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五十七章 雙面(三更)

第五十七章 雙面(三更)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2-02 07:35  字數:2242

地球,幽靜的酒吧。

丑老闆的店裡來了一位難得一見的美女,那豐滿的胸部看得酒吧里不少人都是流著哈喇子、吹著口哨,可美女看上的卻是丑老闆,誰讓丑老闆有錢呢?在這樣的貧民區,這年頭,有錢就是大爺。

「這妞的屁股幹起來肯定特爽!」

「丑老闆也有艷福哦。」

「媽的,這胸老子能玩兒一年!」

「有錢嗎你?這妞肯定不便宜吧。」

被勾走魂的丑老闆色眯眯的往美女胸口裡塞了幾大把錢,然後牽著美女的手急不可耐的就鑽進小黑屋了,房門一關,引來外面一片羨慕嫉妒恨的口哨和狼嚎聲。

可小黑屋中卻並沒有外面那些人想像中的春色無邊。

兩隻酒杯輕輕的碰撞在了一起。

「合作愉快。」女人說道。

「呵呵,合作愉快。」馬東舉杯示意,喝了一口,端詳著眼前的女人,「再有幾年,我就讓趙家徹底完蛋!」

最近的各種行動出乎意料的順利,當然也是因為有米拉米背後勢力的支持。

米拉米已經卸下的偽裝,穿著的選擇,讓她的身材顯得愈發的豐滿和性感了,修長的美腿暴露在空氣中,低胸的束裝幾乎快要捆不住胸前的豐碩,好似呼之欲出,擠出深深的溝渠。如果是以前,這樣穿著的米拉米足以讓馬東瘋狂,鼻血狂飆,分分鐘就要求就地正法,可現在,他需要關注的卻是其他。

「你不覺得奇怪嗎?兩家被你們阿薩辛搞這麼慘,怎麼還找不到你們。」

最近阿薩辛的動作頻繁,趙家和鬼家損失很慘,不但幾個地下黑市被搶劫一空,甚至已經接連有家族中高層被刺殺。趙家也就算了,鬼家作為刺客鼻祖,竟然被阿薩辛在暗處搞到這樣的地步,兩大家族早都已經是暴跳如雷,可偏偏他們就是找不到對手,想反擊都無從下手。

馬東笑了笑:「當然是我們藏得夠深,可別說是你們的功勞,如果凱撒真有這麼大的本事,也就不用找我了。」

阿薩辛是和凱撒的蒲公英聯合,通過米拉米這條線,但馬東的判斷還是相當準確的,凱撒的所謂蒲公英,更多的只是情報滲透而不是攻擊力量,阿薩辛搞那兩大家族的各種情報就是從米拉米這裡獲取的,但要說蒲公英真有幫他們隱藏的能力,馬東不信。

「呵呵,我可沒說是我的功勞。」米拉米只是笑了笑:「但你就沒有想過,連我都能找到你,以趙家和鬼家在聯邦經營了這麼多年的底蘊,如果沒人搗鬼,他們就真把你翻不出來?阿薩辛還沒有強到那樣的地步,即便這是你們多年苦心布置的後路,否則現在呆在是十大家族名單上的就不是趙家和鬼家,而是你們阿薩辛了。」

如今的米拉米早已不是當初那單純的樣子,最近的幾次情報交換中,馬東獲取了很多,對米拉米的認知也在發生著改變,她這樣說,必然是言有所指,而不是空穴來風。

「你是說,聯邦內部有人幫我們?」

既然不是阿薩辛自己的實力,也不是凱撒蒲公英幫忙,那自然就只剩第三方。

「你猜?」米拉米晃了晃酒杯,醇香的紅酒掛杯留痕。

馬東略一沉吟,類似的問題他不是沒有思考過,只是沒有證據,何況身處弱勢中,難免也會抱有一點僥倖心理,何況這大半年來阿薩辛一直進展得很順利。但如果是米拉米已經確定了的事兒,那就不用懷疑了,要理清這裡面的關係和線也並不複雜。

整個聯邦,有能力懵逼趙家和鬼家,又有一點淵源和動機的,似乎只有兩個勢力,墨家和斯圖亞特,可墨家從來都是不過問世事的,更不可能為了阿薩辛去插手十大家族的內部矛盾,作一個旁觀者和記錄者,這是墨家從黑暗時代起一直嚴守的家訓和準則,也是他們屹立至今的最大本錢。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斯圖亞特,卡洛琳。那個名義上還只是作為繼承者在培養著的傢伙,可因為這一兩年的出色表現,實際上斯圖亞特上層已經在不斷放權,讓她開始逐漸真正的掌控斯圖亞特家族了。

斯圖亞特絕對有這個實力,至於動機當然也很簡單,不可能是為了和王重的舊情,馬東還沒天真到那種地步,而是可以通過阿薩辛去制衡和削弱鬼、趙兩家,畢竟單一的趙家和鬼家不可怕,但如果是兩家聯合,對斯圖亞特還是具有一定威脅的。

以前在學院的時候,他覺得這個世界是男人的,其實是誰的真不好說。

思索了許久,卻沒有說出答案,馬東端詳著眼前的女人,米拉米已經讓他越來越看不透了,如果說上次救他時的米拉米還有那麼一點點熟悉的影子,可現在的米拉米卻已經完全是另外一個人。她和卡洛琳也有聯繫?為斯圖亞特做事?否則為什麼要提醒自己這一點?

「你到底是為誰服務的?」

「為自己,為活著,」米拉米自嘲的笑了笑:「既然賣過一次,為什麼不能再賣第二次?無論所羅門還是卡洛琳,其實也都不過只是為了自己。只是順便提醒你一句,難道你覺得卡洛琳這麼做是對王重有留戀?這種女人不會的,你們可以削弱趙家和鬼家聯盟,所以她暗中支持,而當你們沒有價值了,隨時都會被拋棄甚至抹殺,這就是格局。」

「你既然是幫她做事,那這些大可不必提醒我的,這只能讓我對你更加的不信任!」馬東看著酒杯,聲音中透著一絲沙啞。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兩人心裡想聊的其實有很多,但真正能開口的卻並沒有多少。

隔了好半晌,米拉米的聲音才緩緩響起:「你信任嗎?呵呵,可能是太無聊了,一個人的世界,常常連想找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你沒有這種感覺嗎?甚至現在都沒有幾個人知道你原本叫馬東,就像沒有人知道我叫米拉米一樣。」

馬東心裡一嘆,臉上卻是平靜如常,他站起身來:「我沒有,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