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十五章 挺進決賽

第十五章 挺進決賽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7-20 20:49  字數:4625

昏迷!

這……

所有人都看呆了,看台上無數懂得門道的高手更是看得苦笑不得。

諾拉白這傢伙簡直是傻得可愛,擎天霸王斧這樣的霸道招數,對使用時機的把握是相當重要的,對力量的收放控制更應該自如才對,諾拉白本是可以做到的,正如他可以在對陣卡卡爾時,將無敵的擎天斧用到收在卡卡爾腦門兒前的程度!

可是,顯然是受到王重擊敗弗拉基米爾時那火焰擎天斧的影響,潛意識中覺得自己的擎天斬不如王重的威力強橫,於是更多的注重這一斬時威力的提升,而不是對這一招整體的控制,他想要正面擊潰王重,想法本來是好的,可結果,威力是變強了,控制卻大為不足。

但問題是,誰特么規定說王重就一定要選擇和你硬剛?

他難道不知道面對的是誰嗎?chf最強大的兩個戰士之一的王重,擁有最強技巧的,除非他們願意,否則想要壓迫式硬拼是沒戲的,而諾拉白這種近乎是捨命一擊的戰法更是破綻百出,簡直就是送死……

心態爆炸了,王重給予的壓力太大了,坦白說,戰鬥打到這裡已經跟實力沒有太大關係,意志和精神起了相當的作用,台上的波摩是最沉穩的,經驗和經歷都是一個成熟戰士的體現,在關鍵時候的冷靜和堅持尤為重要,但他也承受不住豬隊友啊,諾拉白這個混蛋,賽前怎麼叮囑的,以他倆的真實實力怎麼都要天京付出足夠的代價,雖然天極會漁翁得利,但也不能墮了雷帝的威勢。

可是他忽略了,諾拉白太年輕了,他是戰隊最年輕的戰士,根本沒受過這樣的挫折。

唯一的進攻箭頭掛了,波摩自己都無奈的嘆了口氣,因為身邊的戰士竟然都已經無心戀戰,相反對面那邊,氣勢如虹,本來一群爛魚下米竟然也打的他們手忙腳亂,看得出王錚至少恢復了五六成,而這五六成對付他足夠了。

沒有召喚冰熊,坦白說,他能感覺到,弗拉基米爾都沒有逼出王重的底線,王重還沒到拚命的地步,這是留給墨問的,雷帝輸了。

內心的放棄,讓整個雷帝處於防守態勢,任由天京圍攻,甚至到後面連考爾比都開始進攻了,最終還獲得了一次擊敗,得手擊敗德赫亞的考爾比自己都驚呆了,他竟然也能贏?

斯嘉麗和米拉米的雙後場組合打的也是有聲有色,最終波摩甚至連冰熊都沒有召喚,雷帝戰敗。

無法預料的開局,無法預料的結果。

當然,更是一個跌碎了賽前一眾專家眼鏡的結果。

天京,勝出!

挺進決賽!

台下的馬東等人早就都已經激動得按捺不住了,當裁判的宣布結果的那一刻,天京的所有隊員都衝到了現場,海曼扶著巴倫,馬東扶著格萊。

「奇蹟,一個偉大的奇蹟!一個前無古人,也幾乎不可能再被複制的奇蹟!」若智已經如同癲狂,「天京進決賽了,你敢信嗎,上帝,今天我看到了你的光輝!」

看台上不停的迴響著呼喊王重和天京的聲音,很快許多粉絲在自發的高聲合唱著那首『王者之路』的主題曲,激昂的旋律在斯圖亞特維度競技館的上空回蕩著。

…………

「在失敗中堅持、在嘲笑中微笑,

這是我的戰士之光,

請叫我嘴強王者!

在沉默中爆發、在瘋狂中輝煌,

這是我的王者之路,

請叫我天京王重!

你是我們唯一的的王!

這一刻所有人熱淚盈眶,無法控制這一刻的心情激蕩,每個人都用全部的力氣去吼出內心的歌聲,天京終於做到了,這個不可思議的黑馬,從勉強進入chf,在資格賽中跌跌撞撞,到正賽的一股豪情萬丈,這是傳奇!

現在傳奇進入決賽!

現場徹底陷入了狂歡當中,無法想像,斯圖亞特城竟然有這麼多天京的支持者,王重的支持者,不但現場,聚集在競技場之外的觀眾們更加的瘋狂,對於大多數平民來說,豪門是沒這麼大的吸引力的,他們的崇拜和支持對豪門來說只是錦上添花微不足道,但是他們對天京的每一分支持都像是自己的征程,彷彿天京的勝利就是自己的勝利,或許自己的人生中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勝利,但是他們會更樂觀更積極的面對人生。

王者之路的歌聲,王重的名字,嘴強王者的那歇斯底里的高喊,一切都因為這個傳奇的男人,這個被眾人扔到空中手舞足蹈的傢伙,是的,他讓一切不可思議變成了現實。

天訊上也是如此,聯邦眾多的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做個這種英雄夢了,在十大家族牢固統治的年代,普通人只能按部就班的生活,雖然已經走出了黑暗時代,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依然有著各種各樣的限制,而王重的出現是一種極大的釋放,是一種希望。

隨著王重帶領著天京的獲勝,天京對陣雷帝戰隊的天訊觀看人數突破三千萬,這是前無古人的奇蹟,無數的人瘋狂的吶喊著,這大概也是目前聯邦能夠普及天訊的極致了,也就是年齡段擴大極大,大量的市民階層幾乎全部都在關注,在聯邦能有天訊本身也代表著身份,而現在男女老幼都因為這個人而來。

瘋狂無法停止,現場和天訊的狂熱持續了半個小時依然沒有衰減的情況,這個時候交手的雙方雷帝和天京已經進入休息室,但是現場依然沒有散的意思,選手區的人此時真是百味雜陳,這都可以。

這都可以,連他們都跟做夢一樣,可是真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