了一秒,自己就將被碎屍萬段、萬劫不復!

可所羅門卻沒有跪。

那可怕的聲音可以輕易征服他的身體、征服他的意志,可卻征服不了他的自尊和驕傲。

他可以因為一時的利益取捨,跪拜一個七星大導師為師,可卻絕不會因為畏懼而跪拜一個未知的恐怖生靈,哪怕這個恐怖的生靈遠比七星大導師強大一萬倍,這是主動和被動的區別。

他冷漠的站在那裡,既不出聲與那聲音抗衡,也不遵從,只是默默的承受著那股在內心深處狠狠的、不停撞擊的恐怖,冷冷直視,與黑暗中的威嚴對峙。

回蕩聲漸漸消散了,黑暗中的那個威嚴彷彿產生了一絲興趣和疑惑。

「你想死嗎?凡人。」聲音再次響起,卻沒有像之前那樣直擊靈魂,就像是普通的交談,當然,即便是普通的交談,這聲音也廣闊得好似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