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七十四章 得意的辛巴

第七十四章 得意的辛巴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9-05 09:45  字數:3396

她知道未來會很難,更知道自己得到這個名額是因為щww{lā}.

或許所有進入那裡的人,自己是最弱的,也是最雞肋的,她不一定真能從維度福地里得到什麼。

以前她和戰隊面對困難時,總是有王重在身旁讓她心安,可這一次,她要靠自己。

「不用擔心,我們是一起的,」蘿拉在旁邊拉著斯嘉麗的手,笑著說道:「其實維度福地也沒有傳言中那麼高深,不過是更好的境界領悟,看的是個人的悟性和體會,與自身的實力無關!」

「蘿拉,謝謝你,真心的。」斯嘉麗說道,她知道自己這次能得到這個名額,很大原因就是因為蘿拉,不僅如此,很多方面,如果不是有蘿拉和老波特的支撐,落井下石的人比比皆是。

至於王重,就算擔心也沒辦法,本以為chf能改天換地,事實證明,是大家太天真了,其實對於巴倫的決定,斯嘉麗是真贊成的,如果……不是因為認識王重,她或許也會這樣選擇,這條路很難,甚至沒有未來,以她的實力在這樣殘酷的環境中,將沒有任何依靠,蘿拉自己也將面對嚴苛的挑戰,維度福地還好,據說一旦進入聖地,就算是卡洛琳這個級別也不會得到什麼優待。

但這是變強的唯一的機會。

…………

黑暗的世界並不是永恆。

在黑暗中邂逅辛巴,在醫院中艱難的掙扎……王重的人生軌跡緩緩推動了起來,同樣的人、同樣的命運,本該一如過往,可某些細節處的不盡相同,產生如同蝴蝶般的效應,讓他逐漸偏離了原本人生的軌道,這是幻覺,王重已經知道了,但他並不急於出來,這種幻境往往可以透射靈魂的深處,有一些經歷過,但他卻沒有記憶的東西,比如他的身世,他的來歷,他的未來。

當然也只有王重這樣的存在才敢這樣應付對危險的幻境,只是幻境的流轉飛創快

幻境的時間似乎過得很快,那個王重常常對發生的一幕幕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自己曾經經歷過,只是換了個人,這讓他偶爾迷惘。

不過,他學東西實在是太快了,無論戰技也好、知識理論也罷,幾乎是拿起書的瞬間就已經掌握。

他沒有遇到二十五格拉索的瓶頸,在大約十歲左右,他就已經發現了自己大五行體的秘密,以驚才絕艷的實力和天賦,他被天京議證廳直接推薦到了聯邦帝都學院。

這是在聯邦議會掌控下的最高等學府,集合了來自整個聯邦所有的平民天才,擁有石化眼的費爾南迪斯、擁有空氣異能的波拉忒、擁有五行獸血脈、滿心想要復仇的安格雷,當然也少不了那位靠特殊關係保送進學院的書獃子迪卡波。

他們都是桀驁不馴的天才,可在王重絕世的光芒下,所有人都會顯得黯然無光。他們自動的集中到了王重的的身邊,奉之為神明。王重這個名字在聯邦大放異彩,隱隱已經有了和墨問、卡洛琳等最巔峰者一較高下的資格。

曾經小時候那種總是感覺似曾相識的畫面,最近已經越來越少,自己的生活似乎步入了正軌,王重心中忘記了迷惘,開始有了堅定和期待的目標。

chf開始了,所有人都在期待著,王重帶著這幫人開始大殺四方,每一個帝都學院的對手,不管對方如何隱藏實力,可王重總是一眼就能看穿對方的虛實。他們推平了一個個對手,碾壓了一個又一個所謂的頂尖高手。無論是卡洛琳、弗拉基米爾,甚至連墨問,都無法給他造成任何一丁點的麻煩。

太強了,完全成熟的大五行體,幾乎是狂風掃落葉般直接碾壓橫掃了整個chf,而在他的帶領和引導下,迪卡波等一幫死忠也發揮出超乎想像的實力,費爾南迪斯甚至幹掉了奈皮爾墨,成為新的刺客之王!五行獸安格雷甚至靠肉身直接打爆了斯圖亞特的狂人伊洛和她的召喚植物……

徹底的碾壓!帝都崛起。

聯邦平民群體歡騰,視之為打破了世家神話的英雄,議會方面也是高度重視,為王重量身打造了各種各樣的培訓計劃。

可讓人意外的事卻在此時發生。

王重拒絕了議會的所有培訓計劃,以及各種對他未來規劃的提議,因為接觸得更多,他更了解議會,他想要追求至強之路,追求自由,而不是被議會那些野心勃勃的老傢伙利用,成為他們最後殺戮的工具。

僅僅只是拒絕簽字,可議會震怒,反應之激烈,遠超王重想像。

一顆如此強悍的棋子卻不能為己所用,這絕不能接受,議會開始動用各種各樣的手段來威逼利誘,以至於最後甚至威脅到了王重的養父母,而這最昏頭的一步棋,也徹底成為雙方決裂的導火索,迪卡波、費爾南迪斯、安格雷等一幫王重的死忠,都因為替他說話而被議會方面關押軟禁。

而這時,距離chf結束才不過大半個月時間而已,本已經改變的命運在此時發生了驚人的吻合。

身邊的朋友被分離,等待王重的是似曾相識的第七軍區、似曾相識的威爾中尉,似曾相似的軍部小招待所,以及同樣似曾相似的維度傳送基站。

當然,還有那個大咧咧的老鴇、一臉精明的眼鏡,一臉冷酷的大叔和一臉無辜的女孩。所有的一切都那麼熟悉,這樣的感覺已經好久沒有再出現過了。

他疑惑著,放下議會等諸多方面的煩心事兒,在心裡質疑著這些熟悉的畫面從何而來。

唯一不同的是,所有人第一時間就都已經把他認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