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二章 再戰法聖

第八十二章 再戰法聖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2-26 04:57  字數:3325

這麼重大的意義無論對於機神聖導師還是雷神聖導師來說都不是可以無視的,但顯然也沒有重要到讓兩位聖導師撕破臉,尤其是在聖戰期間。

擱置爭議,全力提升,才是最佳選擇,至於孰是孰非,等王重回來自然會有結果。

「走!不能再等了,還不能動的那些,大家有力氣的都給背上,一邊走再讓他們一邊恢復吧!」

有了剛才那幾分鐘愈魂藥劑的恢復,牢房中還完全不能動彈的畢竟只是少數,幾個身體情況稍好的維度人,一人扛起一個,所有人跟在懷德身後魚貫而出。

剛才懷德總算是多少說了一些,大家雖然並不是特別清楚外面的情況,但三個人?三個英魂聖徒,引開法聖外加正面攻城?就算用屁股想都能感覺到局面肯定不是特別樂觀。

從高塔大牢里剛剛衝出來,所有人就聽到了南門那邊山呼海嘯般的攻擊聲,有軍陣在衝殺,實在難以想像那竟然只是區區兩三個人所形成的牽制。幸好那些天空盤旋的獅鷲也幾乎都集中在南門位置,此時大家幾十人一起衝出來雖然顯眼,但卻並未第一時間被守軍發現。

懷德殿後,諾拉白一馬當先帶著所有人迅速跑進下水道中,居然是異常的順利,直到最後一個人都已經鑽了進去,懷德才在地面上點燃了聖地烽煙,那是一種特殊的信號煙霧,可在相當多維度環境中使用,可以變化形狀以表達意思。

此時的南門外,前方的牛頭人沖陣已經越來越勇猛,有這一會兒的適應,那些牛頭人已經懂得如何與怨魂作戰了,對方奧法的配合更是恰到好處,再加上城頭上那時不時炸響一發的罈子炮,都對木子形成著很大的消耗,對方已經越來越適應,相反的是,奈皮爾的小馬炮卻已經漸漸沒有威懾力,他不能用來轟牛頭人,牛頭人沖陣可是在木子的灰霧範圍內,打牛頭人就等於是打木子,小馬炮可是不分敵我的。

於是就只能用來轟一轟城牆,可城牆本就已經半塌了,轟無可轟,倒是想把那唯一的罈子炮打掉來著,可那邊也學精了,人家會躲啊,躲不開了空中還有各種堵槍眼的,威力強大的小馬炮搞到最後也只能轟幾隻獅鷲下來,那根本就對木子毫無任何幫助。

奈皮爾也是著急,可卻沒有辦法,倒是分出了幾個小丑分身參與到灰霧的戰鬥中去,但基本還是得靠木子。

木子的消耗是越來越大,每一分鐘都在以幾何倍的速度增長著,殺敵效率卻是在急劇下降。從開戰到現在,總共有三百多牛頭人參戰,從第一波衝鋒時直接被木子的灰霧秒掉三四十之外,往後再想殺敵已經越來越難,到現在對方的適應性和整體性形成,即便對方身在灰霧中,木子竟然也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不是完全不能殺,而是更多的精力被牽扯,要在灰霧範圍中維持整個不分勝負的局面,已經無法再去專註的殺傷那麼幾個敵人了,從進攻轉為了全面的防守。

這可不是曾經他攻殺的那些秘境,一個比人類的進化年代長了無數倍的高等種族,他們擁有的手段和力量可遠遠不是那些秘境中的無腦生物可比。而且,參戰的牛頭人還在不停的增加中,顯然從其他三門調集的人手也終於慢慢就位了,這樣的牽制必然會變得越來越難。

陷入苦戰中的木子也是一直有留意南門大牢位置的方向,看到烽煙一起,便知道懷德和諾拉白救人成功了,這讓他和奈皮爾都是感覺精神為之一振。

看到信號就等於看到了目標和終點,只要再替懷德他們爭取半小時左右,他們就能從下水道中繞行空曠的東門,最後完成撤離!那條下水道中的路,以及外面的撤退路線,那都是木子帶著懷德親自去一路小跑測量出來的,也將傷員的速度考慮了進去,準備工作做得足,心裡就有底。

木子沉著臉,強行將棺材再打開得更寬闊了些,奮力的拉扯,湧出的灰霧更多,怨魂更強,在消耗中不停的彌補,甚至重新形成壓制,以求吸引來敵人更多的兵力。

頂住!半個小時!

……………………

城門外戰火滔天,荒野中卻是覓影尋蹤。

一個在天上追,一個在地上逃,兩道影子的速度都是奇快無比,短短時間就已經衝進了荒野的中部。..

計劃這東西,往往是計劃起來容易,可實際做起來難。

王重在決定這個計劃之前,結合上次從法聖索隆手下逃掉的事兒,已經做過了各種各樣的估計和預判了,心裡也早有各種應對,只要對方想抓活的,幾乎就不可能追上他,但顯然這個判斷有失誤之處。

他算計了法聖索隆的狂傲,這是自己逃跑最大的本錢,可成也狂傲、敗也狂傲,又豈能不算算,上次他們能逃掉,能感覺自己的速度不比法聖慢,何嘗不是因為法聖索隆的狂傲才讓他產生了這種錯覺呢?

只是短短十多分鐘的時間,王重就深深的體會到了這一點,三大迴路體系全開的自己,哪怕已經用出了吃奶的力氣來狂奔,可身後的索隆給他的感覺卻始終是不慌不忙,猶有餘力,和上次一樣,就像是在遛狗,玩弄獵物。

上次自己有所保留,可顯然法聖也一直有所保留,而且法聖保留得更多一些。

索隆的神識始終牢牢鎖定在王重的身上,他還真不信,有什麼東西能從自己的眼前第二次逃走。他當然能聽到遠處影月堡那邊的動靜,甚至都能猜到那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在攻擊,更能猜得到這些人類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