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五十二章 掌握生死的小光頭

第一百五十二章 掌握生死的小光頭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1-01 09:57  字數:2488

這不就是早上才剛剛分開的、被團長順便帶出來的聖城新人嗎?不會只是長得像吧!

「是我啊,你們怎麼會來這裡?」王重笑了笑,似乎在說這裡很危險,你們不應該來。

所有人都傻眼了,是王重,真的是王重!

那個在聖城中被無數人開了絕對嘲諷模式,認定只是個廢物、甚至倒貼都不願帶他出城來的新人,他怎麼出現在這裡?

劫後餘生緊跟著就是莫名的尷尬,大哥,似乎你才是哪個不應該來這裡的吧?

大家還有點沒反應過來,感覺看到的不太真實,不敢置信,都沒人意識到應該回應一下王重打的招呼,一片呆若木雞狀。

王重笑著攤了攤手,對旁邊的艾俄洛斯和木子說道:「是我在聖地的朋友,怎麼說呢,聖地的機制有點麻煩,這次能出來多虧了他們幫忙。」

艾俄洛斯笑了笑,對這些聯邦人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坦白說,他並不喜歡聯邦人,甚至可以說在某些程度上有點討厭,這也是除了圖坦卡蒙之外,其他所有帝國人的常態,聯邦在第五維度太霸道了,佔有的太多,常常針對帝國人,當然奉行弱肉強食的艾俄洛斯並不在意,他只是看在王重的面子上。

木子則是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你們好。」

「你、你好……」封總算從震驚中回過了神,但很快就感覺到更燒腦的震驚,作為一個英魂期巔峰的高手,尤其是在聖地混跡很多年的聖徒,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個金髮戰士渾身散發著的如同太陽一樣的旺盛生命力和魂力,這是天魂期的恐怖存在。

而另外一個背著奇怪棺材的光頭黑人,似乎在在哪裡聽說過,但一時想不起來了。

眾所周知,由於聯邦在第五維度的各種政策,在維度基站吃了很多虧,帝國的頂尖高手對聯邦人並沒有好感,能讓帝國人認可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實力!

只是一個英魂初階的王重,聖城新人,有什麼樣的實力配得上讓這樣的兩個帝國高手和他成為朋友?

和這一大幫獃滯的傢伙站在一起顯得有點蠢……

艾俄洛斯顯然不願意浪費時間,他需要好好體悟一下剛才的戰鬥,秘境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那我就先走了。」艾俄洛斯笑著說道:「下次說不定還要麻煩你們兩個幫忙。」

旁邊又是一大片咽唾沫的聲音,寂靜得鴉雀無聲,就連最大嘴巴的蘭斯都說不出話來,本以為是一拖二來歷練的,結果……

和天魂高手當朋友也就算了,沒準兒是人家看對眼兒了或者是以前的交情呢?可是,一個天魂高手闖秘境,竟然也要找王重幫忙?這特么真是……什麼情況?!

直到艾俄洛斯離開,四周那種讓流浪旅團壓抑的感覺才稍稍好了一點,剛才其實倒也並不純粹是吃驚,只是面對一個不太熟悉的天魂高手,即便對方什麼都不做,任誰都會感覺到有壓力的。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再看向王重的眼神已經和之前完全不同,如果這一刻還有誰把王重當個普通新人,那就真是傻逼到家了。

而且回想一下剛才樹妖的突然靜止、以及隨後的驟然變弱,很像是那種秘境的核心被竊取後的變化,難道是王重和他這兩個朋友幹掉了這座秘境的大BOSS?讓大家當時緩過了一口氣才支撐到現在,這等於是救了整個流浪旅團兩次。

真是做夢都沒想到,最後救了大家的,竟然是這個新人……

「只是團長他……」偶數的眼圈一紅。

太可惜,如果當時奧斯卡能再堅持上一兩分鐘,不去動用『特里森的災禍馬甲』,那他就能和大家一樣獲救了。

有時候,人的命運真的很難說。

倒在地上的奧斯卡看起來已經不行了,魂海被嚴重透支,通常意義上魂海的透支其實是可以通過休息和調養來回復的,比如小眼睛,即便現在昏迷不醒,可只要帶她回聖城休息上兩三個周就能恢復過來。但奧斯卡的情況不太一樣,特里森的災禍馬甲遠遠超出了他的使用層級,即便只是一瞬間的汲取也已經超越了極限的極限,非只是魂海被抽空,甚至還被汲取到了最本源的生命之力。這樣的傷勢是很難救治的,除非可以花費巨大的代價請擅長靈魂治療的頂尖天魂高手出手,可那樣的代價太大,流浪旅團根本負擔不起,何況以奧斯卡現在的情況,等背他回到聖城早都已經沒命了。

雖然重生的喜悅是有那麼一瞬間讓大家激動,可是想到奧斯卡,所有人又都沉默下來。大家的眼圈都已經紅了,失去戰友的痛苦他們已經經歷過了一次,現在輪到團長了。

這或許就是維度旅團的命運,選擇了踏足危險,就要做好隨時丟命的準備。

封擺了擺手,正要說點什麼。

「我來看看。」那個看起來很親和的光頭走上前。

旅團的人立刻擋在前面,雖然王重救了他們,可是這個背著棺材,渾身都散發著詭異氣息的人他們卻信不過,誰知道他想幹什麼。

「讓木子看看吧,他在這方面很厲害,尤其是在靈魂透支方面。」王重說道,這點他可是非常有信心,畢竟紅姐的情況要比奧斯卡嚴重多了。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還是讓開,木子倒不在意,不相信他的人太多了,只是略一查探:「問題不大。」

奧斯卡的情況和紅姐幾乎一模一樣,甚至還要稍微輕一些,魂海過度的透支導致生命力的喪失,但他並沒有紅姐那麼嚴重的外傷,也沒有拖延救治的時間,甚至連魂海都還沒有崩潰。

嚴格說起來木子並不是一個醫者,他的能力不過只是阻止死亡的降臨而已。

他拍了拍身後的棺材,棺材蓋微微開啟了一絲縫隙,一道幽藍色的光芒從棺材中溢了出來,被木子牽引,拉扯著奧斯卡的靈魂,流浪旅團的人眼光並不差,這種直接控制靈魂的魂器聞所未聞,而且可以操控到這種地步,簡直是……寶器。

靈魂是人類最強的根源,也是最脆弱的地方,即便是聖地中,敢針對靈魂做動作的人也是一隻手可以數的過來,想要請他們出手,那代價恐怕是賣了流浪旅團都不夠,而且也不一定能做到像木子這樣輕鬆。

一股股黑色的氣息從奧斯卡的身上被汲取了出來,透過那絲藍芒,歸於棺材中,木子也換換鬆了口氣。

(第二更送到,求月票,謝謝!

扒、書』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