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四章 內憂外患

第四十四章 內憂外患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1-24 16:01  字數:4526

趁機走?這可不是王重的目的,現在的主動權可是在自己手上。

想要療傷恢復?做夢。

一記英輪殺從叢林中呼嘯而出,直斬向盤坐中的安里西的脖子。

安里西倒是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可他重傷加劇烈消耗之下,已經沒有之前那無敵的劍罡防禦,被這破防能力十足的英輪殺斬向要害,無論如何都不敢用身體硬抗,不得不停止調息,身子就地一滾、往左側一翻。

「哈哈,賴驢打滾!」辛巴的聲音在尖叫。

「明明就是蠢貨翻身。」王重接上。

聲音頗大,安里西顯然聽得懂其中的含義,臉上憋得通紅!

自己都已經放棄追殺,那螻蟻竟反而敢主動出手!

冷靜、冷靜……安里西控制著自己的憤怒,畢竟是劍聖,智慧生物總是會下意識的瞧不起異族,對米索布達比人來說,人類就是異族,這也是安里西傲慢的資本,但教訓是可以長記性的,只要冷靜下來,其實不難發現對面那個人類在這兩天的被追殺中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此消彼長,對自己真的很不利,如果繼續,那恐怕都不止是能不能殺對方的問題,而是連自己都要危險了。

想明白這一點,他也是果斷的抽身後退,對方的依仗就是那片叢林,自己就這麼大咧咧的坐在叢林邊上調息,能不被騷擾嗎?

可他一退,那邊反而追出來了!

小丑面具上的五官扭曲著,大紅的鼻子一會兒大一會兒小:「哎呀呀!這隻癩皮狗竟然跑路了!」

「蠢貨,你不是劍聖,你是賤人!」

辛巴那倒豆子一樣的語速,就算是王重聽了都要汗顏,加上小丑面具那搞怪的千變萬化,坦白說,王重覺得如果自己是敵人的話都要被氣炸了。

安里西臉上的肌肉正在不停的抖動著,他想忍,也知道自己該忍,可是……

「你這個娘炮,還跑?你不是男人!!」

「小小人類大展神威、娘炮劍聖落荒而逃!」辛巴開始吟詩。

「我操!閉嘴啊!」安里西竟然能在這瞬間融會貫通、自學成材的領悟人類罵語的精髓,也是腦子都炸了:「老子宰了你!」

有那麼一瞬間,安里西寧願自己聽不懂人類的語言,可現在,他已經臉紅脖子粗的徹底爆發了。

什麼重傷、什麼後患,在現在充血的腦子裡完全都已經被擺到了一遍,安里西雙腿一蹬,金光激射,反衝上去。

不得不說暴怒下的劍聖是尤其恐怖的,突然激射來的劍氣洶湧澎湃,都嚇了王重一跳,似乎恢復了幾分劍聖的風采,幸好自己躲得也快。

於是劍聖一衝,對面就退,這時候已經用不著和對方玩心眼兒了,擺明了就是要拖死你,王重也是不留手,速度迴路全開,退的比劍聖衝進的速度還要更快。

「幹得好!」王重百忙中還不忘表揚一下辛巴,這傢伙最厲害的就是那張嘴,這次真是派上了大用場,否則要是讓自己去罵的話,還真沒它罵的豐富,花樣百出。

「廢話,也不瞧瞧是誰!」辛巴的鼻子已經翹上了天:「本大爺玩不死他!」

一邊追,一邊退。

安里西的暴怒讓他小小爆發了一下,可身體的具體情況讓他這樣的爆發並不能持久,王重則是掌控著距離,始終游離在對方攻擊的邊緣,反正他的鳳翅九天和英輪殺打的遠。

就像塊牛皮糖,讓你嚼不爛也甩不掉,反正敵進我退、敵退我退,安里西不停的在平復著自己的情緒,一次次的強控下自己的憤怒,可每次剛一停下來,那煩死人的火鳳或是氣斬絕對就是恰到好處的轟過來。

他也想過一路撤退,可一來原本的黑岩能量礦區營地已經隨著大山的崩塌而被毀,那邊的人還不知道活了幾個呢,至於別的營地,距離黑岩能量洞穴這邊就有點遠了,不是一時半會能撤過去的,更過分的還是那張該殺千刀、點天燈的破嘴!

安里西實在是想像不到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那麼惡毒的語言!

語言是一種武器沒有錯,但在米索布達比人的理解里,這種語言的武器只是一種用在外交上的手段,和這種低俗的、下三濫一樣的人類市井髒話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

各種難聽的髒話飛來飛去,各種污衊信手拈來,安里西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如此強悍的、今後註定要在米索布達比文明上留下濃重一筆的偉大人物,竟然會被說成是一個什麼小腳媳婦。

媳婦的意思他懂,小腳是什麼東西?安里西對人類語言的了解還沒有深入到那種地步,但一聽就是絕對是很弱很LOW的東西。

他被激怒,無意義的增加消耗,然後又再強迫自己冷靜,直到最後乾脆塞了自己的耳朵。

安里西明白對方的戰術,想要拖垮自己,這隻螻蟻,竟敢妄想要自己的命?!這種事兒如果是放到平時,光是想想都足以撩撥起安里西想殺人的怒火,那是對他的無禮和挑釁,無法容忍,可現在他已經學會控制住憤怒的情緒了,連辛巴的破嘴都能忍受,這個世界就已經沒什麼東西能再激怒他。

他也是打定了注意防禦,不再受辛巴挑撥,不得不說當一個劍聖打定主意要做點什麼的時候,王重也是真沒辦法。持續是騷擾是肯定的,但卻已經無法增大對方的消耗,最多也就只是拖著不讓對方療傷,不讓對方輕鬆撤離。

這已經是王重所能做到的極限了,原本已經清晰的戰局又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對方是無法療傷、也在自己圍追堵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