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六章 微觀宇宙

第八十六章 微觀宇宙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3-01 07:04  字數:2410

王重猛一咬牙,借著仍舊還能掌控的意識,切斷了來自魂核的第二次召回,最後意識就是不顧一切的滲透下去,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有的時候需要依靠一點運氣!

一點天命!

轟…………

一聲透自靈魂的炸響,一種超越了極限的極限,一瞬間意識變得徹底空白,時間空間記憶什麼的崩潰成無數的碎片。

一切變得沒了意義,剎那轟鳴之後,王重感覺到一絲失重的飄蕩感,慢慢的,慢慢的,飄蕩感變得清晰,又過了一會兒,王重的「意識」又重新回來了。

王重感覺自己深處宇宙當中,但卻並不是在聯邦資料看到的太空情景,這裡更美,更玄妙,他看到了是一個像是核心東西,王重也不知道自己進入的是第幾層微觀,這是是細胞層面,還是原子層面,一個核心周圍繞著一些移動的像星球一樣的東西,他們之間帶著強烈的有序的練習,不斷的移動著,這種力量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王重能感覺到這裡面蘊含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這就是微觀宇宙。

他真的進去了。

這是王重朝思暮想中的東西,是細胞宇宙學這從未有人練成的神書裡面最核心的本質基礎,王重忍不住就想要伸手去抓,可他卻感覺不到自己『手』的存在了,別說手,甚至就連這激動了一瞬的情緒,也在那極致的亢奮之後猛然潰散。

五彩繽紛的核心不見了,漫天的神秘物體不見了,四周猛然陷入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意識還能勉強轉動,但卻什麼都看不到了,也感知不到。

之前感覺還在控制中的那種下沉分散,可現在卻連下沉分散的感覺也都消失,王重知道,這是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對魂力擴散的掌控。別看自己還保有一點意識思維,但這種情況只怕比曾經在聖城時直接昏迷還要糟糕,因為他跟外界徹底隔絕了。

完了…………

此時的沼澤上空,法聖的表情已經從憤怒轉化為錯愕!

消失了,那個人類,再一次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徹底消失。而且是在自己布下了天羅地網的情況下,這絕不可能!自己的元素法陣可絕不僅僅只是攻擊,其法陣的壁障深入到了地底數百米以下籠罩,所有的邊緣都已經被封禁,對方就算真能上天入地,也絕不可能鑽得出去而不被自己感知。

或者,是被自己轟死了?以至於靈魂完全喪失?

索隆能感覺到對方靈魂意識的整個衰弱直至消失過程,倒是很和這個猜想很像,但如果自己真這樣想,只怕就是給對方留下了一線生機。

嘟嘟嘟……

索隆直接就摸出了法螺,高昂的吹響,那是影月堡的最高警戒指令,先前在影月堡中已經響起過一次了,那是南門被轟塌的時候,守軍請求所有人的支援。而現在,警戒聲的級別卻更高,這是來自索隆的,如今影月堡的最高級別指揮者!

巨大的元素法陣維持不散,神識探索依舊遍布下方屬千米範圍內的整個泥潭沼澤、及其泥潭深處。

法聖索隆的眼中有著冷酷也有著堅決,無論如何,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即便那人類真是被自己轟死在了泥潭裡,那也得翻出他的屍體來才算,哪怕只剩一堆殘渣!

他對這個神奇的人類產生了無限的好奇,很有可能,這人身上帶有聖地的秘密。

……………………

南門下的戰鬥還在持續著。

衝殺在最前面的一些牛頭人已經穿過灰霧中的重重阻擋近身了,木子和奈皮爾都是被團團圍困著,對方正在猛攻,也就是慶幸灰霧中目不能視物,這些牛頭人的感知有相對較弱,因此無法有效的衝擊木子和奈皮爾的本體,他們根本鎖定不了目標位置所在,只是亂沖亂殺。可即便如此,也還是給木子和奈皮爾製造了更多的麻煩。

奈皮爾的小馬炮已經徹底收了起來,提著他新換到的靈魂匕首掩護著木子身後,對方牛頭人拋開其恐怖的衝擊力,近戰實力其實並不強悍,又沒有明確的目的性和方向感,因此奈皮爾一時間倒還完全頂得住,只是木子……

木子的臉色此時已經無比蒼白,對方的兵力一加再加,現在衝進灰霧中的牛頭人軍團已經添加到了七八百之數,這已經是木子的極限。

無論是灰霧本身還是灰霧中那些靈體,都與木子這個召喚者有著最密切的靈魂聯繫,每一分一毫的損失,都是要木子的靈魂來強行承受的。牛頭人的攻擊即便加上了奧法的奧術加持,對這些靈體和灰霧的傷害也並不算大,可問題是你架不住量多啊。每一秒都有數百刀砍下來,每一秒都有數百次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攻擊落到木子的靈魂上。

剛才木子已經用過了一次愈魂藥劑,聖地的人類發明的這東西確實很好用,能快速的治癒一些靈魂以及魂海傷勢,並且補充恢復。可是對於時刻都在不停加大消耗的木子來說,這點恢復卻無疑於杯水車薪。

木子是很強,也很擅長群攻,能以一己之力牽制整個影月堡的兵力,恐怕此時在米索布達比世界的所有英魂,包括王重在內,都不見得能做到這一點,但是木子無敵的在於他的機動性,可進可退,這種被牽制在這裡,對他來說是最傷不起的。

這已經是極限,強弩之末……

再頂頂!已經快半小時了,再多爭取幾分鐘!

木子和奈皮爾都是咬著牙,在心裡一分一秒的算著時間,只可惜,這樣的犧牲卻註定只能是一廂情願了。

懷德等人在下水道中那一截路倒還算順利,問題卻出在了從護城河出來的時候,東門那邊的護城河相對較寬,而且特意挑選的下午時分,這邊有一點點背陽,巨大的城牆下有著大片的陰影,加之東門外不遠處就是一片灌木林,因此原本是有機會趁著城頭不備、被南門戰鬥吸引注意力時,大家迅速逃脫的。懷德也計算過撤往灌木林中的速度,全隊人算上傷號大概也就只需要四五分鐘,只可惜天不從人願。

原本這四五分鐘就是最危險的時候,這麼大片的人,城頭上只需要有人看一眼,絕對就能發現,何況或許是因為太久不見天日,也或許是有些人對逃了出來而感覺到過於激動,這一路跑過來竟然是不停的磕磕碰碰,背著同伴跌到的人不在少數,耽誤了時間不說,小小的混亂也是迅速引起了城頭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