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章 逃出生天

第八十章 逃出生天 (1/3)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2-24 08:31  字數:6176

轟!

這次只是兩顆能量晶石的威力,精確的遠程制導讓能量炮彈瞬間正中目標。

一個綠色的罈子炮炸裂開來,裡面已經蓄積的能量頓時在城頭上炸裂,混合著小馬炮的威力,將城頭掀得人仰馬翻,一片怒罵亂吼聲,四門蓄勢中的罈子炮,一門被破,另外兩門被氣流掀飛打偏了方向,僅只有遠在最偏僻角落的一發孤零零的綠色炮火轟到灰霧中。

僅僅只是一發,雖然仍舊轟的木子難受,但卻是在已經可以承受的範圍內了。

奈皮爾手中的小馬炮還在閃爍著,不同於之前全力出擊,僅僅只是這個威力檔的話,接連轟上兩三炮也沒問題。還沒等混亂的城頭上反應過來,小馬炮已經接連轟響,僅剩的三門罈子炮瞬間又有兩門被轟碎。

城頭上怒罵不斷,兩邊的人心裡都十分清楚,只要能解決那罈子炮,木子的灰霧就可以拖延更長的時間。

還有一門,奈皮爾的炮口已經矯正,能量彈對準最後一門衝擊,小馬炮再次進入冷卻狀態,可空中那些獅鷲兵團憤怒的咆哮著,一隻獅鷲騎士在這關鍵時刻竟然悍不畏死的用身體兇狠的堵了上來,在空中炸開,血雨橫飛,擋下這一發能量炮,替城頭保留下唯一僅剩下的一門罈子炮。

「操!」奈皮爾大罵了一聲,早知道這樣,先前對方沒有堵時,就該用更大威力的檔次,直接把那片城頭轟碎,完全瓦解罈子炮的威脅才對,現在雖然只剩下一門,可如果慢慢轟來,終歸是對木子極大的損耗。

可後悔已經遲了,在對方針對性的防範下,再想輕易命中那僅剩的罈子炮已經很難,而且此時在正面,凌亂的牛頭人沖陣已經重新組織起來了,幾個奧法合力施展出專門針對靈魂體的藍色奧術弧盾頂在最前面,同時有奧術加持,守護術法,賦予了那些牛頭人武器一定的奧術能量。

剩下重新組織起來的四個牛頭人方陣再次沖了起來,在瘋狂震天的喊殺聲中,一頭扎進了灰霧中。

「殺殺殺殺殺!」剛剛吃了一輪癟的牛頭人異常憤怒驍勇,揮舞著重劍在灰霧中瘋狂砍殺。

加持了奧術守護的武器對靈體和能量體雖然不能做到一擊必殺,可卻已經能見效,能砍傷這些厲鬼怨魂。

只聽霎時間,灰霧中兵戈之聲與厲吼聲並存,奧法們的奧術能量彈與怨魂的能量攻擊縱橫,光影交加、殺聲震天,瞬間戰成一團!

……………………

嘀嗒……嘀嗒……嘀嗒……

水滴聲在懷德和諾拉白的耳中不停的迴響著。

這是南門下水道的一個出口,懷德正將耳朵緊貼在井蓋上,同時神識往外擴散,仔細搜集著外面動靜的一切情報,從第一聲警報聲響起,到南門位置那巨大的轟鳴,城牆垮塌,然後第二聲更加尖銳緊急的號角,再到整個南營的大片腳步移動聲。

所有的一切都在照著大家預計的方向前進。

王重吸引法聖是第一步,木子和奈皮爾吸引守軍是第二步,南門附近的軍營支援則是計劃中的第三步,畢竟只要木子他們攻擊夠強悍,打得南門的守軍應付不過來,其他幾個方向的支援又無法第一時間到位,那就只有抽調這附近軍營的力量,當然也包括了監獄大牢!

這兩個環節一個都不能出錯,王重必須撐住,而且還必須把法聖引走,越遠越好,木子他們也不會輕鬆,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城堡的兵力,如果說木子是天魂期還有點靠譜,現在只能祈禱王重的判斷,諾拉白是有點數兒的,危險歸危險,但他相信王重是有點把握的,懷德可是一點底氣都沒,他不是沒見識的,也都覺得眼前是死局,只是他不能丟下自己的兄弟才決定赴死,可是……

此時的整個南門附近區域,恐怕是守衛力量最為薄弱的時候,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王重木子他們用命爭取來的,不容絲毫浪費。兩人焦急的等待著,直到最急促的一陣腳步聲衝過,懷德和諾拉白不再遲疑,掀開那井蓋飛速的竄了出來。

遠處能看到南門城牆位置正濃煙滾滾、塵囂瀰漫,喊打喊殺聲以及軍陣衝擊的腳步聲,遠在懷德等人的位置都能聽得一清二楚。兩人不敢耽誤,此時的四周是一片剛剛清理出來的廢墟,顯得有些空闊,正是當日大家逃離時,王重和木子破壞掉的那條街巷。這要是在正常時候,大白天的,在如此空曠的位置突然出現了兩個人類,只怕第一時間就已經被各種空中的巡邏隊乃至遠處城牆上的守軍給發現,可此時卻是根本沒人察覺。

整個城堡南部位置的視線和注意都被城門處的戰火所吸引,這一片的空中甚至根本都看不到任何一隻獅鷲的存在,天賜良機!

「走!」懷德一馬當先,急竄而出,已經走過了一次的巷道,這些天又是早已在心中盤算過了很多次,現在可是無比的熟悉,一個加速、幾個拐角,只是一兩分鐘時間便已衝到那高塔大牢之外,一路竟然暢通無阻。這附近所有的牛頭人幾乎都已經響應南門外的呼救號角,全部衝過去了。

可大牢外畢竟是防守重地,牛頭人並非完全的愚蠢,南門被攻擊,他們顯然也是想到了有人會趁機劫牢,有人留守,此時的大牢外正有七八個牛頭人戰士加上一個領隊的章魚人大劍士在守衛。

看到突然從街口衝出來的兩個人,那邊的守衛也是愣了愣,兩個人?

「布陣!抓住他們!」那章魚人大劍士並不大意,第一時間喝命,同時拉響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