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十二章 情聖也瘋狂

第三十二章 情聖也瘋狂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5-23 13:42  字數:2357

全場靜悄悄的看著台上的奈皮爾四處鞠躬,揮舞著手臂,卻沒有人在嘲笑他了,誰有資格?

就問,誰有資格?

這就是墨家的天極戰隊,拉出一個吉祥物就能秒殺其他隊伍。

第二場,天極戰隊勝!

現場在短暫的平靜之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一刻,所有人都要被天極戰隊,被墨家征服了,所有的名氣最終都要經過實力的驗證,有實力的人永遠不用擔心被埋沒!

「無論技巧還是意志,嘉隆達爾都無愧五大重裝的稱號,足以可以讓任何對手陷入鏖戰,顯然天極戰隊並不想這樣,所以才派出奈皮爾?墨。」

「是的,

重裝對刺客的優勢就在於同級別下對方難以破防,可在奈皮爾?墨的靈魂戰技前,一切防禦都只是層紙。」

「墨家太太強大了,真沒想到,強如兮夜戰隊竟然會被打成這樣,有的時候真是不碰不知道,一碰嚇一跳。」

無數人都在感慨,這一刻兮夜家族確實成了最好的配角,各大家族在各個層面上的鬥爭其實都是低調的,畢竟誰也不想正面開戰,可是chf就是一個不可迴避的正面戰場,強就是強,但是那個稍弱的一方就真的很慘,這就是人類永恆不變的殘酷競爭規律,真沒什麼雙贏,越是同一級別越是如此。

在墨家,靈魂戰技也好,維度戰技也罷,只是一種普通的技術,不會神化,只是掌握,並靈活的融入戰術之中,這才是最可怕的,看著天極戰隊平靜的隊員,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沉重的壓力。

連丟兩局,而且還是最強大的兩個點,對面還坐著一個穩若泰山的墨問,絕望的氣氛已經瀰漫兮夜戰隊,粉絲們就更絕望了,現在已經不是成敗的問題,兮夜是不可能戰勝天極了,只是這輸的有點慘,連底褲都沒了,完全看不出兮夜的水準,彷彿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一樣。

這個時候卡爾站了起來,臉色還是很平靜,似乎已經接受了這個結果,「這一場就交給我吧。」

蒂薇蘭的臉色還很蒼白,尤其是在嘉隆達爾戰敗那一刻,她也意識到了結局,「對不起。」

卡爾笑了,「你做的已經很好了,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承擔這一切,說起來慚愧的是我。」

卡爾?兮夜,畢竟他還是兮夜家的一員,他享受武道,同時也享受自由的人生,不願意被家族束縛,人生短暫,那些虛榮有什麼用,所以兮夜家族全靠蒂薇蘭撐著,因為他的自由散漫,蒂薇蘭承擔了所有的壓力,其實蒂薇蘭可以享受更自由自在的人生,她只是承擔了卡爾本應該承擔的,這點卡爾知道,蒂薇蘭其實對於家族事務也沒太大興趣。

看到卡爾走上擂台,現場瞬間就熱鬧起來了,兮夜家族這是要徹底放棄了嗎???

好歹也是十大家族之一,都已經都到這一步了,難道不要掙扎一下?

大家其實並沒有特別看不起卡爾的地方,但這卡爾的水準根本配不上這一場比賽,兮夜家族真的是放棄了啊。

卡爾走到台上,走到天極這邊,所有人都看著這個他。

「這個逗比想幹什麼,

不會是要挑釁墨問吧,這麼叼!」諾拉白開心的說道,他顯然很喜歡這種風格,管他打不打得過,氣勢總要有的。

「難怪你們被稱為chf三逗比,真是一個樣兒。」波摩笑道,諾拉白、卡爾、加上奈皮爾?墨,也算是另類的一種出名,只不過剛才那一戰,奈皮爾算是洗白了。

「喂,瞎子,還坐著啊,要不要上來打一場?」卡爾蹲在競技場邊上,笑著說道。

全場嘩然,這真是不知死啊,天極的隊員表情有點嚴肅,墨問在天極的威望極高,墨家雖然脾氣好,不代表誰都可以挑釁。

但是墨問卻笑了,站了起來,制止了其他隊員,「卡爾?兮夜,兮夜家族近五十年來有天賦的戰士,期待很久了。」

瞬間全場爆炸,什麼?

耳朵壞了是不是?

卡爾,這個逗比,兮夜家族五十年來最有天賦的戰士?我靠,這是什麼鬼???

卡爾還是笑眯眯的,絲毫沒覺得墨問的誇獎有什麼了不起,他對這些個人的虛榮本就不感興趣,但是,在這一刻,他必須為蒂薇蘭、嘉隆達爾這些一直在努力的人而戰。

畢竟留著兮夜家族的血液,可以看不起他卡爾,也可以嘲笑他,甚至被人誣陷侮辱,他也不怎麼在意,人生得意須盡歡,但,兮夜家族卻不行!

墨問登場了,跟前面的走過場不同,顯然墨問是真的感興趣。

在此之前,墨問只對天京戰隊的王重表達過去戰鬥的興趣,甚至連卡洛琳、鬼浩等人都沒有這個待遇。

「這卡爾很強嗎?」蘿拉也是目瞪口呆,坦白說,她一直覺得這卡爾真的是來湊數的,有點水平也不到s級。

「很強,我見過他出手,即便是墨問想贏他也不容易。」一旁的卡卡爾忽然說道,卡波菲爾的隊員目瞪口呆,其實到今天,他們也知道了,卡卡爾跟他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戰鬥水準完全不一個層次,也就是說,卡爾?兮夜是跟他一個世界的。

這chf怎麼多了這麼多怪物。

卡爾的右手握著一把纏著白布的武器,看著墨問登場,緩緩的解開,一把看起來很普通,甚至有點掉價的長刀……刀,世家子弟是不太用的,怎麼說呢,練刀容易練劍難,劍更王道一些,刀更多的是嘍才用的武器,符紋刀更是聯邦低級軍隊的標配。

白布隨風飄落,握著長刀的卡爾,還是那麼的玩世不恭,可是整體的感覺卻不知道哪裡不太對勁。

墨問更是樸實無華,說實在的,蒙著眼睛的墨問,如果不是這人叫墨問,大家肯定會覺得這就是個愚蠢的瞎子。

「為什麼用刀?」墨問並沒有急著出手,對他來說,每一場戰鬥都是體悟,早過了單純追求勝負的階段。

卡爾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簡單啊,你不覺得人生過的簡單點更好嗎。」

這話倒是沒錯,刀的上手確實簡單,但問題是但梵谷手都知道,想用好的太難了,這多年來,已經沒聽說過用刀的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