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四章 CHF第一刺客

第八十四章 CHF第一刺客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6-26 03:55  字數:4718

怎麼可能!

不是她對天命師完全不了解,而是對墨星辰太陌生!

能強行同化和喚醒敵人的維度生物,甚至,還能讓其進階,有點類似生命主宰,但又不是,而僅只是傳承了無數代的天命師那超多『技能樹』的一個小小分支。

是,天命師是有這樣的能力,但,這根本就不應該是年僅十七歲的墨星辰所能達到的境界!

再者,擁有這樣的墨星辰,團戰怎麼辦?

任何擁有維度召喚生物的隊員都肯定不能上場,那簡直就是送給對方的大禮!這相當於召喚獸反傷!不僅如此,她既然能開啟對維度生物的召喚控制天賦樹,那天命師那龐大天賦樹上其他的技能和分支呢?

不虧是墨家,不虧是經曆數百年黑暗時代,更替無數政權和家族,都從沒有人敢去招惹、也從沒有人動搖過其地位分毫的墨家!

卡洛琳微微眯著眼睛,沉穩了呼吸和心跳的頻率,現在不是考慮墨星辰的時候,而是要先止住敗勢。

雙方所有隊員的一切資料都在卡洛琳的腦海里一一閃過,幾乎只是瞬間便已做出了判斷。

「霧裡。」她指定了第二戰的人選。

很簡單,單挑中,先選方首先會考慮的,就是對手的弱點,以避免被職業針對。

霧裡的實力相當全面,霧化異能更是可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先將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以墨家現有的陣容來說,除非是墨問親自出手,否則將沒有人可以壓制住霧裡,就算是有著職業克制的重裝墨重也不可能。

未考慮勝,先考慮不敗。

嬌小的身影已經走上台,原本還充斥在對墨星辰歡呼中的現場,瞬間也迎來了另一波**。

那是斯圖亞特的粉絲,第一場輸得簡直是莫名其妙,正憋了一肚子鬱悶,霧裡的登台自然成了宣洩鬱悶的出口。

是的,可以通殺各職業的霧裡、無敵的霧異能!

至少到目前為止,霧裡的霧化異能都屬於未解之謎,可針對一切職業,也因為其神秘性,一度被好事訊友推崇為了chf十大無解能力之一!在丟掉首局的情況下,這一場就更加至關重要,直接派上霧裡,顯然是懷著必勝之心!

「可以上墨重吧?畢竟重裝克制刺客……」

「扯,什麼眼神,那是一個級別的嗎?就算職業克制,可霧化異能你怎麼解決?重裝對刺客的防守反擊也要能反擊才有用啊,根本都不是一個檔次,話擱這兒了,墨重要是打得過霧裡,哥今天就脫光了從看台上跳下去!」

「我倒覺得墨靈畢竟合適,實力和霧裡屬於同一個級別,龜靈的防禦應該也不是霧裡可以輕易攻破的。何況,實在不行還有鷹靈可以滯空,霧裡的霧化範圍總不能追到天上去吧?」

「豬啊,那點滯空有毛用,防禦,你防得住無孔不入的霧嗎?」

無數的議論聲顯然並沒有左右到天極的選擇。

奈皮爾·墨?!竟然,是奈皮爾·墨?!

不是說奈皮爾·墨不強,刺客對刺客原本也是很有看點的比賽,可問題是,奈皮爾的靈魂戰技可是被霧裡完克啊!到目前為止,對霧裡的霧已知的是可以杜絕各種感知,不知道有沒有毒,但是對上像奈皮爾墨這樣的依靠自爆靈魂分身的刺客……看都看不到,你讓分身炸誰去?

絕對的剋星啊!何況,明明有墨靈的四靈形態可以搏一搏,說不定可以來個龜息**能抵擋霧氣呢,這小丑是什麼鬼?

難以理解,也無法理解,看似穩重如山的墨問,在戰術上卻有點天馬行空,專走非主流。

嘻嘻哈哈上台的奈皮爾·墨一如既往的不正經,到處打招呼,霧裡的表情則與對面剛好相反,相當的冷漠。

斯圖亞特的勝利和奪冠之類並不是她所要考慮的東西,她是沖著chf第一刺客來的,現在,其他強大的刺客已經都被淘汰了個乾淨,包括鬼家那兩個在戰士和刺客之間搖擺的搖擺人。僅剩下和自己爭奪chf第一刺客的對手就在眼前,這傢伙確實也很強,但可惜,他並沒有第一的氣勢。

何止是沒有氣勢,簡直,就是刺客的恥辱,刺客怎麼可以這樣招搖!

戰鬥開始,一絲冷笑浮現在霧裡的嘴角。

噌!

流光閃襲!

這還是第一次,一向講究效率的霧裡沒有直接用出她的霧化異能,想要第一刺客,當然不能僅僅只靠異能,就算比刺客的常規手段,自己也是第一,平時不用,只是因為其他人不配罷了。

兩人距離本就不遠,沖射的身影只是一霎那間便已接近,寒光閃耀。

奈皮爾·墨的手中也是閃起寒光,雖後發,卻幾乎同時進入攻擊狀態!

兩柄匕首瞬間在空中接觸。

砰!

嗤啦……

時間如同在這瞬間放慢,四道眼神在兩人錯身的瞬間交接,伴隨著匕首相互交碰拉過時濺射的火花,雙方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匕首上濺射的寒氣從自己的臉部皮膚上划過,即便有魂力的自然防護也隱隱生疼。

噌!

兩道人影錯開。

電光火石之間,霧裡竟還有閑情用舌頭輕輕的舔了舔發燙的刀鋒,一直想找最頂尖的刺客對決,之前潛意識中的對手一直是鬼心影或者鬼武烈,奈皮爾·墨在霧裡的眼裡始終有些不太正經,說白了,格調不夠,沒感覺,可現在,只是一出手,她就已經有感覺了!

噔噔!

大多數現場觀眾連反應都來不及,兩人已經復身殺回。

當!

這次是清脆的匕首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