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三十六章 意外出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意外出手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0-20 03:55  字數:3452

兩位團長眼看要懟起來,反倒已經沒有王重什麼事兒,旅社的工作人員連忙勸道:「兩位團長,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別因為這麼一個貨色傷了和氣嘛。」

「這垃圾還真是個災星,走哪哪惹事兒。」有人搖頭。

大廳里鬧哄哄的,兩個旅團要是真幹起來,那相互的損失都肯定不小,也就是話趕話,其實兩個旅團長也不想,順坡下驢,都怒視向王重:「一邊去,真以為自己還是什麼MVP,這裡是聖地,沒人理你,是怕你死了,二等觀察名額丟了,滾滾滾!」

「現在聯邦來的新人一茬不如一茬,真不知道十大家族怎麼統治的,還不如讓我來。」

這時一聲冷哼傳來,「維克圖,好好說話,聯邦什麼情況還輪不到你來操心。」

說話的人長的跟鬼浩幾分相像,只是年長不少,新聖戰旅團的副團長,鬼信,鬼家的嫡系,所在旅團穩定在五十名左右,算是專門為十大家族子弟帶新人的旅團,像鬼浩這種情商有問題的畢竟是少數。

鬼信冷冷的看著王重:「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愚蠢,實力不濟不是問題,但連反抗都沒有,讓很多人跟著你一起丟臉,我要是你,早找個地兒把自己埋了!」

王重摸摸下巴,也是有點哭笑不得,自己就是問問而已,怎麼就招惹了這麼多人看他不順眼,說實在的,他經歷的太多了,又或是接觸的是艾俄洛斯和木子這樣的存在,對這種小兒科的鬥嘴並不是很在意,相比火氣,可能更多的是有點尷尬。

鬼信的後面有好幾個熟人,奈皮爾·墨、墨靈、鬼心影等人,顯然作為這屆新人中的比較優秀者,已經被視為新聖戰旅團重點培養的未來骨幹,鬼信今天也是特意帶他們過來接任務,加深對第五維度的認識,對於新人來說,有一份眼光,對未來的修行選擇和判斷上至關重要,最可怕的就是在打基礎的階段一步錯步步錯。

鬼心影的面紗已經取掉,在聖城始終帶著個面紗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她似乎想要說點什麼,旁邊的奈皮爾等人也都皺起眉頭,可被旁邊的一個年輕男子阻止了,那年輕男子淡淡的說道:「心影,奈皮爾,別管閑事兒,和你們無關,這樣的人活著不如死了。」

只聽鬼信繼續說道:「頂著CHF第一人的名頭,你現在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在給地球、給CHF丟人!聯邦一直是聖城的主要生源,可最近聖地要開始擴大帝國那邊的生源,知道為什麼嗎?就因為你這垃圾,導致現在聖城上層都看不起我們CHF的質量!」

直接受到影響的就是十大家族,畢竟他們控制著CHF,有著直接進入聖地的鑰匙,這可比其他方式穩定太多太多,如果要改革,那直接動的就是十大家族的蛋糕。

所有人都在看著王重,眼中帶笑,這種時候,自己似乎應該回應一點什麼了,王重略一沉吟,這有點躺槍,但用屁股想,這事兒要是真的,也是聖地高層的事兒,自己算什麼,若說質量,斯嘉麗足可以代表。

還沒等他開口,旁邊奈皮爾·墨已經實在按捺不住,站了出來,笑嘻嘻的說道:「鬼信師兄,王重是我們這一屆的最強者,也是最有天賦的人,我相信他的低迷只是暫時的,怎麼說都是自己人,我們應該能幫就幫一把。」

鬼信的臉頓時就沉了下來,誰也沒想到這個時候嘻嘻哈哈的奈皮爾竟然是站出來的人。

大廳里也是霎時間安靜下來,原本只是看個笑話,可沒想到居然看到了以下犯上,這可越來越有意思了。

「我讓你說話了嗎?」鬼信冷冷的看著奈皮爾·墨。

「您也沒不許我說話啊。」

「那你現在給我閉嘴!」

奈皮爾的笑容依舊,表情坦然:「師兄,你讓我閉嘴的話我就不能說話了,可是人長著嘴巴就是用來說話的,王重是除了墨問師兄之外我最佩服的人,人都有低谷,而且貶低他並不能抬高自己。」

王重有點意外,他沒想到第一個站出來為他說話的竟然是奈皮爾·墨,而整天嘻嘻哈哈的奈皮爾,竟然還能說出這麼一番大道理。

四周安安靜靜的,這話要只是一個普通新人說的,可能瞬間就成為傻逼二號了,但這是奈皮爾·墨,這屆新人中被一位大導師欽點為二等學徒的存在,說實話,新人在聖徒眼裡都是菜鳥,但如果有大導師插足其中,哪怕只是對某個新人拋了個媚眼兒,那身份地位也瞬間就會不一樣了。

新聖戰旅團這次收編了新人中的大多數中堅力量,其中就是以奈皮爾·墨為首,也最受旅團長看重。

如果是私下裡,被奈皮爾這樣頂撞,鬼信可能哈哈一笑就算了,但這大庭廣眾的,臉上可著實掛不住,聲音越發的冰冷:「我最後再說一次,滾開!」

奈皮爾站在他身前,巍然不動,其實越是嘻嘻哈哈的人,認真就比別人更較真,王重和墨問是奈皮爾的偶像,也是他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不管別人怎麼看,他不會沒有耐心的一下子全盤否定,以王重的意志和天賦,哪怕是英魂差點,就一定沒有機會了嗎?

奈皮爾真不信,甚至他不太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針對他,難道英魂鑄就的不好就是王重的錯?

如果今天就這麼放任不管,他的心理一定會出現瑕疵,捍衛自己的想法,同樣是自信。

「有沒有旅團可以帶王重出去,我可以為他做擔保!」奈皮爾說道,這在聖地絕對是相當嚴重的事兒了,很顯然奈皮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