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一百一十八章 哥們從不怕麻煩!

第一百一十八章 哥們從不怕麻煩!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10-04 18:28  字數:2381

摩爾登笑呵呵的端著酒杯站在一邊,並沒有阻止,在沙漠那段時間就能感覺王重的心高氣傲,這樣的傢伙放到聖地來不吃虧是不可能的,這是大多數新人都要走的一步,讓奧山堂本提前教他些小規矩也算是為他好了,反正有自己在旁邊,不至於玩得太過分就是。

其他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就更多:「小王師弟,難得堂本師兄這麼看得起你,把法像亮一亮,讓他給你點指點!」

「機會難得啊小子。」

除了摩爾登等少數人笑而不語,四周起鬨的不少,未必有太多惡意,但不太喜歡王重是肯定的,CHF第一,和聖地本身就有一定的衝突,到底誰才是強者的代言這是個悖論,歷屆CHF的佼佼者基本都會前往聖地,但前途就不一定那麼好了,不過也確實有出眾者,在場的都是成名的,也是在聖地多年打拚出來的,對於一個新人一上來就這麼裝逼自然會帶著點不爽,既然奧山堂本要教育新人,他們自然樂意助攻。

斯嘉麗等人的臉色都有點難看,這些人的話可不能接,來聖地的時間已經不短了,這邊老聖徒欺負新人的事兒很常見,奧山堂本明顯是因為斯嘉麗才沖王重來的,不會真是隨便問問就算,這要是接上他的話,難聽的絕對在後面。

只是亮法像等於讓一個女人脫光了讓人測胸圍差不多,帶有一定的侮辱性質,當然這在等級森嚴的聖地實屬正常,之所以斯嘉麗等人現在還很平和,除了鬼浩自動找事兒,是因為還在保護期內,等正式分選勢力之後,他們就會知道什麼是欲仙欲死的新手期,當然斯嘉麗除外,有的人起點天生不同。

不等王重回應,斯嘉麗已經站了出來,她太清楚王重的性格了:「謝謝幾位師兄好意了,王重才剛到,我們幾個舊友想單獨聊聊,下次再麻煩各位師兄。」

「呵呵,斯嘉麗師妹,你這話就不對了。」羅本在旁邊起鬨道:「在聖地,還有什麼事兒比修行更重要呢?」

「是啊,擇日不如撞日,閑聊什麼時候都可以嘛,難得堂本師兄有心指點,王重的祖墳冒青煙了,還不趕快點?」

「磨磨蹭蹭的,小子你是不是看起堂本師兄?」

「王重?」奧山堂本微笑著看向王重,一旁的摩爾登也不說話,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見多了,但是最終都會乖乖聽話,脾氣都是慣的。

王重也是醉了,本來還琢磨著這是摩爾登的聚會,三兩句話打發過去就算了,沒想到聖地依然有這種幼稚的存在,他多少有點理解墨問為什麼不來這裡了,墨問的性格比他還不是適應這種生活,更不願意浪費時間在這種人身上,只是他畢竟是墨家人,需要考慮家族的立場,可惜王重不需要。

王重微微一笑,看著同樣居高臨下帶著滿臉笑意的奧山堂本,「你配嗎?」

原本熱熱鬧鬧的大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感覺腦子有點懵,嘴巴張得大大的。

這、這是說的什麼話?這是一個新人對聖徒說的話嗎?已經多少年沒這麼兇殘的新人了!!!

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能進來聖地的都有相當的天賦,最危險的其實就是學徒期,也就是新手期,這個時候那些資深的聖徒想要不聲不響的弄死一個學徒實在太容易了,一般的導師都護不住,畢竟修行這事兒意外太多,再說了,聖地這裡,死亡就意味著廢物,也沒什麼好憐憫的。

大廳里瞬間變得鴉雀無聲,摩爾登的嘴都合不攏,之前就知道王重心高氣傲,可這特么完全不是心高氣傲的問題啊,這狂得都沒邊了,好像玩笑開大了,奧山堂本的臉色變得有點鐵青,好半晌才有旁邊圍觀的好事者反應過來。

「這個人是在找死嗎?」

「堂本師兄不配指點你?這特么真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小子你知道自己是在和誰說話嗎?你知道堂本師兄是誰嗎?你這是在針對我們堂本師兄?」

王重擺了擺手:「真是不好意思,我這人不太會說話,但絕對不是在針對堂本師兄。」

他微笑著看向四周:「我是說,在座想要指點我的,都不配。」

大廳里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隔了好半晌才有人憋不住笑出聲來:「這他媽絕對是聖地有史以來最狂的新人,沒有之一。」

「我看是最蠢!」

「來來來,哥哥陪你玩兩手,不把你那張臭嘴摁到糞坑裡涮個火鍋,你他媽就不知道人話是怎麼說的。」

一大幫在修道院里有頭有臉的聖徒,竟然集體被一個新人鄙視,這牛逼勁兒也真是沒誰了,根本都不用奧山堂本再開口,頓時就有七八個人跳了出來,一股股英魂魂力在房間中擴散,氣息瀰漫,戰意縱橫。在聖地,拳頭大才是硬道理,不懂規矩的新人多了去了,他們可沒耐心陪他們慢慢磨嘴皮子。

這邊斯嘉麗、蘿拉、格萊、夏爾米等人想都沒想直接站在王重旁邊,氣氛瞬間劍拔弩張,摩爾登的眼神微微一凜,他似乎低估了王重的影響力,明明跟這麼多師兄作對,斯嘉麗等人竟然連猶豫都沒猶豫選擇站在王重一邊,這個年輕人似乎不簡單啊,可惜他的實力要匹配傲氣才行。

最為難的是蘿拉,一邊是自己的朋友,一邊是自己的親哥哥,蘿拉不是傻白甜,她知道哥哥在修道院有一定影響力,但真沒有想像那麼強,勸那邊也不是,本來是好意,但是她忘了,王重走哪裡都是會拉仇恨的,尤其是斯嘉麗的態度更是直接導致了幾個師兄的不爽,畢竟修道院是最重視雙修伴侶的選擇。

摩爾登心中對王重也有點不痛快,但不能再鬧下去了,「這特么是替我慶祝,還是給我添堵呢?一個個的都起什麼哄,誰要手癢了我奉陪。」

摩爾登強行打斷,算是給一堆挽袖子的師兄們找了個台階下,但大廳里的氛圍還是有點清冷、有點尷尬。

羅本拍著手打著圓場:「散了散了,聚會要的是歡樂,音樂音樂,要跳舞的嗨起來!」

一場大亂總算暫時消散於無形,不少人都沖王重露出玩味的神情。

「年輕人說話總是這麼沖,這是聖地,小心惹上麻煩。」奧山堂本笑道。

王重聳聳肩,微微一笑,「我這個人從來不怕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