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五十七章 希望渺茫

第五十七章 希望渺茫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8-27 12:35  字數:3481

議會選擇了拿取趙家鬼家讓出來的好處,那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可以培養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精英,甚至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最近世家和議會之間的衝突,雙方找到了某種奇妙的共鳴和平衡點,對一直在控制雙方關係的政治家來說,這太重要了。

於是乎,每個人都有好處,每個人其實都很滿意,王重只是成了犧牲品。

誰讓他太優秀,又不受掌控,還沒有背景呢?就像當年黑暗初期的那些異族被驅逐、被消滅一樣,只不過,放逐詛咒之地,既是讓他散發一點生命的餘暉,也是給他保留了一個傳奇的名分,這對王重來說已經是一個最好的結果了,總比莫名其妙就被人暗殺在某個小黑屋中要強得多。

至於阿薩辛,那倒並不全是因為和王重之間的關係。

最近利用天京的利好政策,阿薩辛的腳步走得太快了,想要進入十大家族級別?

太天真,這個格局怎麼會允許被打破,如果阿薩辛進入了,那是不是意味著其他家族也都可以嘗試嘗試呢?

十大家族是絕不可能允許這樣的挑戰者接二連三出現的。

馬東只是個小角色,被捕只是個開始。

以斯圖亞特為首的上五家之間已經達成了某些相當明確的協議,聯手制裁瓦解阿薩辛,這事兒可就比處理王重要簡單了許多。

阿薩辛在天京和其他地方的利益也都被瓜分,當然現在不是黑暗時代了,除了圖魔必須死,其他的都用正常手段就可以了,樹倒猢猻散,妄想不該有的勢力就應該想到今天。

維度基站……呵呵,除了軍方和十大世家,以及十大世家扶持的某些分系家族,其他任何人想越過這條線,都只是找死而已!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陽已經西落,想必天京那邊的行動也已經快要開始。

這屆chf讓不少人對十大世家少了許多敬畏之心,但那種做給平民看的表面文章的東西,怎能讓人真正明白世家的可怕?

鬧劇結束,是時候上正餐了。

…………

按照地球時間估算,現在應該是傍晚六點左右,儘管詛咒之地天空中那輪碩大的太陽相當耀眼,整個白天時間也相當長,可到了這個時間點上,連太陽最後的一點輪廓也已經被地平線吞沒,只留下一點淡淡的、籠罩在天邊的深紅餘暉,將這片大地映照得無比暗紅。

這片沙漠地帶在宮益的解釋中屬於是被詛咒壁障吞噬影響的區域,剛開始時還不覺得,可多在這裡呆上一會,就能感覺到那滲透性極強的輻射因子幾乎無處不在,這也是軍方無論任務簡單與否,都清一色挑選英魂期囚犯來此執行任務的原因。詛咒之地劇烈的輻射,如果只是普通鑄魂期,顯然無法抵擋,恐怕連最外圍的沙漠地帶都很難走出去。

幸好這塊沙漠的範圍並不算很大,要想跑出去區域範圍,一天時間已經足夠,而且因為劇烈輻射和對詛咒壁障的恐懼,在這邊緣地帶的沙漠中幾乎沒有任何維度生物存在,也算是變相的安全了。

路上,除了小蘿莉偶爾討好的和大家說上幾句話,其他人都相當沉默,或許是為了盡量節省體力,也或許是因為在詛咒自己操蛋的命運,在這暗紅的天日中,氣氛顯得十分壓抑。

王重也沒有吭聲,但和其他人那種壓抑以及為了節省力氣不大一樣,王同學的沉默主要還是因為此時此刻,在他的魂海里實在太熱鬧了。

「你看吧,我就說那些假仁假義的傢伙信不得,這才剛養好傷,回頭就被扔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辛巴大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絕對是在挑釁偉大的辛巴大人,難道他們不知道你是我的小弟?竟然被放逐!打狗還看主人,可竟然被無視,我呸!」

「你要造反嗎,信不信我不讓你出來放風!」王重也是無奈,忙於chf好久沒搭理辛巴,這傢伙現在如同小噴菇一樣。

「順口、順口!」辛巴打了個哈哈,迅速把注意力轉移到旁邊。

只見在深藍的魂海之上,一道黑白相間的輪盤懸空而立,顯化在那裡,白色的一面在發散著光芒,將半邊魂海都映照成一片白日,碧波蕩漾,陽光暖暖。而在黑色的另一面,則是完全的漆黑。

這不同於普通的黑,而是完全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光亮,連『黑』色的光都沒有,彷彿一切物質在這裡都無法顯化,並不存在,整個魂海在它的映照下就像憑空少了一半。但如果是用神識去探查,卻就能感受到在那黑暗中有著豐富之極的暗系能量因子。這些暗系能量因子給人的感覺並不是特別狂躁,但卻穩定得可怕,整齊得可怕,隨便從中分離出一立方米來,都能感受到裡面的暗系能量因子排列得整整齊齊、規規矩矩,任何膽敢闖入其中的物質,都會被群起而攻之,然後迅速同化。

王重覺得,如果說五行、光明等能量元素給人的感覺是活躍的、千變萬化的;那暗系能量因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最訓練有素的軍隊,機械但卻強大,一旦真正發動便無可違逆。

很可怕的異能,起碼就現階段、就單純的能量效率而言,王重感覺它能駕凌於其他異能之上。

魂海里不只有王重和辛巴,最熱鬧的是,大白也出現在魂海中,在那裡暢遊,對魂海上空那個黑白相間的輪盤法像,大白很感興趣,一個勁的想往那裡湊,但卻又無法靠近,看得見摸不著,就像太陽,近在眼前遠在天邊,把它鬱悶得團團轉:「飛了、飛了、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