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京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京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3-24 05:33  字數:4449

本該最先得到消息的她,這兩天正好跟著索菲亞大導師去別的地方視察去了,還是回來的路上從奧斯卡給她發的天訊里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於是剛一到基地,迫不及待的趕來酒吧,要問個清楚。

「王重……真的?」斯嘉麗的聲音有點發顫,眼睛裡有無數水汽,這些天裝著很堅強,但那是為了不讓自己倒下,不讓王重付出一番心血的流浪旅團倒下,事實上只有她才知道自己已經躲在被窩裡哭過了多少。

「放心吧,都是真的!」封走上前去抱了抱她,流浪旅團里,她和奧斯卡的年紀最大,雖然能力比不上王重這樣的強勢團長,也比不上懷德那些超級新星,但卻始終還是在團隊中扮演著老大哥老大姐的角色:「聽消息說,他已經脫離了章魚人的控制,雖然現在還不知身在何處,但他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

緊繃的神經突然間得到放鬆,斯嘉麗眼圈一紅,但很快露出了笑容,她知道王重肯定不會想傳言中那麼輕鬆,天知道經歷了什麼樣的九死一生,她要更堅強!

斯嘉麗隨手從桌子上拿起一杯酒,「兄弟們,敬王重!」

整個酒吧里的人都舉起了酒杯,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服了,一次兩次是偶然,都到了今天,誰要是還質疑王重的實力,那就真是蠢貨了,一個斬殺劍聖的人,一個單槍匹馬救兄弟的人,一個可以孤身深入敵後翻江倒海的人!

是,英雄!

敬王重~~~~~~~~~~~全場沸騰。

基地那邊歡喜無限時,王重則正在經歷一段相當奇異的旅程。

他也算是嘗試過很多種不同的傳送了,地球聯邦模仿聖地的那種低級定點傳送陣,聖地里的個人拓荒令,能傳送一大幫人的團隊拓荒令,木子的『棺材之旅』,甚至是章魚人的蟲洞粒子傳送。可,從沒有任何一種傳送的舒適體驗以及神奇感受,能與眼下他所體驗到的這個傳送陣相提並論。

這個傳送通道大極了,寬足有十數米,高也有十數米,兩頭通道完全看不到頭尾,且整個通道穩定而透明,透過這傳送通道,能看到外面有著一條正在飛速流逝的詭異長河。而這傳送通道就彷彿是架設在這條長河中的一根玻璃管子,跨越極限。

這是時間的長河,橫跨古今,河中有一顆顆星辰、一個個世界在誕生又或是幻滅,每一個世界都曾無數次的出現在這條長河中,只要你眼力足夠,就能從那些飛速流逝的世界中看到過去,也能看到未來。那些星辰或世界往往都是在平和中誕生,卻又在戰爭中毀滅,太多這樣的例子了,多得晃花你的眼,王重感覺自己彷彿從那一閃而過的畫面中依稀看到了人類的未來。

那個未來充斥著讓王重難以想像的強大生靈,也充斥著遠比這次聖城軍更加強大的奢華艦隊,他們鋪天蓋地、遮雲蔽日!王重聽到了人類凄厲的哀嚎聲,聽到了人類在恐懼壓迫下的反擊,也聽到了那種在悲悵絕望中的高歌,直到一切再無聲息,彷彿人類擁有的一切都已經在那種悲悵中寂滅……

這就是人類的未來嗎?多遙遠的未來?十年二十年?還是千年萬年之後?敵人是誰?章魚人?還是更加強大的異族生靈?

王重不知道,時間長河的流速實在太快了,再加上傳送通道本身的速度,能從無數的畫面中分辨出人類的部分,感受到那麼一絲韻味,已經是他現在靈魂神識所能達到的極限,他無法分辨出更具體的東西,但卻將人類未來的那種黯淡和悲悵深深的刻印在了他腦海里。

這種刻印讓他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無論是誰,預感到自己的種族將要遭受和經歷那樣的未來,都不可能高興得起來,王重只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更強一點,如果自己更強一點,神識更強大,那或許就能從這些碎片般的感知中看出更多的東西,或許能給人類預警,或許能拯救整個族群……

「你終於來了。」

一個溫和的聲音突然在通道內響起,隨即,便是一股浩瀚到無法想像的氣息!這股氣息太強大、太神聖,神聖到讓傲氣如王重都忍不住想要膜拜,強大到他竟然可以影響這條時間長河,將他的聲音從時間長河中,邁過無盡的時空,再穿透到王重所在的傳送通道中來!

「誰?!」王重一驚,從那種悲悵的情緒中睜眼。

只見在傳送通道的外部,在那時間的長河中,正有一個無比巍峨的巨人,正沖自己微笑著招了招手。

只是一眼,王重就認出了這個巨人的身份,看的太多,太熟悉了。

至聖導師!聖城的大門外那尊已經矗立了幾百年的巨大雕像,任何一個在聖城生存著的人,都不可能不認識、都不可能不熟悉!

「我已經等了你很久了。」至聖導師阿達力亞緩緩說道。

王重又驚又喜,那是人類的指引、先知、啟蒙,人類現在所擁有的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至聖導師的所做出的豐功偉績之上,任何一個了解歷史的人類,絕對都止不住內心對至聖導師的敬仰和崇拜,尤其是他這次也是靠著至聖導師的指引才能逃出生天,不誇張的說,至聖導師絕對是人類的偶像。

「您是阿達歷亞前輩嗎?」

至聖導師的身影面帶微笑卻並沒有在說話,只是看著王重。

王重不知道對方是用了什麼樣的秘法才留下這樣的影像,恐怕並不是可以自由說話的,前面的話雖然問候,但很顯然並不是針對他,可能至少導師只能等待一個使用他拓荒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