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木子召喚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木子召喚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0-16 09:25  字數:2442

大半個月的時間就這麼在充實中度過了,王重忙的簡直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身體的修鍊雖然沒有開始,但各種各樣的知識卻在全面豐富著他的認知。

這是進入霸族之後的第四個周末,今天是誕聖節,不同於地球上的聖誕,這是偉大的阿達利亞至聖導師的誕辰,似乎是感受到那種滿城歡慶的氛圍,天氣也是格外的晴朗,圖書館裡基本已經沒人了,外面的城市也時不時的響起一聲聲禮炮以及盪及全城的音樂,格外的熱鬧。

想著這段時間都一直窩在圖書館裡宅著,王重也是伸了個懶腰,偶爾還是要勞逸結合,休閑放鬆一下,趁著這熱鬧的氛圍出去轉轉似乎也不錯。

大街上到處都充斥著正在歡慶的人們,誕聖節在聖地絕對是每年最盛大的節日,作為聖城的引領者、先驅者,也是聖城唯一的至聖導師,阿達歷亞的身份尊貴得無與倫比,主城區那邊還有盛大的遊行節目,聽說有一位聖導師會出席,那可是如今聖城中絕對巔峰的存在,除了誕聖節這樣的特殊節日之外,普通人想瞻仰聖導師的風采基本也是不可能的事兒了。

那邊格萊和蘿拉等人倒是早早的就佔了地方,給王重發消息讓他過去大家聚聚,王重本來也是挺有興趣瞻仰一下聖導師風采的,可街上的人流實在是太洶湧太多了,自己出門太遲根本擠不過去,最後只能無奈放棄。

給蘿拉那邊說了一聲,自己在街上閑逛,想起上次在神秘幻境空間中和那個老人家的約定。

「要不過去看看?正好今天是周末呢,沒準兒還能嘗到一口海納米,吁……」本來是美味,可想到吃的,王重有點想吐,最近藍黛兒的菜有點越來越難吃的趨勢,不是味道方面,是毒性方面,上次正好也是一條海納米,讓他拉了三天的肚子,上吐下瀉的,搞得自己現在是看到魚就想吐,也就自己身體能抗,王重現在已經開始覺得這二十聖幣不見得就真的好賺了。

「就看看,聊聊天,不吃總行吧。」

抱著這樣的態度,王重還是帶上了最後一罐輪迴酒,那位老人家給他的感覺很平和也很風趣,相處的時候十分輕鬆自然,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在聖地呆下來,看到更多的都是各種現實和利益的交換,大多都充滿了功利性,所有人每天都像繃緊的發條一樣卯足勁兒拚命的想往前沖。能在有著緊張氛圍的聖城裡結交到這麼一個輕鬆歡快、毫無利益往來的忘年之交,王重覺得很慶幸。

順著A38區這邊的街道往前走,很快就找到上次穿行的那片神秘壁障,進去一瞧,湖泊還是那片湖泊,只是老人並沒有在這裡。或許是因為誕聖節的關係,老人也是要過節日的。

不過來都來了,湖泊旁的清風吹拂,四周清新的空氣和適宜的溫度,還有這裡那徹底的寧靜,外面正喧囂著的城市和這裡彷彿完全隔絕,那道神奇的屏障不僅僅只是一種幻境的阻隔,更能阻隔聲音的傳遞,讓人無端端就生起一種清閑舒適的感覺,王重在湖邊找了塊大石坐下,感受著這湖邊的微風,也是難得的悠閑時光。

忽然天訊響了起來,在聖城,天訊的作用幾乎不大了,主要是各種聯絡上的限制和屏蔽,基本上,只有特別親密的朋友之間,又或是旅團作戰的時候才會使用,進入聖城,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更願意麵對面。

一些雜亂的信號殘片,也像是突然之間傳來,關鍵是這一串串的符號很奇怪,像是某種編碼,在不斷的嘗試。

看情況,這個信息應該是五六次的間隔,間隔時間在兩三天不等。

「你是誰?」王重下意識的回復,沒等多久,對面竟然立刻回復了。

又是一串亂碼。

可是冥冥中王重覺得有點熟悉,「我是王重,你是?」

過了一會兒,亂碼變成了清晰的文字,「我是老宮,總算聯繫上了!」

「老公」是綽號,這是宮益被迫接受的奇葩稱呼,但是紅姐和她的姐妹們都叫的樂此不疲,王重也是無語,這傢伙也是神了,真的是無孔不入,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機會。

「木子找你!」

王重認真起來,兩人的聯繫有點斷續,但基本事情能清楚,是艾俄洛斯那邊有事兒,需要木子和王重的幫忙,尤其是王重的精神力。

這件事兒當然是義不容辭,王重毫不猶豫的答應,而且王重也弄明白一件事兒,似乎在這個地方,天訊的信號干擾沒有那麼強烈。

雖然木子還沒個確切的時間和坐標,但是身在聖城的他,第一時間事兒就是迫切的需要拓荒令了,500大洋,看樣子他的實驗機會還要押後。

對於宮益能找到他也是有點佩服的,有人的地方就一定可以聯繫,聖地也是如此,儘管能感覺聖地對於科技的東西還是有點不太喜歡,但宮益的情報網總能找到辦法,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至於信號,看來這塊地方是被聖地忽略了。

本來還想多聊幾句,問問宮益他們的情況,可是用這斷斷續續的單音節信號聊天實在是有夠痛苦的,兩個人只是嘗試了兩三句就已經沒有耐心再聊下去了。把自己所處空間的特殊性稍稍講了一下,和宮益約定了每個周末都會到這邊來接收他的信號,王重掛斷天訊。

在這裡竟然能聯繫上地球上的老朋友,王重也是開心,和艾俄洛斯、木子去冒險什麼的,光是想想都覺得有趣,站到如今的高度,王重已經能隱隱窺視到木子的境界,那是真正的高山仰止,和曾經自己想像中只是比自己『強一點』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至於艾俄洛斯,王重現在回憶起來反而覺得越發的看不懂了,內心深處隱隱覺得那傢伙甚至有可能已經到了天魂期。

只是,連木子和艾俄洛斯都會感覺頭疼的秘境,那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王重有點期待。

「咦?」

王重正想著事兒呢,那邊老張提著個魚簍優哉游哉的過來,一看王重居然在這裡,也是相當意外:「誕聖節呢,你小子沒帶上女朋友去遊街?」

本來過來就是想找老張清閑清閑,之前還以為他今天不會過來,結果是晚點,王重哈哈大笑,和老張聊天最大的感覺就是沒有壓力,想說什麼說什麼:「單身狗,並沒有女朋友這種存在。」

:。:

扒、書』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