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六十三章 墮落的蝴蝶結(二

第一百六十三章 墮落的蝴蝶結(二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1-12 03:17  字數:4609

只是起身這一個動作的時間裡,青鴉便從一個清瘦乾枯的小女人變成了一名身材火辣,黑白混血的性感女郎,一抬手,一件女侍者的衣服穿在了她的身上。

軟骨功,偽裝術,本就是阿薩辛一族的刺客專長,青鴉是這方面的第一高手,所以在阿薩辛被圍剿的時候才能輕鬆逃脫,只有阿薩辛的繼承人才能掌握她的行蹤,而現在這個人就是艾蜜莉爾。

只是連她都沒想到艾蜜莉爾的力量是這麼的恐怖。

她是真正的天才!不,不,這不足以形容她!她是神,刺客之神!死刑宣告在心中想道,她屈著身子,緩緩的向後退出兩步,再一次沒入了黑暗的陰影當中。

一名女侍者從走廊的拐角走了出來,看到青鴉,立刻加快了腳步走了過來,一邊說道:「凱麗,終於找到你了,紐斯曼夫人正在找你!酒會就要開始了。」

「好的,寧,謝謝。」

青鴉或者說凱麗,嘴角的微笑擴大了一分,這讓她看上去極度有感染力,青春的臉龐,雖然並不美艷,但正是因為如此,這樣的笑容更加讓人感覺自然並且舒服。

短短時間內,紐斯曼夫人便感覺離不開凱麗了,市長府邸的許多事情,都交由她去經辦,從來沒有出過錯誤,這次的酒會,自然也是凱麗一手策劃。

二樓,威廉姆斯市長匆匆的下樓,看到凱麗,他停了一下,和她問道:「凱麗,我現在看上去怎麼樣。」

不知道為什麼,威廉姆斯覺得凱麗的話能給他許多信心,這一次酒會要招待的主客,關係到他未來一生的仕途。

「市長先生,紐斯曼夫人的眼光真棒,您看上去非常的完美。」

「很好,對了,記住了,今天的客人非常重要,一會的酒會,千萬不能發生錯誤。」

威廉姆斯交待完了,便愉快又緊張的下了樓,來到正門前,他的秘書和一群市政廳的官員們已經等在那裡了,他加入了進去,然後看了看時間,他提前了半個小時出來,這很重要,也很值得。

半個小時之後,一列車隊開了進來,打頭的是三輛武裝警車,後面尾隨著的是清一色的黑色豪車,每一輛看上去都一模一樣,這讓車隊有著嚴肅又不失高貴的風範。

「來了。」

威廉姆斯帶著天京市的大小官員們飛快的朝著大路上面迎了上去,他府邸中的僕人侍從們也進入了紅色狀態,所有人都像是齒輪一樣高速又精確的運轉著,自然,身份低微的他們是沒有資格去門口迎接貴人的,只能在預定的崗位上面等待著召喚。

青鴉跟在紐斯曼市長夫人的身後,與那些官員們的家人們侯在大門口。

片刻,就看到那些官員們簇擁著一名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青鴉臉上的微笑更深了,市長招待的貴客不是別人,正是趙重新,明面上一手屠滅了阿薩辛一族的兇手。

趙重新停下了腳步,他的視線掃過了每一個人,包括艾蜜莉爾裝扮的凱麗,每個人的臉龐,身高,體型,都與他腦海中的一份資料對號入座。

確定了之後,他才露出一點笑容,沖著所有人點了點頭,就在市長的邀請下,走了進去。

官員們的家人們的主要目標顯然不是趙重新,而是他帶來的那些趙家子弟們,尤其是家裡有女兒的夫人們,只等趙重新進去之後,就拉著女兒開始認識那些掌握天京未來的趙家子弟,卡波菲爾在天京的爭奪中最終還是敗下陣來,他們以為可以撿個便宜,然而還是以實力說話,卡波菲爾還是十大家族中最弱的,而趙家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可不會把這塊肥肉吐出去。

宴會上觥籌交錯,賓主皆歡,此時趙重新的四周戒備森嚴,城堡附近都已經換成了他的人布防,最近阿薩辛餘孽活動很頻繁,趙重新還是非常惜命的,有三個英魂期巔峰里里外外保護,除非對方找到天魂期高手出手,而實際上,任何一個天魂期高手都不會幫助一個隕落的阿薩辛。

青鴉始終是一個盡職盡責的侍女,盡職盡責的下著迷藥,普通迷藥或者精神系的東西都是不行的,在場都是高手,趙家在這方面玩的更深更狠,但是她的能力不同。

法像本身並沒有什麼殺傷力,相反有很好的安神作用,可提供治療和麻醉,簡單說,她的正職曾經是一名有前途的治療師,但是最終墮入黑暗,一去不回頭。

酒精和法像不知不覺的作用下,很快這些人都半朦朧的狀態,簡單說,意識有些迷糊放鬆。

就在此時,整個別墅突然消失了,這幫人忽然出現在一個周圍血淋淋的大廳,而在他們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血池。

一個白骨做成的王座上,一個蜷縮著白皙小腿的蘿莉,趙重新幾乎立刻就認出了這個小丫頭,阿薩辛的頭號通緝犯艾蜜莉爾,最近一些列刺殺的罪魁禍首。

趙重新嘴角露出冷笑,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慌亂,「上,殺了她!」

然而並沒有人響應,王座上的艾蜜莉爾嘴角露出了一絲冷庫的笑容,在人群中,青鴉沉默的站著。

這就是偉大的黑暗女王的力量——墮落的蝴蝶結,在一定範圍內,只要目標沉睡,或者意識防禦降低,就會被直接突入「蝴蝶結」的夢中世界,或者說靈魂世界。

在這裡,艾蜜莉爾掌握著一切。

血池中,一個扎著粉紅色蝴蝶結的骷髏走了出來,手裡拎著一把巨大的鐮刀。

伴隨著慘叫,收割開始了,血池的顏色也變得格外的鮮艷。

在這裡面,時間和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