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十一章 鬼魂?幻覺?

第二十一章 鬼魂?幻覺?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01-01 02:12  字數:3527

「就這裡吧,作為墳墓還是不錯的。」塞勒凱特望著木子,還有那神奇的生死棺。

木子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打不過你,所以跟你交手的另有其人。」

塞勒凱特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他並沒有感受到有人隱藏,也沒人能在沙漠里對他隱藏,「整個圖坦卡蒙還有我不知道的高手?」

「如果不是圖坦卡蒙的呢?」

空間閃爍,一個洋溢著金色魂力的身影走了出來,如同太陽一樣照耀著沙漠。

艾俄洛斯活動了一下拳頭,俯瞰著塞勒凱特,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但願是個能打的!」

那睥睨天下的拳頭朝著塞勒凱特轟了過去,哪怕是相隔甚遠的卡奇爾坦也能感受到這地震一樣的戰鬥。

兩個天魂期的巔峰對決,不啻是一場災難,紅姐正在照顧宮益和雷諾,如果……不行,那他們就一起死,黃泉路上也不寂寞。

地震大概持續了一個時辰,艾俄洛斯吐了口含著沙子的唾沫,「呸,能打個P!」

沙子里湧出生死棺,木子走了出來,無奈的聳聳肩,天魂中也不見這種怪物,他真懷疑艾俄洛斯是不是不死之身,反正可憐的沙皇是完了,只是這腦袋打的有點破相,但想來這次之後,卡奇爾坦會平靜很長一段時間。

第五維度某處,十日凌空,金風肆虐,一道風柱衝天而起,瓦解著空中一朵朵金雲,那雲就冷卻了,一顆顆指甲大小的金珠便伴著雷暴滾滾落下,山谷中,草原上,便全都是一片片的黃金。

但很快,這些黃金,便在十顆太陽的灼烤下,變成了一條條金色的熔金河,在地之上咆嘯著,滾滾的流向了一片金海。

這是Y化的金屬之海,高溫融化後的金屬,在這裡滾燙的翻滾、撞擊,重的沉下去,輕的浮起來,更輕的金屬蒸汽沖向了天空,化成了一朵朵金雲……

滾滾的金屬之海中,一道金色的光影閃過,一條通體黃金光澤的大魚突然一躍而起,它在空中迅速的變化,一道道金風旋繞著它生出,向著四面八方扇去,於是大魚變成了一隻通體閃亮的黃金鳥,它發出一聲嘹亮的鳴叫,迎著天空那十顆太陽撲去,眨眼之間,便化成了其中一顆太陽當中的黑點,彷彿耀斑。

這是一個金屬生命的國度,也隸屬於聖地結盟的秘境金屬人的世界,在聖地的征伐之中,只有那些對聖地有足夠作用和戰力的才可能獲得這樣的機會,這個別成為黃金國度的金屬世界就是如此。

雖然泛著金色,但他們的構成並非傳統意義的黃金。

「墨家的手伸的很長啊,在這裡也有關係。」

一個淡淡的感嘆聲音,突兀的在一片金屬的荒原當中響起,符紋閃爍著,四道人影在一個符紋陣法的保護之下,懸浮在當空之中。

「早期征伐的時候,墨家是主和的,算是有點交情。」

這四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王重之前在生死界碰到過的墨家一行,宗師級界師老杜,墨家長輩墨九,以及墨問和墨星辰兩人。

轟隆,地面突然一陣顫動,一棵棵金樹從地下生長了出來,這些金樹迅速的從無到有,陣陣金風中,它們又再次變形,化成了一個個人類的模樣,黃金人!

墨九的手高舉起來,在他的手中,赫然是一塊黃金石板!

看到墨九手中的黃金石板,從最大那顆金樹長出來的金人就一步步走到了墨九的身前,咧開了它那張空DD的嘴,聲音,卻是從它的肚子上面發了出來:「墨九……好久不見,你竟然還沒死。」

墨九哭笑不得,「巴菲特,你都還活著,我怎麼會死,這次我是帶人來完成契約的,希望你能幫助我們獲得最強的魂衛。」

金人首領巴菲特的目光透過墨九,直接忽略了老杜,落在了墨問與墨星辰兩人身上。

墨問和墨星辰瞬間感覺到了無比的壓力,金人首領看向他們的目光是如此沉重,這視線,彷彿是兩道灼熱的激光!

這不是比喻,而是事實,墨問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吼聲,墨星辰也緊緊的抿著嘴唇,兩個人都汗滴如雨,拼盡全力的抵擋著金人首領的目光。

良久,金人首領才收回了他沉重的目光,肚子發出了金屬互相摩擦的刺耳聲音,只是這一次,並不是和墨九交流,而是讓守在後面的其他金人撤退,很快,一大片才剛剛長出來的金人們,立刻又變成了一棵棵金樹,然後鑽到地下消失不見了。

只有金人首領仍然留了下來。

墨九知道墨問肯定沒問題,但真正獲得許可還是鬆了口氣,「怎麼樣,我們墨家百年一出的天才。」

巴菲特點點頭,「這力量是詛咒,你們人類永遠不明白。」

黃金國度想要生存,同樣需要盟友,需要聖地內有替他們說話的人類,金人的智慧相當高,但凡能快速學會外族語言的種族都不會太差。

「兩個小娃別聽他瞎咧咧,」一旁,老杜冷哼一聲,又接著說道:「首先,黃金石板,是真實存在的神器,而且,並不屬於第五維度,而是來自比第五維度更高維度的物件,最早是由至聖導師研究的,共有12塊,分別是第一階的金木水火土,第二階的黑暗與光明,第三階的空間與命運,以及秩序和混亂,最後是第四階的主宰,這也是聖地戰棋的來歷,只不過十二塊石板從來沒湊齊過罷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天劫,墨問,走到這裡了,我再問你一次,真的想清楚了?」

墨問一臉的平靜,點點頭,「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