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十五章 防守的意義

第二十五章 防守的意義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7-31 10:03  字數:4663

其他重裝和墨靈比起來都略顯稚嫩,空有高大強壯的軀殼,卻不知道動腦,那樣的重裝,在真正頂級高手面前也就是個血厚的靶子罷了。x

這樣的攻守平衡並沒能一直延續下去,燎原百擊的可怕之處就在於攻擊的延續,永無止息、至死方休,說是百擊,此時卻怕已是攻了不下兩三百槍,可整套攻擊的氣勢非但不減,竟還在不斷的攀升,彷彿沒有極限,顯然到達頂尖的進攻者,都掌握了疊浪的戰技手法,一鼓作氣,疊力攻擊。

每一次槍勢的連續,都讓格萊身上的銀光更盛,槍法越來越猛、氣勢越來越足。九環錫杖上的環叩聲已經逐漸變得雜亂,不再受墨靈的控制。

抽冷從縫隙處沖射的槍芒,更是將堅硬無比的墨綠龜甲刺得一次次震顫,光暈流轉、時強時弱,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被一槍轟破,可兩人的眼神都一樣的銳利狂熱,但核心處又是那麼的冷靜。

生死之間,也不過是一次平衡而已,真正的戰士可以置之死地而後生!

格萊眼中的銀光猛然爆漲,槍勢此時已蓄積到了一個難以想像的極限巔峰,能不能提起這口氣,將所有攻擊的力量爆發出來,才是判斷一個戰士是否真正的會用槍,前面的一切,還不夠!

噌……

槍聲消失,下一刻,槍身也隨之消散。

彷彿從來就沒有存在於格萊的手中,化為一道肉眼不可見的光芒殺向墨靈的胸口,這是最可怕的一槍,不可見、不可聞,避無可避,甚至連招架都不可能!

而這時,人們才聽到後置的刺耳的破空聲,彷彿要鑽入骨頭一樣,燎原迴音擊!

墨靈的眼中激射出精芒,生死只在一線,必須擋住,九環錫杖在瞬間放棄,對方出槍的瞬間便已能感知到格萊殺向的是自己的胸口要害。

墨靈雙掌交疊,玄勁暗生,同時,四靈形態的魂靈在他身後齊齊出現,四獸體的氣血力量在瞬間催發,充斥到極限,一層層墨綠的龜甲、熊皮、獸鬃,里三層外三層的在他身體表面瞬間凝結。

通靈四獸體終極戰技四靈守護!

最強的盾對最強的矛!

轟~~

一聲巨震,大圈的氣浪從兩人交手處盪開,攻與守的雙方竟然都在剎那間被對方頂住,形成對峙。

破雲槍的整個槍刃都直接扎進了墨靈的防禦中,但槍身卻被那鐵鉗般的雙掌死死鉗住、再難寸入,同時整根槍桿在對沖的力量中被擠壓得幾乎完全彎曲呈九十度!

嗡嗡嗡嗡……

力量在兩人身體周圍肆虐、地面上無數的碎石在兩人對沖的魂力中翻滾,甚至懸浮,墨靈的眼睛已經被完全的血氣所遮掩,渾身上下處處都是洪荒巨獸的氣息。

雙方都進入了最瘋狂的對峙當中,勝負隨時會分出,無論是進攻的格萊還是防守的墨靈都沒有退路!

吼~~~~~~~~~

生死輪迴二重燎原破!

誰也無法相信,在這樣的僵持中,格萊竟然還能二度發力,簡直是不可思議,然而力量還沒傳遞出去,瞬間長槍爆炸,出產自kd重工的精製制式符文槍並不能支持這種程度力量的對抗。

但那一瞬間力量和槍勢已經傳遞了出去,轟!

墨靈只感覺一種無可抗衡的力量猛然加劇,再也頂不住,整個人重心一丟,胸口如遭受穿刺之痛,切那巨大的附帶衝擊力直接將他整個人如同炮彈一樣射飛了出去,砰的一聲砸到場邊的能量護壁上,將整個競技館都震得晃蕩起來、嗡嗡作響,而身前更是一片血肉模糊,巨大的創口讓人看的毛骨悚然!

即便是號稱槍神的蒂薇蘭都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力量的疊加,任何人都懂,可要想做到卻很難,何況是在這樣的力量層次上、在這樣級數的爆發中,那得對自身的力量掌控到何等樣的程度、對肉身承受的要求達到怎麼樣苛刻的水準?

念頭只是在蒂薇蘭的腦子裡匆匆掃過,現場那無數的觀眾還沒從格萊這驚世一擊中回過神來時,沒有絲毫停歇,格萊的雙掌已經聚攏。

啪啪啪啪啪啪~~

雙手手指在飛快的翻動,一連串的符文手印瞬間在雙掌間纏繞,金色的線條在空中勾勒,並沒有絲毫的停留,新的攻擊正在醞釀!

正是格萊的殺手鐧低音炮!

顯然無論格萊還是墨靈都沒有輕視對手,而實際上,墨靈顯然受傷,那傷卻沒有大家看到的那麼嚴重,血肉模糊的只是外表!

波摩的眼中也閃動著深深的忌憚之色,墨靈的防禦讓自己這個第一重裝都為之汗顏,進攻方面更是強出自己不止一籌,會被打成這樣,實在是今天的格萊像是換了一個人,坦白說,格萊和自己戰鬥的時候更像是切磋,絲毫沒有求生的**,只是為了戰鬥而戰鬥,而這一次的格萊無比主動,戰鬥力也不可同日而語。

「低~~」

嗡嗡嗡嗡~~~

只是眨眼間,第一個音節已經從格萊嘴裡吐出,精妙的符文紋路在格萊的雙手間組成了立體的圖形。

而此時,撞到防護罩上的墨靈才剛剛從護罩上跌落下來,他胸口處的魂靈龜甲已經出現了一大片的崩潰,被捅穿了進去,血肉模糊,鮮血已經從他嘴中不斷的流出,但是眼神卻看不到任何的潰散,落地的瞬間就想要反擊,但才剛剛抬頭,就看到對面的低音炮已經完全架構完畢,符文的炮口對準了自己。

這個距離、這個位置,無論自己想往哪個方向閃避都不可能,更別說反擊了。

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