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零四章 送上門的火熱

第一百零四章 送上門的火熱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3-17 02:12  字數:3551

這山頂上平靜無比,四周光禿禿的一片,什麼都沒有,除了身後白玉階梯那個方向,從這山頂往其他方位看過去都是火紅的一片片火海,壓根就沒有任何道路。而且這山頂方圓數百米,還帶著一種威嚴的氣息,四周就像被封禁了一樣,除了白玉階梯可以通行,其他方向都有無形的屏障,根本走不出去。

這光禿禿的山頂就是章魚人的祭壇和皇陵?對著空氣祭拜嗎?

王重又抬起頭,才總算是在天空中發現了一點玄機,懸浮著一個巨大的、如同鳳凰形狀的虛空物體,散發著暗紅色的光芒,靜靜的懸浮在空中,像是雲、像是霧、又像是確實擁有著無法形容其材質的實體。

鳳凰的屍骨?還是只是一個假象或是投影?

王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因為那懸浮的物質實在太龐大了,大得讓人感覺比這整匹山脈都還要更大得多。而且更神奇的是,在空中如此顯眼的巨大東西,在自己進入聖山前,在草原上飛馳觀察的時候,卻根本沒有發現。

此時再回頭看看身後的階梯。

那個最先追著自己上來的劍聖才走到半山腰的位置,他的速度明顯比王重更慢,但也更穩定,狀態也顯得更輕鬆,甚至邁步時帶著一種虔誠。

對方並不是不能提速,而是根本不慌不忙,帶著對這片聖山的崇敬和虔誠,對方顯然比王重更了解這片聖山,大概也早就算定了王重無法從這山頂上離開,他跑上去,只能是在那裡坐以待斃而已。

除了這劍聖,倒並沒有別的強者追上來,但王重能看到有大約七八個劍聖、法聖級人物正在山腳下的白玉階梯中等待,而在更遠的位置,皮爾洛尼聖山外則是匯聚起了龐大的飛行軍團,應該都是這附近護衛堡壘中接到搜捕警戒命令的章魚人士兵,一個堡壘幾十人,上百個堡壘派出的人手熙熙攘攘的匯聚起來,竟然也有數千之多,全都是章魚人隱藏的精銳,騎著巨大的雙頭龍、冰霜帶蛇等等,密密麻麻的圍在皮爾洛尼聖山周圍,蔚為壯觀。

為了抓自己,這些章魚人也真是下了血本了,不過章魚人還有這麼大的兵力為什麼不投入戰場呢,有很多種生物都是為所未聞的,他們在等待什麼?

「老王,不能在這裡一直等著啊,想個辦法!」辛巴說道:「我感覺頭頂上那玩意應該是可以上去的!」

現在也只有上去看看了。

魂力迴路瞬間遍布王重全身,身上金光閃耀,王重想要騰空而起,可卻發現無論如何催發魂力,四周都根本沒有任何氣流產生,魂力只能在體內運轉,無法作用到外部,根本飛不起來,這裡充斥著的至尊氣息,禁止了這種行為,彷彿不容褻瀆。

王重又嘗試著高高跳起,以現在他雙腿的恐怖爆發,跳起數十米高都是輕輕鬆鬆,可還是不行。

「我來我來!」辛巴嚷嚷,讓王重扔它上去。

雙臂力量的爆發,就算隔著上千米都足夠扔過去了,可從空中墜落下來差點嚇個半死的辛巴卻連那空中物質的毛都沒摸到一根,據它所說,還隔得太遠。

沙拉曼達也出來了,無限延伸的黑鐵鎖鏈朝著空中飛升直上,可即便是這無限延伸的鎖鏈也不行,這根本就不是距離的問題,而感覺像是空間,近在眼前,卻彷彿遠在天邊。

各種辦法都是沒法靠近,白玉階梯上的劍聖卻已經走完三分之二的路程。

辛巴有點傻眼:「這怎麼搞?」

旁邊一直在裝著小透明的塔塔姆終於是憋不住了,這個人類無法離開,被困死在這裡不要緊,要緊的是,等那個章魚人劍聖上來,像自己這種奴僕來到這種地方,會被章魚人視為褻瀆了聖地的,死路一條啊:「完了完了,最危險的地方果然還是最危險的地方,塔塔姆就說這裡不能來吧,禁地只有章魚人才能上去,從來就沒聽說過有異族逃跑往這裡逃的……」

王重轉過頭,差點都把這傢伙給忘了:「上面那地方果然是章魚人的禁地?你來過?」

「塔塔姆怎麼可能來過這種地方,但那是鳳凰神的遺迹,那形狀,皇城的各種圖騰到處都有,看都看膩了……」塔塔姆唉聲嘆氣,想到自己本來在實驗室中掌控著機關唱著歌,莫名其妙的就被一個實驗品給劫到這樣的地方,還被迫和他綁在一條船上,弄得里外不是人的,這是遭的哪門子孽啊。

王重卻是眼中微微一亮:「圖騰?既然上面是章魚人的禁地,那他們是怎麼進去的?你最好說實話,不然我就把你扔回去好好體驗一下章魚人的聖地洗禮。」

塔塔姆已經無奈了,這人類老是威脅它,「皇族掌握著進入的方法,在祭祀的時候自然會揭開封印,據說哪怕是英魂期在那個時刻也可以上來。」

王重皺起眉頭,這個答案可不是什麼好消息:「所以通往空中禁地的方法只掌握在皇族的手中,是某種機關或者法咒?」

「一半一半吧……」大概是想到已經必死,塔塔姆說話已經不怎麼用敬語了,相當的喪氣。

「什麼叫一半一半?」辛巴惡狠狠的湊上來:「說話給我痛快點!我還餓著呢!」

「是是是!」垂頭喪氣的塔塔姆打了個哆嗦,雖然感覺自己已經必死,可如果是在被劍聖一劍砍死,和被這兩個魔鬼活生生吃掉之間選擇,它絕對無論如何都不想選擇後者的。

它強提起一分精神說道:「我的主人……不不不,那個章魚人法聖,他曾經跟著皇族來祭過天,我聽他說起,進入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