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九十章 不一樣的鑄魂期

第九十章 不一樣的鑄魂期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9-14 05:16  字數:2481

「哦?」蠅婆笑著說道:「很聰明的想法,那你為什麼不點破呢?」

「只是懷疑而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王重繼續說道:「第二次就是你勾引多臂邪王了,那片山壁上並沒有特別鋒利的岩體,卻能將你這個英魂級的手指割裂,如果說你不是故意的,誰信?」

啪啪啪啪,蠅婆鼓了鼓掌:「難得在那樣的情況下,你還能想得這麼仔細,就算是馬後炮也值得稱讚一下,可那又能怎麼樣呢,你這麼聰明,我決定先吃你,你……你?!」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王重身體陡然泛起了銀色的魂力光芒,蠅婆吃了一驚,有些詫異,明明能看到自己的瘟疫之蠅就趴在王重的脖子上,可他竟然能動?

「怎麼可能?中了瘟疫之蠅的精神毒素,沒有人……」

「你是在說這玩意嗎?」王重伸手在脖子上一捏,暗系能量從指尖湧出,竟然準確無誤的捏住一隻蒼蠅似的東西。

那邊的蠅婆已經張大了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活見鬼的表情。

瘟疫之蠅是她的獨門靈魂法像,雖然沒有很強的正面戰鬥力,可專門針對魂海,注入麻痹毒素,有著不可思議的奇效,就算是巔峰英魂戰士都扛不住她瘟疫之蠅的蠶食腐蝕,這個小小鑄魂怎麼可能!

「針對魂海?」

開什麼國際玩笑,別說這種渣渣,就算是七階的怪物來了也是找死!

「難怪我都沒什麼感覺。」王重微微一笑,手指一用力,『砰』的一聲脆響,那能量體蒼蠅被他直接捏爆。

蠅婆的臉瞬間扭曲了,每一個瘟疫之蠅都是她的法像部分,王重的摧毀像是挖了她一塊肉一樣。

「不、不要過來!」蠅婆的臉色猛然一變,她感受到了王重的殺意:「有話好好說,都已經走到了這裡,我們可以一起出去!互相殘殺對我們都沒有好處!」

她的名氣雖大,可並不擅長正面的戰鬥,或許對付一兩個普通的英魂沒問題,但剛才王重和多臂邪王大戰的過程她也看到了,那是一兩個普通英魂能比擬的嗎?她忍不住倒退,拽緊了手裡的小刀和維度通道儀器。

可下一秒,王重的拳頭就已經出現在她臉前,之所以說話,只是為了恢復體力和掌握其他人的情況,現在怎麼會給她廢話的機會,王重很少恨一個人,但眼前的這種已經不能算是人了。

二重勁!

蠅婆甚至沒來得及揮動手裡的匕首小刀,恐怖的力量就直接砸在她臉上,將她那本就難看的橘皮臉砸得生生凹了進去,巨大的衝力將她打的朝後栽飛。

轟!

她的身體整個兒撞擊在山坳壁上,砸落無數碎石,畢竟是成名已久的老妖婆,竟然沒有暈厥,她第一時間掙扎著爬起身來。

「啊啊啊啊!你打本寶寶的臉,你打本寶寶可愛的臉!」蠅婆瞬間發狂,沒想到那小子明明被多臂邪王打得奄奄一息了,可轉眼間竟然又能有這樣的戰力。

一隻巨大的、有著無數密密麻麻複眼的蒼蠅虛影出現在她身後,『嗡嗡嗡嗡』的振翅聲巨大。

蠅婆在尖叫,整張臉都已經扭曲猙獰,瘟疫之蠅剎那間瘋狂出擊,帶起一股股腥紅的颶風,就像是成千上萬的蒼蠅群組成,又像有無數瘟疫、無數瘴毒在它體表升騰,腥臭惡毒,瞬間就將王重堆砌,要將他直接吞噬,讓人光是看著都頭皮發麻。

這些瘟疫之蠅不但看起來可怕噁心,而且專門針對魂海和精神,讓人防不勝防,本是極其厲害,可偏偏無論魂海還是靈魂,這兩樣都是王重最強的,幾乎是百毒不侵的地步,讓這些面對其他敵人時無往而不利的瘟疫之蠅,在他面前毫無用武之地。

轟……

恐怖的地獄火咆哮著殺想瘟疫之蠅,在這種地域一樣的環境,尤其是已經進入第四層,濃厚的黑暗元素對於擁有黑暗異能的王重來說,出招實在是太輕鬆了,而這種焚燒類的地獄火,簡直就是瘟疫之蠅的剋星,瘟疫之蠅這點邪氣,面對神化地獄火完全是小道。

瘋狂的地獄火讓蠅婆立刻收回法像,但這時王重已經來到了眼前。

王重從懂事開始最珍惜的就是感情,最恨的也就是這種人,「只有一點說對了,你真的沒什麼戰鬥力。」

噌……

王重左手一抄,從目瞪口呆的蠅婆手裡搶過維度通道儀,另一隻拳頭則是幾乎同時再蠅婆的臉前放大。

打打打打打打打~~~~~~~

一頓爆拳瞬間籠罩蠅婆,那英魂期的力量在王重面前真是不堪一擊,蠅婆完全是偏重於法像投機,每次出手都是一次演戲一樣的布局,根本就沒有正面戰爭,一路以來,她的這招幾乎無往不利,甚至躲過天魂期的追殺,沒想到卻蹦倒在這裡。

整個人如同一堆爛肉一樣倒在地上只剩下喘氣的勁兒。

此時已經能隱隱聽到有生物在接近此處的聲音,王重沒有再耽誤,快速返回宮益等人身邊,那邊失去蠅婆的法像控制,身上的瘟疫之蠅已經消散。

王重把儀器扔給宮益,宮益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是最縝密的那個,甚至是隊伍里最強的,雖然他相信未來最強的肯定是王重,但現在看,他還是低估了眼前的年輕人,一個詞——深不可測!

長見識了,看來好人還是有好報!

宮益迅速重新激活維度通道,和王重扶起紅姐還有雷諾,正要離開。

只聽那邊傳來蠅婆顫巍巍的、沙啞的聲音:「求、求求你們,不要、不要扔下我,我不想死在這裡……咳咳……」

「在這裡呆著吧,」王重淡淡的說道:「這裡很適合你。」

「殺你都髒了手,唉,有的時候人比怪物更怪物,永別了。」宮益感嘆,按動開關。

嗖!

維度通道閃耀,就像是耗盡了這處空間節點最後的能量,在一陣刺眼的閃光後,整個山坳徹底的變得漆黑下來。

「你們這群該死的東西!你們這些卑賤的東西,我詛咒你們、我……」

蠅婆發狂,眼裡有著深深的怨毒和仇恨,她想要詛咒,可詛咒的話的才剛剛到嘴邊,就被一種恐怖的氣息所震懾,渾身涼透。

那是幾雙黑漆漆的眼睛,透射著幽暗的光芒,在山壁的上方出現,一滴冷汗從蠅婆那乾枯的額頭上冒了出來。

幾道帶著恐怖氣息的黑影猛然撲下,帶著瘋狂的嘶吼,它們顯然是不挑食的,黑暗之中只留下魔物的咆哮和魔物般的掙扎和嘶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