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途徑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途徑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4-06 01:07  字數:4327

那既是負責自己的直接上司,也是自己女朋友斯嘉麗的師傅,這樣的關係本該十分親近才對,整個旅團部的人也都是這樣認為的。但不知為何,幾次和索菲亞的接觸,都讓王重實在是親近不起來,有一種下意識的抵抗和戒備,讓他暫時放棄了走索菲亞大導師這條路的想法。

其次就是墨菲大導師或者是克蘇恩大導師了,但墨菲大導師聽說最近有事已經返回聖城,克蘇恩大導師和自己又僅僅只是一面之緣,雖然有提攜之恩,卻也並不怎麼親近,想來想去,最後還是把目光放到了藍黛兒導師身上。

雖然只是一個英魂導師,但藍黛兒同時卻是北部戰區的後勤副總長,她是肯定有直接和上層對話的權力的,是自己將消息上報的最好途徑之一,當然最重要的是,自從上次從聖地出征前和藍黛兒見過一面之後,一直沒機會見到藍黛兒,這次回來肯定要拜訪的。

……但願她不會發飆才好。

藍黛兒導師的住處就在旅團部後面,基地峽谷的最深處,也是整個基地中最安全的地方。

頭頂是巨大懸浮的托拉斯航母,四周則是陡峭的懸崖和森嚴的防衛,這也是聖城軍的司令部所在,王重在北區戰場真不是一般的紅,走到哪裡都有戰士行注目禮。在士兵處問明了藍黛兒的住處,和大家住的那種膨脹屋一樣,只是更大一些,大概誰沒想到,這麼「重視」的一場聖戰竟然會演變成持久戰。

也不知道藍黛兒導師這會兒在不在,正要敲門,一個帶著濃濃敵意的聲音已經在背後響起:「哎喲,這不是王大導師嘛!真是稀客呀!」

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艾拉,那滿口濃濃的不爽意味,也是讓王重哭笑不得:「艾拉師姐好!藍黛兒導師在嗎?」

只見艾拉捧著一個密封箱子從後面走過來,看王重時的眼睛都是斜著的,壓根兒就不回答他的問題,只說道:「哼哼,女朋友不在,你才敢來啊?把咱們這裡當什麼地方了?可別給我說你有工作要彙報,咱們美食部和你們旅團部不搭邊!」

「最近確實遇到一些棘手的事兒,這不剛回來,黛兒姐最大氣,不會怪我的。」

「那你是說我小氣唄?」艾拉眼睛一瞪,箱子擠在她飽滿的胸脯上不停起伏:「我們導師不在!你請回吧!」

遇上這麼一個小辣椒,王重也是無語,正要開口,房門卻自動打開了。

幾個月不見,藍黛兒顯得清瘦了不少,或許是進入聖戰之後,美食部的工作實在太多了,她穿著一身白大褂一樣的工作袍,長長的袍擺在身上飄搭著,頭上的秀髮只是用一根髮帶隨便束在一起,臉上不施粉黛,顯得清秀無比。

早就聽到門外的吵鬧聲,打開門一瞧居然是王重,藍黛兒的臉上可並沒有艾拉的那些不滿和醋意,而是一臉的笑容:「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了?先進來再說。」

王重示威式的沖著艾拉眨眨眼,氣得艾拉直哼哼,藍黛兒確實會心一笑,無論取得了什麼樣的成就,王重還是那個王重,她沒看錯人。

儘管幾個月沒見,可兩人之間那份自然的親密卻似乎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唯一不爽的大概就是艾拉了,吹著鬍子瞪著眼睛,儘管她並沒有鬍子:「黛兒導師,今天有實驗,對了還有絕密資料!」

說著從空間水晶里拿出一堆的加密符文資料,依然相當的針對王重,大概骨子裡她覺得王重和導師真的滿合適的。

「嗯嗯,知道了,放資料台上吧。」

隨口的吩咐完全就沒有打擾到藍黛兒邀請王重進門的決定,讓艾拉好是不爽,可又無可奈何,導師畢竟是導師……只是黛兒導師也真是太不爭氣了,你看她看到那個白眼狼時那燦爛的笑容……居然連工作都不管了,平時還口口聲聲說不在乎,這不就像是一直在等著這個白眼狼上門嘛,真是的,氣死人了!

只不過有一點是艾拉沒有察覺到的,藍黛兒熱情是熱情,但似乎又隱隱有著一點點生疏,王重能感覺得出來,藍黛兒的笑容是真誠的,但有著克制,和曾經那個與自己無話不談、什麼玩笑都敢開的狀態相比,其實已經發生悄然的改變了,有些事情畢竟發生了點變化,這才是正常的。

這間膨化屋確實很大,房間中的布置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卧室居所,反倒更像是一間工作室,在屋中央的一片帘布後面有熱氣蒸騰,有香味溢出,應該是一些菜品實驗的地方。而在前面這片區域,則是堆滿各種資料的好幾個工作台,只在左側方向有著兩張看起來很簡陋的小床,上面的被子倒是疊得整整齊齊,和曾經在藍黛兒家裡看到的各種隨便完全不同。

聖戰的戰場遠遠不僅只是前線的衝殺,後勤的工作往往比前線的拼殺更加繁忙,黛兒姐平時那麼懶散的一個人,現在也是一直在拚命的工作啊。

王重有些感慨,將手裡一大包禮物放到了桌上,那是回聖地前,托馬東弄來的一些雲州土特產,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不外乎是一些雲州的宣威火腿又或是酥餅點心之類。

雲州是藍黛兒的家鄉,曾經和藍黛兒無話不談時,王重不止一次聽到過藍黛兒懷戀家鄉曾經那些幼年時味道的話語,只不過身在聖城,成為導師後連同藍黛兒的父母都已經以家屬身份來了這邊,就很少再有機會品嘗到家鄉的土味道了。

簡簡單單的禮物讓藍黛兒眼前微微一亮,這些土東西在她眼裡可實在是比任何金貴的物品都更加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