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九十一章 無頭騎士

第一百九十一章 無頭騎士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2-05 06:48  字數:4506

「把音波和火焰力量融合在一起,好像還加入了增幅,」杜老闆已經完全被剛才那招所吸引,以他的眼界,其實從王重開始施展的時候就已經能敲出其精妙之處:「太細膩了!不管是對符文的運用還是對魂力的掌控,那法像也很有意思,竟然可以進行力量傳遞?這是什麼鬼法像?」

「虛實的結合,這天賦和掌控天魂期能做到的也不多。」墨九感嘆,不論是這奇特的法像,亦或是王重剛才施展那招時所構建的複雜符文,這兩者的難度絕不是普通英魂可以想像的,就算是他和杜老闆也只能說是看得懂,卻做不到。這通常來說是只有天魂期那些領悟了法則的人才可以辦到的事兒!

能感覺到四周的死氣在這恐怖一擊中消散了不少,連同那暗紅色的天空此時竟似乎都變得明亮了些許,滿峽谷都是那些無頭亡者的殘肢斷骸,就像大家剛進斷頭峽谷時一樣,全都靜靜的散落在地上,沒有充足的死氣支撐,它們失去了行動的能力,看來這亡者大軍一時半會是別想恢復過來了。

「結界散了,打個招呼吧。」杜老闆這時才注意到結界已經被震散,倒不是心大,實在是剛才看到的太過匪夷所思,讓他都完全走了神。

王重也沒想到會有外人,而且還是認識的人,木子的臉上則是帶著一絲警惕之色。

在第五維度的生死界邊緣,他曾遇到過好幾次外人,沒有一次是友好的,能踏足這片區域的人往往都是天魂期的高手,實力強悍不說,也都秉承著闖蕩第五維度的高手那種劫掠一切的風格,不是覬覦他的生死棺就是想要利用他做點什麼,不止是聯邦人如此,帝國那邊也一樣。

這樣的人木子曾經幹掉過兩個,而其他大多數時候都只能落荒而逃,這讓他行走於生死界時,對但凡遭遇到的外人都是保持著絕對的警惕。

墨問無比的感慨,他現在很強,很強,可是再次見到王重,卻又沒了把握,王重的這兩個招式很強,破綻也很大,可是墨問看的是對方的進步和對奧義的理解,這個人,跟他一樣瘋狂。

這一次,並不是戰鬥的時候。

當發現外人的時候,辛巴已經自動消失,只是一個奇怪的小丑到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但等這些人靠近了觀察或許就會留意,而辛巴並不喜歡這些人。

「真巧,木子,這是墨家的人。」王重的意思是對方並不是直接的敵人,但也不是朋友。

木子點點頭,神態微微平靜。

「王重,好久不見,風采依舊。」墨星辰道是落落大方,「我和墨問哥跟著兩位家族的前輩歷練,你也是想到裡面去?」

王重笑了笑,他可不信這是偶然,對方一直隱藏著,水平很高,還有兩個天魂期的強者,肯定是沖著祭壇來的。

「想進去碰碰運氣,相遇就是緣分,要不要一起?」王重很敞亮,他看重石板,但卻並不是石板本身,而是上面的奧義,所以本質上也不是絕對衝突,退一步,本身的體驗更重要,倒不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墨九和杜老闆雖然表面上笑眯眯的,但是內心帶著極強的戒心,他們吃的鹽比這些小傢伙吃的米都多,維度世界什麼人沒有,但是王重這麼痛快倒是讓兩人有點汗顏,好歹是聯邦的前輩,而且墨問和王重還是比較認可的對手。

墨九剛想開口,杜老闆臉色忽然一邊,「不好,有領主!」

在維度世界,但凡能被稱之為領主的都是絕對可怕的存在,它們掌控著一方空間,就如同維度世界對它們的恩賜,在所屬的區域,會掌握一定的法則,這讓它們在主場作戰的能力可以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對於它們,人類向來是覬覦中帶著恐懼,因為它們同時代表著災難。

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從前方祭壇的迷霧中傳了出來,彷彿有某種生物正從祭壇的王座中緩緩走下。

噠噠噠噠……

聽起來像是馬蹄聲,走的並不快,但那緩慢的蹄聲卻像是蘊含著某種規則似的沉重感,每踏出一步、每一次『噠噠』聲響,都能讓在場的所有人感覺到彷彿有柄鐵錘狠狠的撞擊了你的心口。

感受到壓力,所有人都在瞬間屏住了呼吸,那馬蹄聲雖然不快,可移動的速度卻是絲毫不慢,剛剛響起時還在遙遠的祭壇頂端,可僅只是短短三四秒,馬蹄聲的主人已經出現在了迷霧的邊緣。

從迷霧中鑽出來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匹豐滿的骷髏馬,接近兩米的高度,是一種漆黑的厚實的無法形容的骨架組成,雖然是骨頭,卻絲毫不給人纖瘦的視覺,它身上披著無比厚重的黑色鎧甲,枯骨的蹄下有濃郁的黑氣瀰漫、形成小小雲朵狀的東西,每走一步都帶著嘩啦呼啦的聲音。

在無頭的世界,這匹與眾不同的骷髏戰馬也是沒有頭,頭部所在的位置是一團漆黑的霧氣。

無頭世界的BOSS竟然是一匹馬?這樣的念頭僅僅只是在大家的腦海中盤亘了半秒。

噌……

一桿黑漆漆的大槍也從迷霧中探了出來,緊跟著就顯現出騎在那骷髏馬上的高大身軀。

那是一個沒有頭的騎士,穿著一件古老的黑鐵戰甲,踏出迷霧顯現真身的瞬間,就像是拉扯了整片空間,那籠罩瀰漫了整個祭壇的迷霧猛然間匯聚起來,被他的身體所吸收,非只是迷霧,還有瀰漫在這片空間中的無窮死氣、乃至天空上那暗紅的血色!

一切能量、一切物質,就像是突然找到了歸屬,盡數彙集於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