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六十八章 救援

第六十八章 救援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2-13 06:56  字數:3353

作為血族後裔,他的童年是非人的生活,親眼目睹了所有的親人被活活燒死,那些人的狂笑和猙獰,直到現在還清清楚楚。

母親用生命保護了他,也提醒著他,要復仇,當凱撒帝國的人找到他,並給了他復仇的機會,他就把命賣給了所羅門。

強大血族天賦和凱撒帝國的訓練,讓他脫穎而出,最終成為一名蒲公英,以後,他不需要靈魂,不需要未來,只要最好的完成所羅門交代的所有任務。

他曾經覺得他會毫不猶豫的殺掉聯邦的每一個人,直到遇到王重,每一天的微笑,每一次的信任。

義無反顧。

這一切每天都改變著他,可是無論怎麼樣,他是蒲公英的命運卻無法改變。

背叛拯救自己給予復仇希望的所羅門?

背叛讓自己找到靈魂給予親人一樣信任的王重?

此時的王重卻並不知道後方的危機,他們面對的同樣是未知的選擇。

章魚人的影月堡非常壯觀,王重曾經見過人類舊文明中世紀的資料,有點類似那樣的形狀,但布放上要高出幾個世紀,城堡外圍的正面則隔著一條寬闊的護城河,有巨大的弔橋被拉起,半吊在城門與護城河之間。

在那城堡的城牆上每隔十來米就有著水晶般的光芒閃耀,駐守著衛兵,城堡的兩側還有高高的瞭望塔,而在半空中時不時還能聽到一片片的破空聲響,那是一隊隊獅身鳥頭的巨大飛行獸,人類稱之為獅鷲,仗著厚厚的肉翅,體型龐大,馱著裝備精良的章魚人在空中巡邏,呼嘯而過。這玩意王重在登陸戰那天見過,章魚人空中軍團的主力配置,聖城軍稱之為獅鷲,平均六階左右的戰力,配合上強悍的精銳戰士,實力相當不俗。

城牆上的斑斑青跡在述說著這座堡壘的古老,十分特殊的材質,看起來就像已經屹立了千萬年,最讓人絕望的則是在那古老城牆上散發著的瑩瑩藍光,不同於符文,卻有著符文的效果,看起來像是某種元素法則在護衛了城堡。

章魚人雖然不懂符文,但他們對於元素的理解卻是遠在人類之上,他們的奧法也極其擅長利用固定的元素力量來刻畫陣法,其實說白了就是和符文陣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驅使陣法的核心力量不同而已。

這就真有點讓王重頭疼了,原本有木子一起,那是感覺天下之大,何處都能去得,生死的氣息往身上一遮掩,幾乎是天魂以下絕無人可以看破。可那說到底也只是一種障眼法,能蒙蔽生靈的感知和嗅覺,卻蒙蔽不了力量本身。這種手段最怕的就是和『死腦筋』的陣法硬剛,管你怎麼掩飾,在只認能量形態的陣法面前都是無所遁形的,看來想要趁夜潛入城中只能是痴人說夢了。

王重皺著眉頭正在思索著對策,旁邊拿著瞭望儀的奈皮爾卻是輕輕碰了碰他胳膊。

「看城東門樓下。」他壓低聲音說道。

影月堡有四座城門,東、南、西、北,交通四通八達,王重三人眼下正在北門附近,東門那裡相距可是太遠,接過奈皮爾手中的瞭望儀,不得不說先進設備的好處確實是太多,遠在十數里外的東門原本黑乎乎的一片,透過瞭望儀卻是清晰的展現在王重眼前。

戒備同樣森嚴,城門禁閉,但在城門外的空地上,則高高的矗立著兩根四五米高的鐵柱子,兩個人類被捆縛在鐵柱頂端的位置。

他們身上到處都是傷口,或刀傷或鞭傷或錘傷,鮮血淋漓、渾身青一團紫一團,此時聳搭著腦袋,一副已經奄奄一息的樣子。

「懷德·亞歷山大,諾拉白!」王重一眼就認出了這兩人。

諾拉白就不用說了,相互都熟得很,至於懷德,王重在霸族的新人課堂上曾見過他好幾次,非但本身是這屆維度新人中的第一人,且聽說他本身的家世並不簡單,說不上在聖城中大富大貴,可在維度人里有著很大的影響力。良好的家庭背景以及超乎尋常的天賦,他自己卻是既不張揚也不跋扈,一個相當傳統的維度人,和王重雖然沒什麼交情,但至少不是那種討人厭的類型,也是這失蹤名單上最有分量的幾個人之一。

「就這麼綁在那裡,這是示威啊,這群該死的土著!」奈皮爾忍不住低聲說道。

示威?這是米索布達比人的地盤,人類既非和對方兩軍對壘,勢力範圍也還沒有擴散到這片區域來,示的是哪門子威?還不如說是泄憤,章魚人對人類的仇恨可是絕對不輕的。要知道這裡的白天可是十分炎熱,特別是烈日當空時,將人如此綁在空地的鐵柱頂端暴晒,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痛苦。

王重和木子對視了一眼,十有八九是陷阱,但虛虛實實往往就在其間,真要說陷阱,又是在等待著誰呢?流浪旅團接到的任務只是要打探情報而並非救人,但王重本就是沖諾拉白才來的,居然正好就看到他被綁在面前,這說什麼都得儘力一試。

「先潛伏到近處看看再說。」

三人壓低著身影,在荒野中穿行,空中呼嘯而過的巡邏隊在木子死氣的干擾下顯然一無所獲,要隱蔽,行動自然就慢,瞭望儀中近在咫尺的距離卻花了三人足足一兩個小時,在城外繞了個大圈到東門外時,時間已經徹底入夜了。

空中的巡邏隊伍出沒得少了一些,大多數時候還是瞭望台上的燈盞在發揮著警戒的功能。

三人就位,到這距離,即便不藉助瞭望儀也能清晰的看到捆縛在鐵柱上的兩人了,看起來還有一口氣,只是精神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