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木子的生日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木子的生日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8-10-31 12:30  字數:2755

王重似乎又回歸了平靜的生活,去藍黛兒那邊試試菜,周末的時候去會會老張順便接收一下來自卡奇爾塔的消息,不過去霸族上課的時間倒是又縮減了,不全是因為阿魯迪巴導師那事兒,主要是最近對新戰鬥體系的研究正到了一個關鍵時刻。

當初最順手的是十字輪,王重對十字輪的理解也是最深的,鑄魂期的時候還停留在單純對武器的理解層面,去研究五孔的操作方式和原理是催動十字輪的基礎,而現在,則是擺脫出十字輪這件武器本身的限定,提純其中無限旋轉奧義的精華。

十字輪的奧義說白了就是螺旋,而要想達到無限持續的目的,則需要螺旋結構的內部達到一個極致的穩定,將旋轉中的摩擦阻力阻隔到最低。十字輪是靠精確的武器內部結構來達成這種穩定的,但也正因為機械的極限,讓十字輪的威力只能恆定在兩百格拉索,超出就會溢出,反而破壞本身的完美。

如果是重新打造一柄新的魂器十字輪,以承受更多,看起來似乎可行,但實際上並沒有可操作性。機械的極限並不是自己擅長的方面,何況依靠武器始終還是借用外力,王重想更進了一步,利用純粹的魂力操控來組成新的十字輪斬。

得益於之前修行細胞宇宙學時對魂力的細緻運用,如今王重對魂力的操控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細膩程度,這是完成新十字輪斬的基礎。

一絲絲細膩到極致的魂力從他的雙手中不停的釋放,首尾相連,相互拉扯,就像是一個梭子般不停的旋轉。魂力正在源源不斷的注入,形成了一個螺旋的圓球,王重嘗試著將這圓球壓扁,形成輪盤狀,可強行改變已經穩定的結構很容易就散架散掉。

他在嘗試中繼續改良,加入了一個用以對稱的符文法陣,內部呈順時針旋轉,後續的外部力量則呈逆時針,兩股不同的螺旋之力在逆向的過程中形成一股新的拉扯力。

這次不是壓扁,圓球在這種內外的牽制中從被慢慢的拉扯開,保持其穩定的同時,如同抽絲剝繭般,圓球改變了形狀,就像是一個飛碟……

王重知道,自己距離成功已經很接近了。

對沙拉曼達的黑鐵鎖鏈法像研究也是在同步進行中,雖然涉及的東西更加玄奧,但這是已經完全成熟的體系,只是借用黑鐵鎖鏈的力量體系去研發一個更合適的發揮方式,相對於新十字輪斬來說其實反倒要更簡單一些。

兩項研究都已經到了最後的實踐階段,王重對此是充滿了期待,不過一次照例在老張那裡收取消息,經歷了這次的事兒,王重會定時去那邊接收一下,防止有什麼大事兒,不過沒等到宮益,卻等來了木子。

是木子主動聯繫王重的,事實上,除非是這傢伙主動聯繫,否則別人想找他也找不到,聽他的說法,在一個叫做生死之界的地方,發現了上次在金字塔中石板祭壇式樣的布置,懷疑可能有類似石板的物品,問王重有沒有興趣去看看。

這也是一下就吊起了王重的胃口,神秘的黃金石板給自己帶來的好處是旁人無法想像的,無論是自己的火焰能力還是黑暗能力,都是隨石板而來,王重隱隱覺得那其中說不定蘊含著這片宇宙中真正究極的力量。同時,輪迴酒也是王重現在所急需的,和藍黛兒那邊的合同已經簽了,人家就等著現貨呢,僅僅只有這次從地球上帶回來的十罐根本就不夠前期的運營推廣。

「輪迴酒啊?那是必須在生死邊界才能釀造的東西,嗯,或者說是製造吧。」木子回答得倒是相當乾脆:「正好這次去的就是生死邊界,你想要多的,過來的時候就多帶幾個大罐子,那個很容易,我幫你弄就是了。」

這自信的小口氣聽得王重是真的心花怒放,大罐子?那可都是聖幣啊!

和木子約好了碰頭的時間地點,這次倒是沒去找奧斯卡開團,流浪旅團一幫老團員前幾天才剛接了個任務離開,還沒回來呢,找走私販子又太麻煩,時間也不固定,再加上木子的『幾大罐』有點刺激到王重,這次也是奢侈了一把,直接花500買了個單人拓荒令,饒是王同學財大氣粗也是經不住有點小肉痛。

再度踏足第五維度,心情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了,無論是以前剛知道這片神秘的維度空間,亦或是前幾次出城,對第五維度王重始終都還是抱著一種對未知神秘的敬畏,但來來回回的次數多了,了解得越多,其實也就那麼回事兒而已。

碰頭的地點還是在上次的金字塔,老地方,老坐標,大家都方便,這次倒是沒叫艾俄洛斯,艾俄洛斯忙著閉關,他面對的難題比王重和木子要大多了。

和木子見面,帶上一堆好吃的是必然的事兒。王重出城前還專門去辦事大廳買了一個空間手環,上次和艾俄羅斯、木子他們闖童話秘境的時候,木子可是對王重的儲物手環羨慕不已,雖然他的生死棺也有類似的功能,但似乎用來裝吃的有點膈應,而且這樣的神器用來干一些充當背包之類的雜事兒有點暴殄天物。

在聖地里,簡易的空間水晶和空間手環是主流,使用期限大概也就在一年左右,價格倒是不貴,有持久型的大師作品,那是王重只能仰望的,後面的一串零足以讓王重毫無食慾,但是一個便捷的空間手環還是可以買得起的,加上精緻的花紋很是漂亮,聯邦的審美還是遺傳到了聖地。

上次看到木子盯著自己儲物手環時那羨慕勁兒,王重其實就已經注意到了,這次正好。

對木子那是絕對的捨得,手環的外觀樣式也相當好看,王重還特意挑了一個表面鐫刻了一條精美銀龍作為裝飾的款式,帶在手腕上相當的美觀,這都不算,整體還用一個精美的禮盒裝著,上面綁上了漂亮的絲帶,當然聖地沒有便宜貨,基本上王重的箱底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送我的?」木子也有些奇怪,這麼細緻有點不像王重的風格。

「沒錯,」王重笑呵呵的遞過去:「你還有幾天過生日吧?就當提前給你生日禮物了。」

木子微微一愣,他可不記得有和王重說過自己的生日,事實上,他應該沒有和任何人說過。

「你怎麼知道?」

「這你就別管了,不拆開看看啊?」王重哈哈大笑。

真正的朋友總是能注意到你的一些細節和小事兒,那是對你用心,事實上木子很早的時候就說過自己的生日,只是那天有點凄涼,王重自然不會去提起傷心事兒。

木子有點發愣,雖然只是生日禮物這簡簡單單四個字,卻給了他太多的觸動,讓他忍不住眼眶有點濕潤,這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記得他的生日,也是第一次收到精心準備的生日禮物。

打開禮物,木子第一次露出了暢快的笑容,其實黝黑的皮膚,潔白的牙齒,雖然是個小光頭,但木子真的是個小帥哥。

「這東西的空間符文陣是不穩定的,使用期是一年,再貴的我就買不起了,湊合著用吧。」王重說道。

木子認真的戴上,「謝謝。」

「客氣啥,行了,我們準備一下要出發了。」王重自己是個孤獨的人,所以最了解孤獨的人,在某些日子選擇淡忘,但實際上內心是渴望朋友的。

{三更送到,夥伴們,求十二月份的第一張保底月票,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