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四章 困頓

第八十四章 困頓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2-28 12:19  字數:4572

「HOHOHO,命運就像個棒槌,讓我們一起愉快的敲打吧!」

魂海中一片光芒突然閃耀起來,命運輪盤瞬間啟動!

王重只感覺整個世界猛然有了一瞬間的凝滯,一白一黑兩道光芒在剎那間閃耀,命運之力無可抵擋,哪怕是不遠處的法聖的身體也被這種判定凝滯,在判定期間猶如時間靜止,不會改變什麼,王重自身也必須等待判定,而索隆的眼神中顯然充滿了更深刻的奇怪,一般人即便是被判定也感覺不出來,但身為法聖,尤其是對空間有一定的體會,這一剎那也留在了記憶中。

代表著命運指針的黑白二色在魂海中旋轉、交替,無數海量的信息瘋狂的湧入王重的腦海中,同時,兩個判定也根據王重的心意出現在了眼前。

王重實在是對無頭騎士巔峰力量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的判定是讓無頭騎士恢復巔峰一擊,畢竟直接判定法聖是不現實的,而無頭騎士靈魂本質的力量肯定很強大,只是受限於自己,這個判定的幾率會相當大,這點王重是有信心的!

沒有亢長的等待,黑白的旋轉交替幾乎在王重進行選擇的瞬間就已經停止。

叮~

判定已經做出,魂海中剩下的是一片光明,在思維中凝滯住的世界也瞬間恢復了原狀,命運輪盤上的小丑指針露出一個非常興奮的表情:lucky!

面對王重黔驢技窮般的火鳳海,以及那涵蓋其中的英輪殺,索隆的臉上有著的只是冷笑和嘲諷。他受夠了這破鳥一樣的玩意,而現在鎖困之局已成,這些破鳥再也不能阻擋自己了。

一面巨大的奧術弧盾早已立在了索隆的身前,他視對方這些攻擊如無物。

可這種感覺只是一霎,隨即就有一種恐怖緊跟著降臨。

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眼中,那是一個騎著戰馬的無頭騎士,帶著渾身的死亡氣息、挺著一桿長槍朝自己的奧術弧盾兇狠的衝刺過來!

這隱藏在無數攻擊光芒中的黑影,他之前並不是沒有看到,畢竟光與暗之間的對比性還是很強的,可那時的無頭騎士給他的感覺大概也就只是兩三隻火鳳攻擊的總和,在自己的防禦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可卻產生了變化,那種爆發來的太突然,對方的威勢竟然在剎那間急劇上漲!那可不是隨隨便便靠什麼秘術翻個一兩倍攻擊的程度,而是整體力量、境界、層次的全面躍升!

這個沒有腦袋的附庸生物竟然擁有了跟他一個層次的力量,而且非常非常恐怖,足以讓法聖心生忌憚,如果是正常對抗有足夠準備也沒什麼,問題是明明看到只是一根火柴,開玩笑一樣戳過來,你毫不在意,可等它已經戳到你身上時,卻突然變成了一柄利劍!要刺穿你、殺死你!

這下可是把索隆給驚出一身汗。

幾乎是下意識反應的,他直接就放棄了困鎖王重的操作,雙手猛然平舉,所有的力量在瞬間轉化為了奧術防禦,瘋狂增強著他身前那面奧術弧盾的威力。

索隆在米索布達比法聖中可都是排名比較靠前的,以他的實力,即便面對恢復全力的無頭騎士本也不至於太過畏懼,可此時畢竟是太倉促了,對方來得太突然也太快。

已經在瞬間無限增強的奧術弧盾猶如被一顆彗星給狠狠撞中。

嗡~~~~~~~~~~~

黑影與藍盾碰撞,恐怖的氣流倒卷,那些還未建功的火鳳、英輪殺連同這周圍的空間、氣流,統統都被狠狠的掀刮開!

一個可怕的巨大力場出現,整片空間都彷彿靜止了下來,索隆和無頭騎士彷彿形成了一個空間塌陷,各種法則失衡、各種元素亂竄,而且是如此大範圍,連同身在不遠處的王重都感覺整個身子就像是突然失重般飄了起來。

只見無頭騎士長槍的半個槍尖都已經捅進了奧術弧盾里去,可是並沒有穿進去,這樣的僵持僅只維持了一兩秒,有無盡的黑色氣流從無頭騎士的雙手、身體、乃至脖子中瘋湧出來,灌注進他的長槍,威力再次暴漲!

轟!

嘩啦啦啦……

堅固無比的奧術弧盾生生被這恐怖力量強行衝破!化為漫天的碎片,而空中那抹黑影則是如死神降臨,一閃而入!

還~~我~~頭~~~

感受到那恐怖的威脅,索隆真是做夢都沒想到過,竟然還有這種?!這麼強橫的高等生命,這他媽是突然從哪裡冒出來的?!

生死關頭,總算是經驗豐富,索隆的法杖全力封擋,以他蹩腳的近戰能力,運氣也是極好,竟然恰好用法杖上的凹處擋住了槍尖。

這法杖乃是索隆歷經千辛才弄來的神器,承受這恐怖一擊的餘威,竟然撐住,沒有破碎,只是那巨大的衝力也是將他整個人沖得朝下方飛射,如同一發炮彈般狠狠砸向地底!可與此同時,那法杖也是閃耀出一片刺眼的紅光血色,一道恐怖的紅色光柱從法杖中衝天而起,就像一發激光炮般正面轟中無頭騎士!

畢竟只是靠命運輪盤的規則判定才暫時擁有的實力,不能持久,在剛才那恐怖的爆發之後,無頭騎士本就已經勢微,被這恐怖攻擊轟中,連碎散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化為塵埃。

王重看得真切,這種突然襲擊還能做出這樣的反應,只能說法聖這玩意太可怕了,王重在判定成功的時候,卻是有一絲遐想,這種出其不意的偷襲,說不定能重創法聖。

然而這只是僥倖,王重並不能賭,在無頭騎士出手之後,他就儘可能的跑了,所幸眼前已是沼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