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六十七章 BOSS親和體(

第一百六十七章 BOSS親和體(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1-15 02:14  字數:4528

當然,更重要的是,紅姐調教出來的那些女人,對他們來說,同樣是尤物。

如果沒有紅姐,沙漠裡面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一群妙不可言的女人?

當然能讓他們剋制衝動的是傳說,這背後是有大人物支持的,不然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沙漠奇蹟?

圖坦卡蒙帝國很貧乏,這裡除了沙子,還是沙子,絕大多數人都過著上頓不接下頓的生活,他們要和天斗,和地斗,還要和那些爭奪水源的野獸斗。

但是,圖坦卡蒙的貴族卻很富有,富到流油都不足以形容他們。但是,一直以來,圖坦卡蒙都沒有什麼值得這些貴族去消費的地方,直到幸福綠洲被建立了起來。

這裡不僅僅是有著女人,或者說,來這裡玩女人,就流於下乘了,這裡有著聯邦頂級的套路和物資,畢竟能去聯邦那邊享受的,在偌大的圖坦卡蒙也只有金字塔尖的上不部分,不少領主和貴族並沒有這樣的資格,但他們卻同樣有需求和大把的資源。

紅姐將聯邦高級俱樂部的那一套拿了過來,表演、舞會、品酒、美****神上的愉快之後,再來個妙不可言的女人作為點綴,是最美妙,最對得起貴族這個稱號不過的事情了。

然而,這裡並不是法制相對比較成熟的聯邦,荒野中,一塊百里飄香的大肥肉,必然會為群狼窺伺。

而現在的卡奇爾坦,就是這樣一塊肥肉。

今天來這裡消費的大貴族們有點不一樣,一個個臉上似笑非笑的看著紅姐。

圖坦卡蒙雖然情報落後,但是該知道的消息,總是會遲早知道的,一開始還有點顧及他們是聯邦人,但這幾天聯邦那邊的消息傳過來了,不過是幾個逃犯。那情況就不同了。

「不知道這裡還能撐多久。」

「撐多久也和我們沒有關係,可惜,這次讓卡斯羅特佔了先。」

「也不可惜,這麼快肥肉可不好啃,說不定會兩敗俱傷。」

「那個叫宮益的,今天好像去和卡斯羅特談了。」

「和卡斯羅特談判?他是拿嘴巴去談的吧?」

眾人帶下,在圖坦卡蒙,用嘴巴談判,是件遭人恥笑的事情,嫉妒是有點的,但背後所要承擔的風險才是他們旁觀的原因。

幾個大貴族在二樓遠遠看著招待客人的紅姐,便都笑得意味深遠起來。

剛剛應酬完一個大貴族,紅姐的目光微微一閃,便看到了從外面勿勿回來宮益,她將事情交給手下,迎了過去。

兩個人來到二樓的會議室,才剛坐下,剛剛訓練完新人的雷諾大步的走了進來。

看到雷諾坐了下來,紅姐才開口對負責對外交際的宮益說道:「老公,怎麼樣了?」

宮益臉色有點發青,顯然,他正在怒頭之上,「和卡斯特羅談崩了,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談的意思,給我們十天時間準備,要麼依附他,要麼他來踏平我們。」

雷諾握緊了拳頭,一言不發。

紅姐柳眉皺緊,他們發展得太快,太順利了,卻忘記了一塊肥肉,勢必會引來惡狼。

其實,他們早就有準備,正在努力的招攬訓練自己人,同時,還僱傭了一支強大的僱傭兵,同時釋放出有後台的消息,以期度過最危險的前期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第一匹來犯的惡狼,就是卡斯特羅!

圖坦卡蒙帝國八大領主之一!他有自己的領主軍隊,更是有頂尖的高手坐鎮!

「王重那邊……」

「在聯絡,但是你知道,他那個地方,不是想聯繫就能聯繫上的。」

宮益搖了搖頭,其實,王重能不能來,他覺得都拿卡斯特羅沒有辦法,王重是很優秀沒錯,但是,宮益始終認為,王重強大的地方在於他的潛力,眼下來說,一個英魂初期,哪怕是史上最強的英魂初期,來了恐怕也沒什麼用。

他之所以還聯絡王重,主要是想看看王重能不能從聖地裡面搬搬救兵,不過就怕遠水解不了近渴,來的不是導師那個級別的話,恐怕也很難處理。

最關鍵是,卡斯特羅大領主的手下除了有英魂巔峰的頂尖高手以外,還有大量的軍隊,蟻多咬死象,就算王重從聖地請來了導師級的援軍,恐怕新世界綠洲也被打廢了。

倒是木子在的話,就要好很多,宮益的眼光很毒,看木子露過兩手之後,差不多就分析了出來,木子絕對是英魂巔峰,而且是團戰型的,正好克制他們最忌憚的軍隊。

可惜,木子的命格註定他不會在一個地方呆太久,而且他對聯邦的天訊不是很感冒,雖然有帶,但是除非他想聯絡人,他的天訊基本是處於斷電關機的狀態。

雷諾雙拳用力的放在桌子上面,嘶聲說道:「該怎麼辦?你們就直說吧。」

他擅長的是做事,這種拿主意的腦力活,他只會越聽越氣,氣爆血管都想不出什麼有用的辦法出來。

宮益臉色一橫,「還有十天,我們這邊做兩手準備,我已經派人去找木子了,王重那邊,我會繼續聯絡,萬一都沒辦法,老子是不打算再給人當牛做馬,就看你們怎麼想了。」

「呸!老娘什麼時候慫過,非要把他們的jj全割了喂狗!」

「那還怕什麼,干!」雷諾露出了兇狠的笑容,這世界上無論是誰,想要成功,就不可避免的要戰鬥,不過就是生或者死的答案而已!

「我們快走!!!」奧斯卡大吼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前方的岩漿河流好似受到了某種最劇烈的刺激,整條河流中的岩漿都變得暴躁起來,不停的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