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七十八章 霸王的煞氣

第七十八章 霸王的煞氣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6-21 00:40  字數:4655

馬東雖然有些擔心,但他相信王重,趙家已經不止一次針對他們了,不搞死他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搞死,面對敵人,一味忍讓只會讓他們變本加厲,而對於阿薩辛家族來說,擴張天京事業就肯定觸犯一下勢力,這是必須在血與火中成長的。

「需要時間去專門準備武器嗎?」龍美爾很欣賞王重這樣的個性,軍人出身的他,歷來就不喜歡世家那些背後陰險的動作,只要規則範圍內,他願意給王重一定的優待:「除了十字輪,其他武器都不在限制。」

「不用了。」王重笑著走到旁邊的兵器架,籠斗的場所自然不會缺乏兵器,都是kd重工的精品,當然,也只是精品的程度。

他順手擰起了一柄巨大的短柄斧,有點像諾拉白的擎天斧,在空中隨便揮劈了幾下,激蕩的罡風呼呼作響。

旁邊諾拉白的眼睛一亮,左顧右盼,咧開嘴,我說什麼來著?斧頭才是這世界最強的武器!嘴強王者果然有眼光!

說實話,儘管立場不同,但來自北區的這幫人都很欣賞王重,這才是真漢子,愛恨分明,不像某些慫包,一聽世家的名頭自己就先跪了。

只是,其他人卻未必有諾拉白的這麼樂觀。

擎天斧是很剛猛,大開大合,是對付這種兇殘變異獸時比較好的選擇,但即便是諾拉白自己,一對一還行,可是五個,那真不是人乾的事兒。

何況這還是籠斗,再好的技巧也根本施展不開,人類的智慧在於利用地形拉扯,各個擊破,放到到這麼狹小的空間,什麼斧都不好使,何況還有一個馬東在旁邊礙手礙腳。

坦白說,他想搞死趙子墨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他以為自己能憑這把斧子就在籠子里活下來……

只能說,太自負,也太自大了。

「還以為會有什麼針對的大招,只是斧頭……可惜了,」雷恩·斯圖亞特微微搖了搖頭:「他可以選擇用稍微溫和些的方式,這個人太直接也太單純,弄死趙子墨對他固然是一勞永逸,可要想不付出同樣的代價,他還沒有這個實力。」

「籠斗從黑暗時代起就一直是貴族的遊戲,平民不了解很正常,他對其中的危險和局限只是一知半解。」

「如果是在開闊地形,利用大開大合的斧頭和他的鬼步身法,同時放棄那個馬東,那或許還是有機會抗衡一下的,至少撐過十分鐘沒問題。」

「很欣賞他的勇氣,可是在籠子里……幾乎必敗無疑。」

「用盾更好,畢竟要求只是撐過十分鐘。」

「太拘泥於形式,太急於證明,還是幼稚,他並不了解籠斗,用斧頭屬於想當然了。」

四周的私語聲在響起,顯然在場的人都是有足夠眼光去看這樣的比賽,但只是旁觀者的想法。

墨問帶領的天極戰隊則是靜靜的看著,不得不說,他又要提升對王重的評價了,殺伐果斷,趙子墨這種人一旦放過了,後患無窮。

從王重拿起斧頭的那一瞬間,墨問就感覺到了,彷彿王重和那柄斧頭有一種難以用言語來描述的契合。

墨問從來都不是用眼睛去看東西,心眼感受到的世界是奇妙的,組合在墨問腦子裡時有著另類的畫面,在那畫面里,人是人,物是物。

可是,王重拿起斧頭的瞬間,墨問卻感覺那柄斧頭消失了,或者說,是與他的身體合在了一起。那麼的自然、那麼的契合!

墨問的臉上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可心裡卻已然明了。

他似乎已經能提前預知到結果,也終於明白王重為什麼敢冒這樣大的險了,只因,這樣的險在他看來或許根本就不算『險』!

甚至,他似乎終於發現了王重的秘密。

什麼刺客、戰士、重裝、遠程……一個人能身兼如此多職,直到此前一刻墨問都還覺得不可思議,這個世界原本就不可能有人擁有如此多的精力和智慧去練這麼多的東西,王重大概也沒有去專門練過,可他能展現如此多的職業技巧,只因他掌握的是武器真正的核心!

人器合一!

鐵籠已經噓開了一條小縫,王重站到了籠口。

整個籠子此時正散發著鮮血的餘溫和腥味。

幾個漆黑的身軀,幾條粗如柱子般的手臂,以及幾雙銅鈴大小的綠眼珠,死死的盯著這兩個即將進籠的人。

一隻大腳輕輕一踢。

骨碌碌……

趙子墨瞪大雙眼、死不瞑目的人頭滾了過來,停在王重和馬東的腳下。

嗬嗬嗬嗬!

轟轟轟轟!

幾隻嗜血鐵猿王開始拍打著自己的胸口,嘴裡發出嗬嗬的聲音,綠亮的小眼珠裡帶著興奮和躁動!

剛才那兩個人類實在太弱了,根本就沒有玩兒夠!

趙子墨那猙獰的人頭讓馬東一陣反胃,感覺整個肚子都在抽搐。

先前擠兌趙子墨時他還是相當硬氣的,可現在卻感覺兩條腿兒有點發抖,顫巍巍的說道:「兄弟,這是玩兒命啊,剛才頭腦一熱……話說,有把握嗎?要不讓我還是去弄套鎧甲先?」

房間里並沒有嘲笑聲,都知道馬東不是戰鬥型,看那細胳膊軟腿兒的,鑄魂初期都是抬舉他,能陪王重站到籠子外面,能這樣直面嗜血鐵猿王還沒有暈倒,對他這樣的人來說已經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了。

「呵,以你的實力,穿了鎧甲也擋不住。」王重倒是相當坦白。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樣子,但你能安慰我一下嗎……」馬東也是哭笑不得,定定神,咽了口唾沫、抹了把嘴,然後狠狠的拍了下自己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