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吞併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吞併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1-25 17:25  字數:4429

約定的聚會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好朋友間聯絡一下感情,這是上次任務回來之後夏爾米行使女人的特權,強行制定的規則,用她的話來說,感情這東西還是需要維護的,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散了,日子過著過著也就少了,多珍惜眼前的友誼,能聚一天算一天。

當時說的很是豪邁,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那是因為任務時的岩漿人首領給新人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坦白說,一個B級秘境都能遇到這樣的危險,以後如果真去接觸A級S級呢?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壯大自身以強行改變自然的規則,去追求永生、追求普通人類不敢想像的力量,與天地對抗,無論多強大的修行者都有隨時掛掉的可能,何況是一幫還走在修行起步時的小小英魂。趁著命還在的時候多聚會幾次,也免得某天有人突然離開的時候會留下一些讓大家難以彌補的遺憾。

這六個人在地球時基本都屬於是呆在天南地北,連進入CHF也都只是成為彼此的對手,卻沒想到來到聖城後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走到一起,見識過了聖城的冷酷無情,大家都是格外珍惜彼此之間這份兒來之不易的友誼,最近幾個人相互間的交情都是坐火箭一樣直線上升。

皇后酒吧里也沒別的,各種各樣的酒水肯定不缺,這時候才剛過中午,酒吧剛剛開門不久沒什麼生意,舞池裡也沒有爆炸的音樂,只有一臉沒睡醒還在打著哈欠的酒保,以及幾個人胡吹海吹的聲音。

王重其實也挺享受這樣的氛圍,悠閑的下午,和幾個朋友聚在一起聊聊和修行無關的事兒,這大概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放鬆方式了。

「鬧到最後還是我墊了底,」夏爾米端著酒杯插著腰,一隻腳都已經踩到了桌子上,說這話時的口氣也一點都不像是墊底的樣子,底氣十足:「不過好歹還是趕上了,作為咱們六個人里最後一個達到英魂中階,我覺得你們是不是都應該表示一下,給個紅包什麼的?」

「必須的啊!」奈皮爾相當豪氣:「作為咱們旅團的未來火力手必須重點培養,我建議我們一人至少也得給一千紅包!」

夏爾米一腳就踹了過去,奈皮爾這小子的風格已經被她摸得差不多了,他要說一人給一個聖幣什麼的估計還靠譜,一人給一千?絕逼是說的聯邦信用點。

大家都笑了起來,旁邊格萊則是說道:「說到修行,我倒是建議大家在聖徒考核之前,最好能抵達巔峰。」

「那是王重和你,還有奈皮爾這些高等學徒的事兒吧,肯定個個都盯著你們那二等學徒的身份呢,」夏爾米對此倒是不怎麼著急:「像我們這種又沒什麼等級身份,聖徒考核也就只是當個看客罷了。」

格萊搖了搖頭:「之前和埃爾維斯大導師接觸的時候,我聽他說起過聖徒考核的一些事情,這是聖城今年才出的新考核,內容可能會和之前風傳的有些許不同,反正有備無患。何況越快達到英魂巔峰,才能越快接觸真正的修行世界。不要老想著去沉澱和積累,英魂階段和鑄魂階段終究是有本質差異的。」

「另外,我覺得大家也不要老催團長開團,賺錢對我們新人固然重要,但還是要適可而止,先打好基礎,率先達到英魂巔峰更重要,磨刀不誤砍柴工嘛,實力越強,接到的任務等級越高,相對來說完成任務也會更安全保險,效率更高。」

道理大家都懂,只是沒有格萊理解得那麼透徹,就算王重也是昨天才在藍黛兒那裡得到了深刻的認知,其他人就更別提了。如果在修行和跟團出任務上選擇,估計夏爾米他們是肯定會選擇跟團跑任務的,乃至為此耽誤一定的修行時間也會在所不惜,但那顯然是個錯誤的選擇。

同樣是在錄武堂,聽的是同樣的課,學的是同樣的東西,接觸的也是同樣的人,可格萊就是能比夏爾米和馬里奧體會到更多,選擇到更正確的方向,這大概也是他頻頻被大導師看中的原因之一了。

聚會持續到了傍晚,去路邊的小攤擼了一波烤串,大家也算盡歡而散,看著天色還未黑,王重去了一趟湖邊,反正今天放假,一來去看看老張在不在,趁著酒興可以和他吹吹牛,二來也是去看看有沒有宮益那邊的消息。原本也是約好一個星期和宮益那邊聯繫一次的,只是最近忙著修行給忘記了。

果然,剛到湖邊,老張沒有看到,但聖城的信號屏蔽一消失,天訊倒是叮叮咚咚的響了起來。

翻開一瞧,是宮益發來的兩條消息,第一條已經是很多天前的事兒,另一條則是昨天,消息的字數不是很多,但卻字字讓王重感覺到沉甸。

「王重,我們被盯上了,有幾個圖坦卡蒙的領主想吞併我們卡奇爾塔鎮,我正在盡量平衡,但感覺最後還是要靠武力來解決。木子上次跟你們去秘境後已經消失有一陣子了,你能聯繫上他嗎?我們可能需要他的幫助,僅靠紅姐和雷諾訓練的那些防衛力量以及一點僱傭兵,平時看守鎮上的生意還行,但很難和那幾個領主正面抗衡。」

這是一個多星期前的第一條信息。

一起經歷過生死,王重其實還算是相當了解宮益這個人的,即便是天大的難題擺在他面前,恐怕都很難讓他露出不自信的表情。作為一個合格的賭徒,無論是在人前還是人後,甚至是對著鏡子里的自己時,他們都會做到絕對的鎮定自若,就彷彿好像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然後用最自信的狀態去直面哪怕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