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七十五章 心狠手辣

第七十五章 心狠手辣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4-18 05:57  字數:2315

天京現在比較好的就是氛圍,並沒有因為勝利而輕敵或者自以為是,斯嘉麗在翻看艾拉西的資料,看的非常認真,也是忍不住驚嘆,這才是真正的遠程戰士,全面的技巧,以及多種戰技傍身,她要學習的還很多。

「還有最重要的一個,**·托雷斯特,毫無疑問,托雷斯特的最強者。」

視頻中出現之前在官方論壇上被人工置頂了許久的那場戰鬥,在那整齊的『天王蓋地虎、**一米五』的叫喊挑釁聲中,一個強壯的重裝用狼牙棒狠狠砸到了**·托雷斯特的頭上,可結果,卻是狼牙棒直接碎掉,頭卻沒事兒。這份可怕的防禦和**·托雷斯特當時那冷若寒霜的眼神,即便是隔著屏幕都能讓所有看視頻的天京眾不自禁的打個寒顫。

緊跟著是關於**·托雷斯特的一系列的戰鬥資料,不得不說,他在托雷斯特是超級名人,艾拉西無疑是實用派,冷靜睿智,做隊長沒毛病,但是**是最強的,就算不用維度獸,他的近戰能力也無人可當。

「或許,唯一的弱點就是情緒波動,很容易被激怒。」馬東說道,大家都看著王重,顯然這是王重的菜,恐怕艾拉西是不敢和王重正面剛的,現在外界也都把王重作為最頂級的單挑戰士,這點已經毋庸置疑,對上任何人都是五五開。

「能走到現在,我們大家,包括一直期待著我們表現的學院和那些關心我們的人,都已經很滿足了。」斯嘉麗笑著說道:「所以,讓我們一起享受比賽吧,是勝是負,只要拼勁全力就好!」

大家都點了點頭,坦白說,到了這一步,大家都不會有喪失鬥志的情況,就像斯嘉麗所說的,十六強的戰績,對天京來說真的已經是超水平發揮了,接下來的比賽,戰出自己的風格,同時不希望看到王重將一切重擔都攬到他自己的肩上。

「我們是天京戰隊!」所有人都是鬥志昂揚。

至於斯嘉麗所說的,享受戰鬥,這原本才是自己參加CHF的初衷,太過功利的想法,對勝負的執著,未必就真的適合所有人。

相比起天京的熱鬧,在斯圖亞特城的一件密室里,失敗者卻是完全不同的畫風。

趙子墨有些沉默的坐在曾經那張讓他意氣風發的椅子上。

房間里沒有開燈,綠色的療養艙中,一個始終陷於昏迷中的身影在艙水的映照下發出慘淡的綠光。

剛才家族長老會那邊再次發來了消息,除了例行公事般的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之外,更重要的是家族那邊帶來了一個更不好的消息。這次CHF所涉及的幾個重要獎勵,包括起始之地的名額,家族方面去上下的打點活動,統統以失敗告終。

這些在議會掌控中的名額,已經不再像以前掌控在十大家族手裡時那麼好說話了,曾經的潛規則和利益分配方式已經不再適用,何況,即便是十大世家的圈子,也已經把他們趙家排除在外。當然,僅只是針對涉及這屆CHF的一些利益分配權而言,可這卻已經是一個非常惡性的開頭和先例,堅固大廈的倒塌,往往都是從第一塊磚頭開始的。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神龍戰隊的愚蠢和無能!

趙一龍就躺在他身邊的療養艙內,已經足足好幾天了,絲毫沒有醒轉的跡象,輸給王重的那一瞬間,被擊倒的不止是他的身體,還有他的靈魂。

原本就不是家族欽定的繼承人,身份上有一些瑕疵,用那麼恥辱的方式輸給嘴強王者,讓家族蒙受巨大恥辱的同時,更是直接導致了家族在十大世家中地位的下滑,家族長老會對趙一龍已經是失望透頂。

趙子墨一直坐在昏暗的角落中,眼睛裡卻有著一絲光芒在閃爍。

坦白說,從比賽輸了之後,趙子墨就一直在反思。

為什麼會輸?

王重的強大和巴倫的發揮固然是讓神龍戰隊陰溝裡翻船的最大原因,可自己身上就沒有原因嗎?

有的,當然有,不但有,而且還是最主要的原因!

自己還不夠狠,對敵人不夠狠,對自己人也不夠狠。

如果對敵人夠狠,自己完全有更狠的招,可以在天京上賽場前就把他們徹底玩兒完。如果對自己人夠恨,他根本就不該考慮趙一龍的感受,在第四場面對巴倫時,直接將趙一龍排上場,那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四比零碾壓,天京連一丁點翻盤的機會都沒有!

他已經在房間里靜靜的呆了三天時間,沉默,絕不是因為頹廢和沮喪,而是為了思考一些東西,為了拋棄一些仍舊還殘留在心底的良知和人性,他發現了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他自身不掌握力量,就很難做出正確的判斷,這個想法以前就有,但最近如同野草一樣生長,誘導趙一龍用出禁忌力量就是一步棋。

為了,更加強大!

人,可以相信的,只有自己!

現在需要的就是等風頭過後,說服家族把趙一龍的基因移植到自己的體內,雖然成功激發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但已經足夠了。

以前的自己只能居於幕後,縱然給再多的權利也走不到台前,而趙一龍又只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花架子,說白了,兩個人都沒有資格。

他不恨天京帶給神龍戰隊失敗,相反,趙子墨在這一瞬間突然很感激天京、感激王重,如果不是他,那自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意識到這一點。

趙子墨緩緩站起身來,靜坐了三天,腿腳都有些發麻,但頭腦卻是異常的清醒,雙眸中的神色冷冽得可怕。

他一步步走了出去,打開房門,沒有在眷顧身後曾經視為兄弟的趙一龍一眼。

眼中已經再也沒有對曾經兄弟的感情,臉上也不再有兩三天前的頹廢和迷茫。

有的,只是徹骨的冰寒和冷靜。

是時候拋棄掉那些曾經看重的、卻分文不值的情感了。

不用再玩兒這些小孩子的遊戲,趙家的年輕代不需要一文一武,而只需要一個統一的聲音,一個絕對的霸主!

再見,趙一龍,對以後趙家來說,你只是一個恥辱的歷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