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五章 斯嘉麗的決心

第四十五章 斯嘉麗的決心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3-30 06:13  字數:5190

斯嘉麗的槍法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各種各樣的攻擊行雲流水般在剎那間匯聚、轟出!

可,趙無櫻卻僅只是嘴角微微一翹。

格勒姆手槍的爆發射程,斯嘉麗固然知道,可趙無櫻又何嘗不清楚?對方先前在攻擊中的保留更是瞞不過她的眼睛。

「只是配合配合你,給你點希望而已,蠢丫頭。」

幾乎是在斯嘉麗彈幕組織的瞬間,趙無櫻就已經桀桀怪笑著從原地消失無蹤!

見過速度快的刺客,但坦白說,除了墨榜那幾位,其他人像要達到超越子彈的速度,即便只是爆發似的突進瞬間,也都簡直是痴心妄想!

可趙無櫻就做到了。

突然啟動的速度簡直是快到讓人難以置信,瘋狂的身影瞬間在途中折出一個Z字型的路線,不用封擋子彈,甚至都不用小巧的騰挪!大範圍的轉移直接就讓所有的攻擊都落了個空!

三十米的距離,對趙無櫻來說卻就像是跨過一條小水溝般輕鬆隨意,封鎖的彈幕在她眼裡就好像是靜止的畫面,一切子彈的軌跡盡收眼底!

近身!斯嘉麗對距離的把控在這頂級的刺客面前簡直可說是毫無用武之地,先前對方刻意的『收』著時,感覺斯嘉麗雖然被戲耍,可似乎還是有一戰之力,可此時此刻,在一個刺客直接突進五十米的距離卻沒能做出任何有效的封鎖,所有天京的支持者所能感受到的都已經只有絕望!

刷!

一道寒光掠過,斯嘉麗幾乎沒有反應的空間,手臂上已經多了一條血痕,銀鉤上尖銳的倒刺帶來的傷害並非是普通利器的那種割傷,而是如同撕裂般的傷口!

「咯咯咯咯……小妞,你的彈道太慢了。」趙無櫻的聲音不停的在斯嘉麗耳邊響起,天藍色的身影就好像是一條幽靈,在斯嘉麗的身旁高速繞行。

一個遠程戰士被刺客近身到這樣的程度,坦白說,已經可以放棄抵抗了。

可,斯嘉麗握著雙槍的手指仍舊還在不停的扣響,腳下的步法相當穩健,不停的挪移。

在王重身上,她也學習到很多,不止是自己一直在提高的槍法,更有面對近戰近身時的步法。坦白說,對一個遠程戰士而言,斯嘉麗的步法和靈活已經算得上不錯,固然無法和那些頂尖高手相比,但即便是放到A級戰隊,也絕對足有打上主力的資格!就像若智所說的那樣,相對於頂尖遠程,她缺乏的其實只是魂力的爆發和攻擊的強度,就技巧而言,斯嘉麗確實是水準之上。

如果現在面對的是A級戰隊的刺客,這樣的步伐配合的她的槍體術或許會大放一番異彩,只可惜,她遇上的是趙無櫻!

那幽靈般的身影比斯嘉麗快上至少兩到三倍!斯嘉麗轉個身的時間,她甚至已經可以繞著斯嘉麗的背後跑上一圈!

噌噌……

「步法也太慢!」

又是兩道寒芒,這次是背部!兩道血淋淋的血槽出現在那潔白的軀體上,鮮紅的傷口和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趙無櫻的表情很豐富,很喜歡這樣的獵物,就算是她,也很難找到這樣的獵物,很明顯這個斯嘉麗也算是白富美,這種氣質和容貌正是議會階層的特點,精英、聰明,又帶著所謂的理想和信念,渴望奇蹟和新世界,能這樣公開的撕裂她,是趙無櫻的愛好。

斯嘉麗的動作仍舊靈活,可臉上明顯的抽搐了一下,而台下的天京眾人則是揪緊了心,這個實力差距有點懸殊啊。

沒多久,斯嘉麗身上已經多處受傷,都不致命,但看起來很嚇人,資料中有關於趙無櫻的介紹,這個人一種虐待的癖好,通過別人的痛苦來滿足自己,而正是自己的機會!

如果她是一個男人,這些傷痕或許會讓他看起來相當血性,可當這樣的傷痕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讓人感受到的卻就只剩下了憐憫和痛心。

斯嘉麗的步法已經有點踉蹌,爆發不足和攻擊強度不夠是她最致命的弱點,其實有無數次,她都意識到了機會的存在,甚至也已經打出了完美的攻擊,可那微弱的冰霜子彈卻連盪開對手銀鉤的力量都不夠。

她的魂力並沒有壓制性的效果,最關鍵的是沒有鎖定勝局的異能,微弱的冰凍效果只能減緩速度,在團戰中已經發揮到了最大,其實就算趙無櫻給她機會,她都沒致勝的招兒。

斯嘉麗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殷紅的血液撒滿了擂台,可她還在堅持。

或許沒有勝利的機會,但是她必須去戰鬥,天京的每個人都在拚命,無論王重、格萊、巴倫還是海曼,每個人都進了自己的力量,自己作為副隊長,更應該承擔起責任,不能怯懦!

訓練中,她從沒有疏忽過,思考也從沒有停止,擁有的資源其實要比其他人都好,可是她的力量卻並沒有長足的突破,這一戰是她主動要求,這個時候對於天京已經沒有什麼戰術可以說,就是拿下一場勝利,為王重爭取一個拖入團戰的機會。

而這是作為副隊長的她,從來沒有做到的。

身上的傷勢對一個女人來說已經到了難以承受的地步,可斯嘉麗仍舊還在堅持,她的隊友沒有放棄,她也不會放棄。

對手確實強,但並非沒有破綻,她的自大,她的盲目,都是問題,可對於斯嘉麗來說,如果打破對手的防禦才是最關鍵的!

積累?已經足夠!對突破的渴望?沒有人比斯嘉麗更強烈!生死的逼迫?難道這還不算嗎?

斯嘉麗咬著牙,手中的雙槍依然在做著垂死掙扎。