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七十九章 霸王五連斬

第七十九章 霸王五連斬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6-22 18:03  字數:2940

斯圖亞特這邊伊洛往前一步,張開雙臂,魂力氣盾擋住了所有的噴射物,墨問雙手微微一抱,一股白色的氣場凝聚,引導著那些沖向他的血雨,帶偏方向,激射向屋頂,瞬間將天花板都打穿出如同篩子般的彈口!

弗拉基米爾則是手不動足不抬,瞬間在身前凝聚出一面冰壁,遮擋了他身後的隊員。

這技巧,對魂力的使用,誰都不信這是一個從沒用戰斧的人,和諾拉白的那種技術不同,任何武器到了王重手中都像是煥發了新生一樣。

連場外的高手都感覺到威脅,何況是就身處那近距離的四隻嗜血鐵猿王?

密集濺射的血雨肉沫就像是彈幕般轟在它們身上,強大的金屬性能力和防禦,讓它們的皮肉對抗這樣程度的衝擊或許不成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眼睛,但鐵猿王的眼皮是可以當子彈的,在進化過程中,能夠從黑暗時代生存下來的變異獸同樣的完美,王重這招顯然是失算了,只是阻礙了一下鐵猿王而已,同類的血液更激烈了它們的兇殘。

轟!

被劈死的鐵猿王此時才轟然砸到鐵籠的地面上,而此時的王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肆無忌憚的氣勢,對於chf的戰鬥,他是一種學習和享受的態度,但是對於敵人。

那就是只有一個——死!

噌!

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王重腳尖一墊,身子還沒有在沖勢中完全上升到頂點時,已經一個翻轉,雙腿一蹬。

手中擎天斧再次閃耀,那道讓諾拉白苦練了無數寒暑,才能在極限狀態下爆發的斧勢,已在瞬間重新凝聚!

殺!

同樣毀天滅地般的氣勢,可是威力竟然比第一擊還要兇殘,王重的氣勢和力道似乎並沒有因為第一擊而消散,鐵猿王那恐怖的防禦在王重面前竟然顯得那麼脆弱。

轟……

鐵猿王的腦袋瞬間砸扁!

諾拉白的眼睛已經瞪得鼓圓,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在場的都是高手,戰斧轟在鐵猿怪腦袋上,二重勁加擎天爆斬直接震爆腦漿,然後後續力量才抵達轟扁了沒有任何防禦的腦袋。

坦白說,這一瞬間他有種**的觸動。

竟然……竟然可以立刻再出第二斧?!

他當然也可以做到,但坦白說,這樣的動作對身體負擔大,憑藉的就是自己霸道的天賦,而根本不太可能像王重這麼寫意,……簡直就像是普通攻擊一樣。

他真不信,王重的身體比他還強壯。

這就像一個人跳高,我能跳一米,你爆發強力量足,或許你可以跳一米五,但是,你如果想要跳第二次,總要先落地下來吧?可王重這樣的招數連續,就像是你剛剛跳起一米之後,滯空在了半空中,然後懸空又往上再跳出一米一樣!這已經超出爆發的範疇了,簡直就是違背力學的原理!

可諾拉白的這種震驚顯然才只是一個開始。

下一秒,王重的擎天斧已經閃電彈出,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配合著抽斧的的力量,身子往上一拔,光芒便已再次在擎天斧上凝聚!

第三斧!

噌……

籠斗很狹窄,戰斧很笨重,但這都是相對的,如果速度非常快准狠,迅若閃電呢?

轟……

更慘烈的第三斧,力量竟然還在拔高,這一斧子竟然直接把腦袋打爆,就像爆炸的西瓜。

另外兩隻鐵猿怪也被王重這種攻擊態勢嚇到了,這瘋狂的怪物竟然也懂得怕,竟然想要跑,而得手的王重已經閃電彈起,一手拎著馬東,單手擎斧,第四斧斬出!

