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讓我來!(二合一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讓我來!(二合一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0-23 17:03  字數:4605

「看你的了。」艾俄洛斯顯然沒有出手的打算,笑呵呵的看著木子。

「火腿腸。」

辛巴感覺到胯下的火腿腸正在迅速的變大,第一反應就是菊花一緊,忙不迭的跳下來,它可不敢跟著火腿腸衝進去,只能急得跳腳:「禿子你太殘忍了!不要啊,這麼危險的地方怎麼能讓我的坐騎上呢!狗腿快停下來!」

「沒事兒的。」木子露出潔白的牙齒,對禿子這個稱呼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怨念,沒和辛巴計較。

吼!

木子的話音剛落,一聲恐怖的巨吼,只見小短腿的火腿腸身上魂力爆棚,體型再次出現巨大的變化。

只見它膨脹到足足四米高、六米長,長出了強健粗壯的四肢,犬身、火眼,通體黑亮,有點像是地獄犬,但卻又明顯不是,那種身體的黑亮程度並非黑暗火焰,而是透著一種純粹的死氣,彷彿來自地獄的使者。

這讓王重想起了神話中的一種恐怖存在,地獄守門者,掌握死亡門戶,簡單說,地獄犬之類的在血脈上說,都是重孫子輩的,而火腿腸所洋溢的死亡之力有點讓人絕望,這……恐怕也到達了天魂級別的魂力,至少七階的存在。

難怪能一口吞掉他們做空間移動,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維度生物,……這也能當狗騎?

咕隆隆!

火腿腸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漆黑的火焰在它眼眶中熊熊燃燒,大嘴一合,能直接看到一股恐怖的能量在它小腹處聚集,瞬間將小腹鼓脹了一圈,無數黑色的氣流在它身周擴散開,站在旁邊的辛巴直接被那股氣流瞬間掀翻出去十幾轉,轉得它頭暈腦脹,一屁股坐倒地上。

火腿腸蓄勢極快,幾乎是眨眼間完成,黑色的幽暗猛然從小腹上涌,再從它嘴中噴涌而出。

那壓根就已經不是地獄火或者說火焰了,看不出火焰的形狀,直接形成一道恐怖的、足有三四人合抱的巨大黑色能量柱體,往前方森林蔓藤和樹妖最密集的地方沖射出去。

轟!

死靈幽恫破~~~~~~~~~~~~~~~

就像一發能量炮彈,連火腿腸那四米高、六米長的健壯身軀竟都抑制不住能量柱脫體後的那種後坐力,將它龐大的身軀沖得連連倒退,將堅硬地面踩出無數犬爪印記。

而在正前方,那一擊簡直感覺是要毀天滅地,黑色的光柱可無抵擋,所有碰觸到黑色能量柱體的蔓藤、巨樹都是迅速枯萎,而且這種枯萎像是能傳染一樣,不但吞噬著生的力量,讓樹妖也紛紛後退,這是超越死亡的恐懼,整座森林在剎那間被一分為二,所有的蔓藤、樹榦都拚命的往兩邊收縮,生怕沾染上那些黑色死氣一分一毫。

王重也算是見識過黑暗力量的人,甚至本身也曾掌握過所謂的『神化地獄火』,但和火腿腸這威力比起來,簡直沒的比,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層級。

辛巴則是嘴巴早都已經可以塞進一個鴨蛋,再看向火腿腸時,那呆萌的傻樣已經被各種高大上所取締。

見過狠的,沒見過這麼狠的!那麼恐怖的森林,這樣就擺平了?

「木子最擅長的就是群毆。」艾俄洛斯笑著說道:「有他在,幹什麼都省事兒不少。」

「快走吧,一會兒森林又恢復了。」木子拍了拍火腿腸的腦袋,那邊已經恢復了呆萌蠢笨的造型,蹦著它的小短腿兒、撅著屁股一臉享受的樣子。

「咕……」辛巴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再翻身騎到火腿腸脖子上時,感覺還有點雲里霧裡,這坐騎也忒牛逼了。

儘管已經被直接貫穿了一條大道,但通過森林時還能感受到這片森林的深深惡意,無數強大的氣息潛伏在森林的深處,想要衝出來阻攔他們,但那些殘留的、未燃盡的黑色死氣仍舊還遍布在四周,就彷彿是一條警戒線,讓那些感覺中有著強大戰力的存在不敢越雷池半步。

一路無驚無險,輕輕鬆鬆的走了出來,當踏出森林邊緣地帶時,有種穿透屏障的感覺,彷彿跨入了另一片空間,眼前豁然變化。

這是一片綠草叢叢的小山坡,腳下有艷麗的野花,頭頂有著明亮的太陽,一座小木屋聳立在山坡的盡頭,而在山坡旁還有一條潺潺的小溪,溪水流淌。

這本該是一個讓人感覺舒適放鬆的童話般的仙境,可讓人感覺到的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

滿山的綠草似乎過於茂密了,齊膝高,還帶著那種細微的、鋸齒般的倒刺,鉤掛著皮膚,輕易就能給你划出一道道淺淺的紅痕。

隱藏在這些雜草中的野花也已經枯萎,散發著一種怪異的惡臭;頭頂的太陽則顯得懶洋洋的沒有精神,甚至透著一點點詭異的藍光,配合上那古怪的、緩慢的溪流聲,帶著一點暈厥或是迷幻的效果,就像是夏日的午間,讓人昏昏欲睡。

艾俄洛斯和木子已經是第二次來,早有準備,一股魂力蕩漾在身周,將那昏昏欲睡感消除,王重則是沒什麼反應,能讓艾俄洛斯都推崇備至的靈魂體,抵禦這麼一點點精神迷惑還是不在話下。

「這可不像是什麼童話的仙境。」辛巴又神氣活現起來,剛才有點被火腿腸打擊到,但到了這裡似乎找到了存在感,火腿腸在這種精神意志方面顯然沒有它強,已經有點睡眼朦朧,辛巴正在得意的拍著它的臉,幫它提神。

「故事總是以訛傳訛,不管是這裡的存在鑄就了人類的故事,還是人類的故事投影了這個世界,兩者總會是有些不同的。」艾俄洛斯指著那小山坡最頂上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