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四十章 哇嗚吃掉(二合一)

第一百四十章 哇嗚吃掉(二合一)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0-21 15:12  字數:4480

一啪,隨著坐標的導入,一道白光衝出,將王重整個人包裹進去,王重只覺得全身彷彿碎裂了一般,他的身體在時空的力量的擠壓之下,就像是被拉長了的麵條一樣扭曲開來,大腦接收著身體各處傳來的恐怖劇痛,彷彿他正遭受著世界上最慘痛的酷刑,幸運的是,下一秒,時空的力量一涌而上,破開了一道空間裂隙,便帶著王重消失不見。

經歷了短暫的不適之後,很快,王重在傳送當中穩定下來,至少,比上一次從維度世界回到地球的維度傳送要容易得多。

相應的,通道的距離也長了很多。

在這樣的時空隧道中穿行,王重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奇特,兩團奇異的光扭曲著交纏碰撞,形成了通道的空間壁壘,最奇異的是,在這個空間隧道當中,王重可以感覺到一個又一個奇異的坐標,這些坐標散發著各自的特質氣息,其中,最為顯眼的坐標,就是聖城,在時空隧道當中散發著強烈的神聖和清晰。

這是拓荒令最強大,也是最重要的功能之一,通過它,無論在維度世界的哪個位置,都可以通過拓荒令返回聖地。而其它坐標,都是記錄在拓荒令上的公共安全坐標,代表著聖地在維度世界的成就,相當於聖地在維度世界的勢力地圖,當然,這裡的安全,是有限度的相對安全,與此同時,拓荒令還有潛在的坐標記錄功能。

也就是說,但凡使用拓荒令的聖徒等於在為聖地「開地圖」,當然這是潛在地圖,只要是人類踏足的地方就不能算是完全陌生。

這裡面的技術,王重也是一臉茫然,來聖地也有點時間,這不是什麼秘密,聖地里的東西很多都是現成的,其實人類頂多就是直接利用罷了,就連當年的至聖導師也研究過,可是一無所獲,只能說,神給了人災難的同時,又給了人類諾亞方舟。

這時,在拓荒令中,僅次於聖地坐標的清晰的是王重靈魂所鎖定的金字塔坐標,坐標與王重之間,形成了一道傳送迴廊,不斷的拉近兩者之間的距離。

最後的過程,伴隨著一次扭曲的震動,王重在時空通道中的速度瞬間達到了一個極致,下一刻,他整個人與金字塔的坐標完成了重合,瞬間,拓荒令散發出最後的傳送指令,一道空間出口從坐標之上撕裂開來,王重把握時機的朝著空間豁口猛地縱身一躍。

王重眼前一陣光亮,已經站在了地面之上,身體仍然慣性的向前,就看到一道陰影一閃而出,伴隨著一股血腥氣息朝他撲了上來。

一隻巨大的「火腿腸」,火腿腸巨大的舌頭在王重臉上舔啊舔的。

王重也是哭笑不得,「火腿腸你該刷牙了。」

火腿腸的體型不斷縮小,一條兇巴巴的小狗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嘿嘿的吐著舌頭,沖著王重討好的搖著尾巴。

王重看了看四周,金字塔雖然不見了,但是四周熟悉的環境並沒有多大的變化,維度秘境有著很鮮明的屬性,支持它們存在的是某種維度力量或者維度秘寶,一旦被人類奪取,要麼會消失,要麼會失去曾經的力量,艾俄洛斯的體驗也就是沖著維度力量去的,只是這種能力需要天魂期才可以,木子或許能感覺到,他……只有看看的份兒。

王重笑了笑,拿出了一塊火腿肉,給小狗餵了過去,「是木子讓你在這等我的?」這條凶狗,正是木子的維度獸寵物火腿腸。

「王重,放我出來!我的,是我的!」

感應到了火腿腸的存在,辛巴哪還能淡定的呆在王重體內?在王重腦海深處大吵起來,王重的腦仁都疼,知道出了聖地很難關住他了。

王重靈魂一釋,辛巴立刻就跳了出來,一把騎在了火腿腸的頭上,「哇哈哈,好久不見,我的一號座騎!」

火腿腸晃了晃腦袋,沒把辛巴從頭上搖下來,想了想,也不知道是認命了,還是因為任務。

就在這時火腿腸的身體散發著淡淡的幽光,神態有些不一樣,艾俄洛斯的聲音從火腿腸的肚子裡面響了起來:「王重,我們趕不過去了,讓火腿腸帶你過來吧,不過方式有點特別。」

聲音中帶著一點調侃,然後就沒動靜了,火腿腸呆萌呆萌的看著王重,頭頂上的辛巴不停的墊著屁股,憋太久了有種發狂的衝動。

「火腿腸,怎麼去?」

火腿腸一聲嚎叫,身體變得越來越大,尤其是腦袋,很快身形就像小山一樣,辛巴像是滑滑梯一樣溜了下來。

「靠,我的坐騎就是不一樣,王重,我們騎著它過去嗎?」

望著張開大口的火腿腸,王重搖搖頭,看來是不太一樣,下一刻王重抓住了辛巴,然後火腿腸的大口直接吞了下去。

哇嗚!

吞掉王重和辛巴的超級火腿腸身形漸漸消散……

艾俄洛斯和木子正在秘境的門口等待著,看得出兩人都在休息,以兩人的強度面對這樣的秘境依然有些捉襟見肘。

木子有點木訥的眼神微微一亮,「來了。」

棺材打開,火腿腸跑了出來,聞風便漲,把王重和辛巴吐了出來。

一落地辛巴立刻彈了起來,「火腿腸,你竟然敢吃偉大的辛巴,我要把你炖了!」

火腿腸的大舌頭又舔了過去,但是辛巴顯然有顆少女心,沒那麼好哄。

「好久不見。」艾俄洛斯笑了笑,伸出手,和王重用力的抱了一抱,又重重的拍了王重肩膀兩下,「看來我們三兄弟又要征戰一次了。」

「很期待,我和木子可是剛分開沒多久!」王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