這一斧砍在後背上,轟……

鐵猿怪的身體直接轟在籠子上,前胸已經開了,各種內臟流了一地,而最後一隻鐵猿怪已經跑到了籠子的另外一頭,王重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整個人再度彈起,戰斧隱隱發出雷聲的轟鳴。

轟……

中了戰斧的鐵猿怪表情猙獰,剛剛發出一聲慘叫,巨大的身體像是氣泡一樣爆炸,這次整個爆了碎塊。

全場靜悄悄的,籠子內外都是鐵猿怪的碎塊和肉末,還左手拎著馬東,右手拎著戰斧的王重。

閃電五連霸王斬!

墨問等人都沒有說話,連五位傳奇戰士也有些沉默,他們自然是見過更強的力量,可是他們從沒見過在這個階段有這樣的力量,這樣的意志,這樣的堅韌,還有這樣的殺伐果決!

龍梅爾仔細的打量著王重,翻騰的呼吸已經平穩下來,情緒上並沒有誇張的波動,此人若是不死,十年之後,將天下無敵!

王重把馬東放下,馬東東同學還有點驚魂未定,他的膽子也是逆天的類型,但這種戰鬥可不是他的領域,很過癮很刺激,真他娘的像是**了十多回,身體都要被掏空了一樣。

什麼十分鐘?從來就沒有想過。

王重什麼時候怕過挑戰?無論對手是誰!

在人生童年最黑暗的時候,王重的細膩心思在和辛巴的交流玩耍中已經有了跟常人完全不一樣的領悟,這是一種思考過程,完全不同,他有大量的世界在虛幻世界中思考分析各種想法,而辛巴則能給他最好的溝通,在人生學習能力最強最恐怖的時候,王重心無旁騖甚至到了專一到恐怖的地步,從一開始只是源自於寂寞,到後面的喜愛,這種基礎一旦打下,一旦力量提升,所爆出來的潛力無法想像,而且王重一路走來的進步速度也是恐怖的,他正在一點點驗證所學。

與其說鐵籠限制了人類招數的發揮,倒不如說狹小的空間和血腥的刺激更加在制約著鐵猿王這樣巨獸的本能,本是變異獸中數一數二的戰鬥型,在這裡卻完全成為了只靠力量和速度肆掠的機器。這樣的鐵猿王,還不如一隻貓呢!

何況,就是比爆發,拼力量,這些人又對自己知道多少?

王重站在鐵籠中央,身上沾滿了血液,四周屍體遍布,擎天斧被他單手拖吊在地上,混合著那飄散在空氣中的血腥味,就猶如一尊來自地獄的修羅!

啪啪啪啪……

一個掌聲響起,是墨問,但其他人並沒有跟隨,墨問當然也不會在意別人,他對王重的欣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神一樣的五連斬,如此強度的硬對抗下連續發力,這已經超出許多人對鑄魂期的理解了,這天賦和戰技,以及領悟力的全面結合。

如果只是兩連,或許很多人還會驚訝、會質疑、會想著去探究原因,但五連……真的,這是神和凡人的區別!

誠然,即便是在場,也有很多打破了鑄魂期鐵律的人,但除了墨問那個怪物之外,其他人都是靠著獨特的天賦或者異能,可現在,又多了個王重。

雷恩的臉色有點僵,隨即就是自嘲的好笑,第一次這麼快就被打臉,但,真是漲了見識。

諾拉白則是撇著嘴,剛才還想吹噓說王重學自己的絕招來著,可……這樣的連擊,自己可用不來。

和隊長一樣都是怪物,這人,太可怕了!

龍梅爾看了看王重,又看看墨問,連他都好奇了,王重和墨問如果能夠碰撞,那,那個勝利的人,將能向前邁進一大步,這兩人的天賦和韌性,以及專一,連他覺得可怕,至少他年輕的時候都沒見過這種。

馬東也難得的沒有裝逼,其實今天的事兒相當兇險,一個處理不好就要出大事兒,但現在絕對是能想到的最後的結果,雖然徹底得罪了鬼家和趙家,但那又如何,鬼家和趙家也沒打算放過他們,見招拆招,只要讓敵人痛,害怕,才能活著,馬東從來沒天真的認為阿薩辛和天京的崛起會一帆風順。

敵人要戰,那便和他們戰!

第一更送到,下一更下午五點,求一張月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