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章 打破陳規

第八章 打破陳規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2-22 14:34  字數:4604

不管怎麼樣,現在是卡奇爾坦建城的關鍵時期,可以說現在是魚龍混雜,雖然宮益他們沒開口,但其實王重在這裡坐鎮,他們也就有真正的底氣去運作一些事情,而不再是靠擺空城計了,而且,這次回來,還需要王重親自和馬東聯繫上,才能讓雙方的合作進入信任模式。

「馬東這小子很厲害,現在聯邦對馬東的情報是一片混亂,基本上都說他已經死在了野外,阿薩辛畢竟是塊老薑,趙家和鬼家的吃相太難看,只要給我們成長的時間,也不是沒有翻盤的機會,只是你不出現在天訊裡面,我們很難取得他的信任。」

宮益說道,他很清楚在聯邦被通緝是多麼難對付的事情,黑白兩屆都在懸賞,任何年頭錢都能通神。

直到第三天才聯繫到馬東,雖然是要和王重親自通話,但是馬東依然很謹慎,畢竟這依然有可能是個局,可最終還是按耐不住,無論怎麼隱忍,怎麼堅持,恐懼雖然不存在,但是太孤獨了,他需要兄弟啊。

當在天訊另外一頭看到王重的時候,馬東鬆了一口氣,手心都出汗了,看似只是個見面,但如果對面不是王重他就曝光了,以聯邦的力量,加上黑暗世界的懸賞,他就是有九條命都不夠死的,萬幸。

這個時候馬東竟然笑了,「哥們,一段時間不見,你似乎變帥了一點,雖然還不及我,但也算是有氣質了。」

一句話,王重就想到了馬東那身騷包白,越是輕鬆,就越顯得艱辛,馬東的眼角竟然都有了皺紋,這段時間他遭遇了什麼,王重雖然沒看到,卻也猜的到。

「我就說你這樣的騷包一定會沒事的,再給我點時間,我找到了搞倒他們的方法。」王重笑道。

「小意思,憑他們的水平想找到我是沒可能的,時間有的是!」

「嗯,等我回來。」王重用力的點了點頭,有些話,千言萬語都說不清,但是一點默契,就足以彼此明白。

兩人沒有多說,這種聯繫並不安全,只要確認了情況,馬東那邊就可以宮益這邊徹底展開聯手。

看著天訊的畫面徹底失聯,王重深吸了口氣,親眼看到馬東沒事,他也算是放下了心裏面的一塊大石頭,想要顛覆趙家和鬼家,不能急,因為出手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失敗,等到他們的就是滅頂之災,雖然十大家族在聖地並沒有統治權,但勢力相對於他們依然是龐然大物,就算論實力,頂尖的天魂期高手滅他們也是分分鐘的事兒。

他和馬東都需要成長。

黃金石板跟命運石產生了共鳴,打開了第三個位面,只是王重並不知道這個位面的能力是什麼,照慣例可能需要某些契機來引發出來,對此王重倒不是很著急,急也急不來,窮盡聯邦之力都無法判斷的東西,他又怎麼可能一下子就了解。

黃金石板本身是一種很奇怪的材質,觸感上,怎麼說,他也接觸過兩塊,很相近但又不同,說是物質吧,那也只是地球人的三維觸感,並不真實,可以確定的是這不是地球上能有的,而且無法摧毀,只是不知道以聖地的煉金能力能否對它產生威脅,這或許存在一定的可能。

遠離聖地,同樣可以靜心,王重近期需要解決的課題就是自己的作戰方式,兩個大招威力不錯,可是說真的,那只是打怪物,和人作戰,這樣的招式根本就是找死,如何在魂海上做文章才是關鍵。

王重可不像變成一個依賴法像的類型,弱點會變得非常明顯。

鑄魂期的戰鬥模式他非常清晰,思路明確,效果顯著,但進入英魂期之後確實有點迷茫,聖地有很多種,可是王重在了解都覺得不夠力量,在看了卡丁的出手之後確實給出了答案,聖徒中的強者絕對不是依賴法像的,而是把強化魂力的運用,那種劍斬的威力絕對是魂海中蓄勢完成,出手便是石破驚天。

這個思路跟他前面想的一致,但王重追求更強,更複雜,複雜就必然的會要求很多,魂力的操控,魂海的強韌度,承受反噬的能力,以及形成的速度。

這些都是關鍵,有一個環節不足,就不如跟卡丁那種一樣,追求高速強大的魂力攻擊。

肉體的反應哪怕在魂力的加持下也是有極限的,但是魂力的變化本質卻是光速,也就是只要夠熟練想要多快就要多快,無限可能。

以魂核為中心,做出攻擊的基本點,這樣就節省了大量時間,任何一個攻擊矩陣都要有個坐標,而魂核就是最好的坐標。

王重進入了魂海,意識俯瞰坐標,操控著魂海的力量,疊加類攻擊,就是多次調動魂力引而不發,然而一次轟出,就形成了劍斬的強力攻擊,當然這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其中會有很大的魂力損耗,只是攻擊的質感和威力完全不同。

這只是最簡單的運用,如果在魂海中構建符文矩陣呢?

王重的心跳加速,讓出招在魂海中完成,然後直接轟出,這樣實戰的速度豈不是要提升很多很多?

可能嗎?

別人不知道,但他一定可能!

王重就這麼站在樹下一動不動的思考著,他本來想去哪兒已經忘了,細胞宇宙學的練習為這一切提供了基礎。

「王重,夜深……」

「噓!」

雷諾拉住了打算叫王重回房休息的紅姐,「他在冥想,別打擾到他。」

紅姐怔了一下,然後瞪著王重,「他這樣多久了,哪兒有站著冥想的?」

「從早上出來開始到現在。」

從中午發現王重陷入這個狀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