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九十八章 成片的劍聖怎麼該

第九十八章 成片的劍聖怎麼該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3-12 10:40  字數:3380

一切順利,順利得出奇,魂海里的辛巴激動得不停的催促王重趕緊跑,生怕再出點什麼變故,可王重只是不慌不忙,領著塔塔姆慢慢消失在守軍的視野之外。

那邊守軍小隊長目送著王重和塔塔姆離開,也是鬆了口氣,看起來皇子殿下並沒有見怪的意思,自己應該算是躲過一劫了。

「隊長,有點不對勁啊。」旁邊有守衛嘰嘰喳喳:「這皇子殿下出行,怎麼穿得這麼樸素,而且隨從呢?」

「你當每個皇子都是在核心序列啊?」小隊長白了說話那人一眼:「沒聽說嗎,法聖索隆大人最近似乎在和皇族談生意,這位估計就是過來傳話的,皇室子弟也不是人人都風光啊。」

「也不對勁啊……」那人還不死心,較真道:「他不是拿著劍宗的劍嗎?能進劍宗的皇族子弟,怎麼都不會排序太低吧?再說了,就算沒有隨從,也不至於連坐騎都沒有吧?」

那小隊長愣了愣,是啊,落魄的皇族不是沒見過,但落魄到非要靠自己兩條腿趕路的皇族,那還真是挺少見的。再說了,好歹是能加入劍宗的人,又是皇族,怎麼可能出門連個坐騎都沒有?而且,塔塔姆是法聖索隆的人,如果是幫法聖大人送客人離開,送到城門口就夠了吧?這跟著他去哪裡呢?

「你這麼說……是有一點古怪。」小隊長躊躇了一下。

「咱們……要不要把情況報告上去?」那人提醒。

「報……報個屁啊!」小隊長本來也是這心思,可聽他這麼一說,反倒是警醒了。

如果這皇子是真的,那自己上報就是自己找不自在,還嫌剛才不夠無禮嗎?而如果這個皇子是假的,那就更不能上報了!怎麼報?自己把可疑人物大搖大擺的放出城去了?媽的,這絕對是嫌自己命長啊。

小隊長也是嚇出一身冷汗:「今兒這事兒,你們最好全都給我爛肚子里,誰要是說出去,大家一起完蛋!」

…………

王重並不知道自己陰差陽錯的又躲過一劫,扯著塔塔姆離開守軍視線後,他終於是忍不住狂奔了起來。

身臨險境,要說完全不緊張那絕對是假的,可總算是沉住氣逃出來了,離開城防的視線範圍,這可真是竭盡全力。

先前一直沒有動用力量還未曾覺得,此時魂力運轉,立刻就有無窮的魂力源源不斷的湧出,速度迴路已經開啟,最大化的梳理著體內這些狂暴的魂力,但仍舊感覺身子有一點點飄,這種感覺有點像是當初剛達到英魂巔峰,過於龐大的魂力導致自身難以控制,簡單說,油管太粗太給力,發動機都跟不上了。

飛影!飛影!飛影!

王重一口氣就連開了三道速度迴路,可感覺身體里的魂力仍舊處於無處消耗的狀態,充盈得讓人興奮。

霸體!輕靈!X2、X3……

王重一口氣把能開的全開了,無數的迴路覆蓋,巨大的消耗,慢慢找到平衡,這也就是王重以魂核為核心建立的迴路可以達到瞬發的程度才能辦到。他的身體表面此時已經覆蓋著密密麻麻的魂力迴路,一層兩層三層甚至更多,王重從來沒有試過同時開啟重疊的魂力迴路,那太浪費。

簡單說,你同時開啟兩次速度迴路,對你本身魂力的消耗會增大一倍,但效果可能僅僅只是將速度提升了一絲,所以一倍魂力迴路就是王重正常情況下的最好狀態,性價比最高,但現在身體源源不斷湧出的魂力實在太多,多到王重都不知道該往哪裡用了,甚至感覺身體酸脹,索性一口氣狂開下去。

魂力的消耗在飛速增長,身體細胞也在這種魂力飛速消耗的過程中,得到了更充沛的鍛煉,漸漸的,他身體表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色魂力迴路,竟然隱隱轉化為了金色,量變引起質變,那些重疊的迴路,竟然漸漸融合。

這是一種極其特殊的狀態,王重從來沒有感受過,先前對身體的那種難以控制,此時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完全的掌控,力量的等級和之前截然不同。他前沖的身影就彷彿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在荒野中一掠而過,甚至漸漸開始感覺腳下虛飄,身體脫離地面,在空中踏步飛行起來!

咻!

黑暗中一道金光閃沒!

飛行是天魂的標誌,王重又驚又喜,他很確定自己肯定還沒有邁入天魂境,但竟然可以做到和天魂境一樣的事!

身體中那些狂猛湧出的魂力開始和身體慢慢契合了,不再感覺那麼腫脹難受,也是神化細胞夠強,漸漸適應了這股澎湃魂力的力量,慢慢變得可以掌控起來,王重身上的金光也在他的掌控中漸漸消散,可踏空飛行的速度卻比剛才更快了,甚至已經不用再強行的邁動雙腿,只靠那慣性和魂力的操控就可以自由飛翔……

王重一口氣就狂奔出了上百里,總算看到了荒野的邊緣,只要脫離了平坦的荒野,安全係數就會直線上升。

前方有一片山脈,米索布達比世界的原生態確實是相當繁盛,那山脈中有無數巨大的樹木,有的樹冠甚至就好像一大朵蘑菇雲一樣,大半截樹榦都直插入空中。王重直接竄了進去,接著林木的掩護,停下了步伐,自己現在很可能是在章魚人的核心腹部,亂跑亂闖是肯定不行的,這也是他堅持要帶走塔塔姆的原因。

啪!

王重把它摔在地上,可這傢伙翻著白眼、吐著白沫,在地上順著慣性滾了一圈愣是沒有反應,貌似是被剛才飛速狂奔時的剛猛風壓給生生壓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