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九章 破綻

第八十九章 破綻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9-14 05:16  字數:2331

這聲音沙啞恐怖,伴隨著囂張嘶啞的怪笑。

宮益猛然回頭,頓時眼前的景象讓他差點吐出來。

那是小鑫?

只見她原本可愛乖巧的臉龐,此時竟然就像是融化的麵糰般,整塊臉皮都聳拉了下來,露出裡面如同枯樹般的橘皮皮膚:「哎呀,這個該死的地方,本寶寶的臉都快掉了,你總算把這玩意掏出來,放心,我會帶著你們的心愿離開。」

當那外皮掉落,才看到這女人感覺像是一百多歲從棺材裡爬出來的,牙齒都快掉光,干焉的嘴巴上下唇吸在一起,臉上的無數褶皺簡直就像是在木頭上雕刻出來的恐怖作品。

這樣一個奇醜無比的老妖怪,居然自稱『本寶寶』,而且那沙啞的聲線還故意說著發嗲的強調……

要不是此時身在險境,宮益差點就要想吐出來。

她桀桀桀桀的怪笑著,伸手抓住通道儀器,快要掉光外皮的橘皮臉上露出一個變態的笑容,看向宮益和王重:「不用掙扎了,中了本寶寶的瘟疫之蠅,亂動只會死得更快,讓你們卑賤的生命陪我最後一點寂寞的時光,桀桀桀……」

「瘟疫……」宮益的臉色驟然變了:「你是蠅婆,聯邦s級通緝犯?!」

老妖婆渾濁的眼中一道精芒閃過,笑著說道:「可惜呀,你這小子本來挺精明,能認出雷諾、認出紅桃q,甚至能認出這個鑄魂期的小子,可你居然認不出本寶寶,桀桀桀桀……果然還是本寶寶太可愛了嗎?你們男人呀,就是容易被可愛的東西迷惑,屢試不爽。」

「你能換個稱呼嗎?」和宮益那發顫的聲線不同,王重的聲音相當鎮定:「你這樣噁心讓我都不敢死了。」

蠅婆的臉色微微一變,「小兔崽子,你的生命力很旺盛,吸干你肯定可以維持幾年的青春,成為我的一部分是你的榮幸!」

旁邊宮益努力想要坐起身,可全身力氣半點都提不起來,心都涼了半截,一路上他很謹慎,生怕這裡有意外,可是在接觸到紅姐、雷諾、王重之後,下意識的就認為小鑫跟他們是一類人,這種慣性思維徹底摧毀了一切,不得不說,外表確實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也要承認蠅婆在偽裝這一方面確實厲害。

蠅婆,在聯邦一些特定的圈子中,那可都是傳說級的存在,大概六七十年前就已經崛起,手上有不下上百件滅門慘案,而且這個瘋婆子不挑食,不管是平民還是貴族,只要她不高興,就是殺人全家,最喜歡吸食小女孩的心臟和靈魂補充自己。

據說從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因為見過的都已經死了,如果說戰鬥力,或許更幹掉她的人,但是此人顯然是善於偽裝和精神系的異能,獵殺的高手還沒到她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等風頭過去又開始作案。

而另一個,就是臭名昭著的『瘟疫之蠅』了,據說是蠅婆的法像,但凡是被她殺死的人,身上都能找到被這種古怪瘟疫之蠅咬過的痕迹。不是那種很劇烈的毒性,但是卻蠶食人的精神、體力、魂力等一切能量,並且麻痹神經。

據說聯科院曾在死者身上提取過類似的瘟疫毒液,化驗後推測出來的結果讓人心顫,中了瘟疫之蠅的人,除非她主動放過,否則根本無葯可解。

宮益的喉嚨里咕嚕一聲,身體雖然不能動,但腦子已經運轉起來,如果說歷經千辛萬苦,走到最後這一步,卻栽倒在這裡,無論如何他都不甘心。

「我覺得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宮益的聲音變得柔和:「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也沒有任何利益衝突,我們還不止一次救過你呢。」

「是啊,我都覺得你們挺不容易的,連五階的多臂邪王竟然都被你們幹掉,嘿嘿,確實等於是救了本寶寶一命,不過……」她玩味的看著宮益,小刀在她那枯老的手指間轉動,笑得臉都快散掉:「可我的能量用完了,難道你們想讓我這樣去帝國?不過,如果你給我一個理由,說不定我可以放過你」

她喜歡這種感覺。

殺人殺得太多,早都已經對純粹的殺戮麻木了,她喜歡看人死之前掙扎和痛苦的樣子,給他們點希望,再讓他們絕望,就像貓捉老鼠。

「你知道我的賭局,只要我能出去,那一百億都是你的。」宮益沉聲說道:「雖然我很愛錢,可我也很愛命。」

「一百億?好像是挺多。」蠅婆笑呵呵的說道:「可錢這東西,有命就有,本寶寶有的是辦法,比起錢,我覺得沒人知道我還活著這事兒比較重要,現在這個身份可是花了十多年才穩定下來,一不小心差點暴露了,本以為要完蛋,沒想到峰迴路轉,天不亡我。」

傻子都能聽出她調侃的成分,這是鐵了心要滅口,饒是宮益多智,一時間竟也說不出話來,願賭服輸,沒想到最後一步功虧一簣,這種老妖怪心狠手辣,顯然是沒打算讓他們活著出去了。

「嗯?沒話說了?」蠅婆嘆了口氣:「沒有打動我的理由,看來只能和你們說再見了,本寶寶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進食了,從哪個吃起比較好呢?」

她看向宮益,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紅姐和雷諾,英魂級的戰士,心臟顯然會更有力,這對她來說絕對是大補,平時需要十幾個人才能汲取的生命力,英魂戰士只需要一個,就可以讓她恢復消逝的青春,變回小蘿莉的形象。

可還沒等她選定,旁邊的王重卻坐了起來,活動一下胳膊,「人丑不要緊,長這麼丑還出來作怪就是你的不對了。」

蠅婆愣了愣,「咦,你小子有點意思,竟然還留有餘力,別說你早就看出來了。」

眯起眼睛,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這個小小鑄魂,雖說最後幹掉多臂邪王有他的巨大功勞,實力不俗,可在自己的瘟疫之蠅下,仍舊還是一堆爛狗屎:「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兩次,第一次是在第三層的幻境里,」王重的聲音異常平穩:「所有人醒來後都有劇烈的精神起伏,可你卻異常的平靜,而以你之前告訴大家的遭遇和經歷,那樣的平靜不應該是你的正常表現,說明你要麼有很強的精神力或者異能可以抵擋幻覺,要麼就是你說謊,無論哪種都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