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王准聖徒中獎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王准聖徒中獎了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2-09 13:07  字數:4625

王重撓撓頭,哪裡出問題了嗎,應該不至於啊,這是最簡單的召喚結界,加上自己的符文底蘊和魂力操控,如果這都出錯也太……

就在這時,一股死氣從那小小的結界空洞中透出,而且有洶湧澎湃之勢,王重和辛巴都呆了呆。

獻祭的是碎骨絕對是很普通的,也召喚不出什麼大東西,畢竟他的結界本身就很弱小,可是那股死氣雖然微弱,可品階完全不同,森寒陰冷,有著一股無匹的肅殺之氣。

最關鍵的是,這尼瑪怎麼這麼熟悉呢???

這是……

無頭騎士玻爾桑切斯的氣息?!

那股絕對的壓迫感、那股蠻橫的死亡氣息,就好像昨天才發生過的事兒一樣,讓王重想忘記都難。

瞬間王重和辛巴都涼了,相比出幺蛾子,他們寧可選擇失敗,但顯然這不由他們控制。

不是說初級召喚術都是辣雞,想召喚個強點的都不可能嗎?哥只是想召個小弟出來玩玩,大哥你跑來湊什麼熱鬧啊?!

王重只感覺自己小心肝都差點停跳了,第一反應就是趕緊去破壞掉結界,直接就一腳踹翻了桌子,祭盆摔了個粉碎,符文陣也隨之崩塌,那個才剛剛開啟到只有碗口大小的結界孔洞也迅速合攏,王重剛鬆了一半氣,眼珠子差點彈出來,辛巴也是嚇得一個哆嗦,這個悲催的貨。

就在那結界孔洞合攏到約莫三指寬時,一柄黑亮的東西猛然從裡面刺了出來,黑色的氣息不斷擴大,彌補了召喚陣,王重這半吊子的魂獸師哪兒懂得什麼是控制,任由召喚結界不斷擴大。

王重的心瞬間就涼了下來。

這也行?!

他想要趕緊做點什麼來阻止,可是還沒等他思索出一個合適的對策,那股狂暴的死氣已經徹底掌控了通道。

狂暴的死氣遮天蔽日,籠罩了宿舍方圓百米,烏雲壓頂,電閃雷鳴,瞬間吸引了整個聖地的注意。

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外界生物敢入侵聖地了,尤其是黑暗生物……聖地的大導師們已經第一時間感覺到了傳送的位置,只是一眼看到空中的傳送軌跡,就知道有人在聖地召喚黑暗生物!

王重哪兒還管那些,霎時間,宿舍里死氣縱橫、力量瀰漫,只感覺腳下狠狠一滑,耳中聽到那種房屋坍塌時的聲音,頭頂的天花板直接就照著他腦門砸了下來。

宿舍塌了!

事實證明垮樓這種事兒,就算是英魂戰士遇上也是毫無辦法,比普通人好點的大概就是身體能扛得住砸到頭上的東西,但照樣灰頭土臉。

整個身子都在這瞬間失重,隨著垮塌的樓層往下跌落,各種嗆鼻的灰塵瀰漫,四周的尖叫聲和怒吼聲伴隨著那轟隆隆的樓房垮塌聲,就像是在開一個吵雜的派對。

但是王重可沒心情管這些,他想走的,可是突然間,所有的失重感,所有那些嘈雜的聲音都在瞬間消失了,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徹底籠罩,等王重猛然睜眼,只見自己竟然懸停在空中,不止是自己,四周的所有一切物質此時都處於靜止狀態。

他能看到那些漂浮在空中的茶杯、桌椅,能看到那些破碎後正在墜落的牆體,眼前甚至還有一大潑水滴,貌似是剛剛打翻的茶水,灑落在空中卻靜止不動。

時間停止?聞所未聞的力量?

可自己卻保持著正常的神志和意識,王重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狀態,覺得不可思議,他能很清楚的感覺到這並不是自己的錯覺,這凝滯的空間就像是有著某種法則規則的特殊作用在發揮著它的功效。

辛巴則是無限吐槽,這個時候還有工夫想這個?這尼瑪肯定是他最討厭的無頭鬼追過來了,為什麼啊,他們又沒拿什麼東西,何必這麼玩命啊,這裡可是聖地!

王重極力想動彈一下身子,掙脫整片空間的束縛,卻發現並不能夠,能活動的只有他的思維意識,身體在這片奇特的凝滯空間中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所壓制,就像周圍那些漂浮的死物,別說做什麼自救的動作了,壓根就連半根手指都別想挪動。

噠噠、噠噠……

馬蹄聲響起,越來越近,王重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就像是在等死。

緊跟著一股力量就迅速滲透進來,黑影浮現,漆黑的鎧甲、那驚悚寂寞的長槍,瀰漫在他身體周圍的死氣濃郁得根本就化不開,就好像是一個粘稠的中心,拉扯著這整片空間,將整個空間維持在時間靜止的狀態中。

無頭騎士,真的是他!

王重也是完全無語,就算是個學徒,他也知道,跨越空間有多難,尤其是這種領主,更是深受法則束縛,自己區區一個初級召喚陣就能給他這樣的契機???

無頭騎士從虛無中出現,就那麼慢慢的走了過來,像是這片天地間的王者乃至主宰,四周那些坍塌的、靜止的雜物都在主動給他讓道,輕飄飄的朝兩旁分開。

噠。

馬蹄聲站定,長槍揚起,無頭騎士玻爾桑切斯那恐怖的氣息近在眼前,王重甚至都已經能感受到來自槍尖上的徹骨冰寒。

初級召喚術居然也能召喚出來領主,這狗屎一樣的運氣真的也是沒誰了,如果說剛才還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此時他就已經連半點幻想都不再抱有。

面對死亡,原以為自己或許也會有恐懼,但心裡在這一瞬間居然是出奇的平靜,沒有恐懼也沒有鬱悶,有的只是一些遺憾。

王叔和雪姨在哪兒,可惜沒機會和他們道別了,但是相信以兩人的實力應該沒什麼能難道他們,斯嘉麗有導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